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职场 > 职业案例 > 三位“跨境自由职业者”眼中的工作和价值

三位“跨境自由职业者”眼中的工作和价值

2017-02-17 16:47:31来源:互联网热度:评论

——在工业革命前的千百年来,人们都是独立工作者。但在由工业革命开启的生产方式转型之后,朝九晚五地为同一个雇主工作成了大多数人对工作的标准定义。

——在工业革命前的千百年来,人们都是独立工作者。但在由工业革命开启的生产方式转型之后,朝九晚五地为同一个雇主工作成了大多数人对工作的标准定义。是Airbnb、优步、滴滴这样的共享经济平台让“独立工作者”和“零工经济”(gig economy)重新回到大众视野中。

麦肯锡全球研究院最新发布的《独立工作报告:选择、需求和零工经济》将“独立工作”定义为一种高度自主、根据任务或销量获取回报且工作者与客户的关系短暂的工作形式。提供服务、销售商品或出租资产都可以是独立工作的手段。而在独立工作者群体中,主动选择独立工作并将之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的人为数众多。他们就是我们所知的“自由职业者”。

根据PayPal针对中国自由职业者的市场调查,全职或兼职从事自由职业的受访者绝大部分为中青年(其中25至34岁占56%,35至44岁占30%),主要行业包括编程(网页、前端、后端、APP、数据库等开发工作)、文案/翻译、网络营销/销售和设计(平面、网页、图表、动画、视频等)。“自由的工作地点”、“可以选择自己喜爱的工作”、“收入提升”和“可以自己做决定”都是越来越多中国人投身自由职业的原因。

就算我所有账上的钱只剩五块钱的时候,第二天也莫名其妙地有如神助,会有一笔新的单子进来,让我再难也不需要回去打工。

程超还记得自己在2002年底回到家乡杭州开始自由职业生涯的那天,是个飘着雪花的日子。

那时他已经全职工作了三年半,在一家北京IT行业外企从事市场营销和销售的工作,一年要坐七八十次飞机辗转不同城市出差,因业务能力强颇受赏识,收入也非常可观。当时他的直接领导年收入已超百万,在旁人看来,只要他继续努力工作,升职加薪指日可待。但程超毅然辞职离京,开始了单打独斗。这一在当时应该会被许多人视作惊世骇俗的举动也曾颇令程超父母不解,但他说自己一直是个不随大流的“异类”,坚持了这个决定,“我觉得我可以做更多的事,而不是光光读书工作就好了”。

在学生时代,程超就是一个不循规蹈矩、会寻找各种各样新机会的人。在初一的暑假,他就受亲戚委托一个人去义乌购买学习机,和经销商讨价还价;大一的暑假,他受一家新建成的豪华酒店委托翻译进口设备说明书,在两周时间内交出优秀稿件的同时还不忘去调查翻译市场行情,也抽了这辈子的第一根烟装成熟,与委托方协商出了一个令他满意的价格,一口气赚回了一年的学费和生活费。

在被问到“过往经历如何帮助开启自由职业者生涯”这个问题时,程超脱口而出的反而是这两则学生时代的往事。学生兼职虽然算不得自由职业,但本质相通——利用自己的知识技能,赚取报酬。程超的自由职业是从翻译和商务礼品开始的,最初的订单来自朋友介绍,他也主动在电信公司黄页、报纸和网站上投放广告吸引客户。

 

因为觉得自己可以“做更多的事”,程超毅然放弃高薪工作,投身自由职业。

 

程超说:“我觉得个人创业和自由职业本身两个概念是很模糊的。在我来讲,自由职业就等同于个人创业。​”他承认自己的自由职业之路遇到过许多挫折瓶颈,也走过许多弯路,全凭自己不服输的劲坚持下来。令他觉得有些好笑的是,自己总能在貌似山穷水尽的时刻绝地逢生:“就算我所有账上的钱只剩五块钱的时候,第二天也莫名其妙地有如神助,会有一笔新的单子进来,让我再难也不需要回去打工。”

事业转折点发生在2010年。在发现按自己的翻译质量标准,服务国外客户可以赚取和国内客户相比10倍的费用后,程超开始转向国外翻译业务,并随着客户资源的积累,不断提供咨询相关的增值服务,开辟新的业务线,“跨境商务咨询是一个很有潜力的市场。通过不断的探索,我将服务进行模块化分装,建立了成熟的运营流程和团队,才慢慢有了现在的业务规模”。

目前,程超的跨境业务占到了全部业务的90%以上,在翻译业务中已服务了将近100个国家的客户,咨询业务的客户来自五六十个国家,咨询业务类型包括中国跨境市场战略咨询、跨境业务拓展与销售、内容营销、数字营销、中文取名、电商咨询等。

程超的业务欣欣向荣与全球自由职业市场发展迅速密切相关。麦肯锡在美国、英国、德国、瑞典、法国和西班牙调研后发现,美国目前约有5400万至6800万名独立工作者,在另外5个欧洲国家这一数字在3000万至6200万之间。也就是说,仅仅这6个国家的独立工作者总人数就可能达到1.62亿。普林斯顿大学的最新研究指出,美国在2005年至2015年创