HR369人力资源网 > 职场 > 职业案例 > 汪峰卖耳机出了第一份成绩单 现在你可以问他的梦想是什么了正文

汪峰卖耳机出了第一份成绩单 现在你可以问他的梦想是什么了

2016-04-29 10:04:07来源:界面热度:评论

音乐人汪峰出现在2016 GMIC(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领袖峰会的演讲现场,进行题为“一个音乐人切身感受的四次非典型跨界”的演讲。但他的身份是FIIL耳机董事长兼产品经理。

五万只耳机,这是汪峰创立Fiil耳机到现在,首次在公开场合公布Fill耳机的销量。

4月28日,音乐人汪峰出现在2016 GMIC(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领袖峰会的演讲现场,进行题为“一个音乐人切身感受的四次非典型跨界”的演讲。但他的身份是FIIL耳机董事长兼产品经理。

汪峰卖耳机出了第一份成绩单 现在你可以问他的梦想是什么了

22岁跨界做摇滚乐,44岁跨界做耳机,歌迷粉丝跨界到产品粉丝,以及从音乐人向创业者的跨界,是汪峰口中的四次跨界。在音乐领域,这位凭借《北京、北京》、《春天里》、《怒放的生命》等耳熟能详的音乐作品跻身成功音乐人行列的汪峰,在科技和创业领域,却只是一个“新兵”。

也因此,汪峰不得不花费更多的精力在Fiil耳机身上,包括发展战略制定、产品细节调整、品牌推广等等。如果从明星的角度来看,他的确不只是给Fiil做做“代言”、偶尔在科技创业领域的论坛上讲述有关Fiil诞生的故事,他需要带领整个团队在耳机市场获得更多的认可。这种认可并不会与优秀的音乐作品、成功的巡回演唱会划上等号。

汪峰也认识到这一点。

“我需要的是时间,而不仅仅是营销。”汪峰在演讲中提到,如果从耳机市场来看五万台的销量称不上很多,但他希望Fiil够成为互联网时代具备工匠精神的产品。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Fiil耳机在去年10月发布后,预约量曾一度达到一百万,但随后的实际销量却不怎么理想,转化率只有3%左右。FIIL方面曾解释称,主要是受到供货能力的限制。

但Fiil一直面临的另一个现实问题是,当下大部分的年轻人会花四五千元买一部手机,但只有少数对音乐品质有较高要求的人会花上千元去买一只耳机。

截至目前为止,Fiil总共发布有三款耳机产品,售价从599元到1999元不等。即使是599元的入耳式耳机也算不上便宜。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Fiil很难成为创业公司“赚快钱”的典型代表。

这样的定价策略,使得很多人将Fiil与海外品牌森海塞尔、Bose和Beats进行对比,认为宁可多花一些钱也会选择这些品牌影响力更大的耳机。但汪峰想要说服更多年轻人选择来自中国的品牌。

Fiil公司CEO彭锦洲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2016年公司要销售到10万部才可做到盈亏平衡。FIIL还有半年多的时间达到这样的目标,尽管这并不容易。

为了实现上述目标,Fiil耳机开始和手机厂商合作,为锤子和乐视手机推出定制版耳机。在渠道方面,未来的合作可会涉及3C门店,合作店面大约在300-500家,目前部分产品已进入苹果专卖店。预计明年将建设线下体验店和旗舰店。

除了做耳机,汪峰也透露下一步还要做更具挑战性的事情,在未来的几个月将发布一个音乐平台,“那个会更惊人。”他这样形容,他希望他所做的事情不只是创造产品,更能给人们高品质的生活和全新的世界观。

以下为汪峰演讲摘要:

无论是在互联网还是科技这两个圈子,我都是属于晚辈,其实只是作为一个跨界者。

我差不多到22岁时真正想到第一次跨界,决定要做摇滚乐。十几年之后,我在音乐方面取得了一点点的成就。最让我开心的是我写的一些歌曲居然可以有不少人喜欢,而且有共鸣。

之后随着年龄慢慢地增长,大概在37、38岁的时候,我开始想如何让我希望中的音乐,我自己个人的很多追求和抱负可以更好。我的经纪人和合作伙伴会关注我一场演出多少钱,演唱会做多大的规模等等。但后来我发现那不是我追求的尽头。

2013年底的时候,一些互联网圈、科技圈的朋友和我说,不如我们做一款产品,也许可以延续你对音乐的梦想。我们商量定了要做一款耳机,即现在大家所知道的Fiil耳机。

这一次的跨界让我真正体会到,它确实是一款投注到市场上的耳机,但是它对于我的意义很大程度上是我音乐和梦想的一个延伸。这个话听着有一点虚,但真的对于我来讲,它是有非常大的实际的意义的。我特别希望我所能感知到的在我身边的许许多多有抱负、有追求、有才华的这些年轻音乐人,或者有才华的创作者不再是过去那种一穷二白,非常可怜地乞求、等待所有的机会,但是时代过去了,他们还在那儿。我可以看到的是其中99.9%的几乎是所有的这些有才华的创作者、表达者、梦想者,其实都留在了原地。这一切让我特别迫切地感觉到我应该做一些事情,也许这件事情和一首歌离得不那么近,但是终究他们会受益。

从去年的10月发布会到今天,Fiil耳机大概销售了将近五万只。在一个属于高端的耳机的行列里面这个数不少,但是非常懂行的人知道,这个数并不是一个巨量。

我想这个和我们注入到Fiil耳机核心的理念特别有关系,我可以这样说,我理解的Fiil耳机应该是互联网这个时代里面的具有超级的工匠精神的一款产品。因为如同我写歌,我一定是决定了我要写什么,我忠于我自己的内心,我才会把它创作出来,当它放逐到货架上、市场上所有互联网音乐平台上的时候属于所有的人,而我不会先看市场的卖点是什么?现在流行什么?也许我们会抓住什么,这一切对于我来讲,可能不是我从过去到现在还取得一点成绩的奥秘,而且我始终一定会问自己我想说什么?

我经常和团队说,无论我们做得多好,Fiil耳机现在的质量有多高,永远会碰到一个问题,身边的人会不断问森海赛尔、Beats、Bose这些耳机非常棒,对你们来讲有没有压力?

这三款耳机在我心中,始终是非常棒的耳机。但我一直有一个心愿,做中国人自己可以引以自豪的一只耳机。可是这里面的障碍和难度巨大。因为人都是有习惯性,尤其是现在的年轻人,他们会有他们心中的崇拜的对象,而恰巧在这个领域他们崇拜的对象,是刚才所说到的来自于国际上的顶尖产品。

但对我们来讲,一点都没觉得比他们差多少,虽然无论是从品牌的知名度还是我们的历史,都无法跟他们相比。但是凡是拿到Fiil耳机、凡是戴上开始听音乐,他们都会告诉我们几乎他们的感受是要超越这三个品牌同价位很多,这个事让我觉得特别欣喜。

当然这不是我站在台上说一两句话,不断地做各种营销能解决的,我们需要的是时间,我相信中国人会看到Fiil会是他们的必选。

下一步我还要做更具挑战性的事情:也许在未来的几个月我会发布一个音乐平台,那个会更惊人。我所做的这一切只是想改变一些事情,我希望我的粉丝和用户能够喜欢一个产品所带来的格调,甚至是他的情感。我希望有一天可以把Fiil化作一种感情,化作一种无法抵挡的文化,那种成功不是一个耳机、一个产品所赋予的。

有一天我希望粉丝除了喜欢我的歌曲,也会很自豪地说我喜欢的这个人和他创造出来的一些产品,甚至一些平台改变了音乐,改变了我们的生存环境,这是我更大的梦想。

最后是属性的跨界,以前我更加热爱的是站在舞台上给你们唱歌,现在我更多的时候会站在这样的一个舞台上和大家用语言去沟通,没有旋律、没有乐队,其实有一点不适应。但是当我想到我的第一个初衷,我想改变的那个东西不是因我的喜好就可以做到,我必须要付出更多,我觉得这一切是有价值的。

有时我会怀疑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这么多的时间站在这里。有些人可能觉得我在忽悠,有些人觉得是不是在音乐领域遇到了天花板,然后转行。还有些人会觉得我是为了赚更多的钱。这几种观点都有一定道理,但在我心里,如果我做的事情可以让除我之外的那些追逐梦想的、喜欢音乐的、喜欢自我意识创造力的年轻人得益,我觉得特别开心。这种成就感一定会超越我一年在鸟巢开二十场演唱会的喜悦。

所以,我理解的跨界一定要看目的是什么?也许我的目的带有太多的理想化,但对我来说是我存在的一个意义,我希望从Fiil耳机开始,可以带给更多人欢笑、希望、高品质的生活,还有全新的世界观。因为我们的世界不只存在于现在,还存在于未来。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新星打工皇帝年薪赚2.3亿,他们是谁?
下一篇:用“宕机鲸”闯入硅谷的华人设计师陆怡颖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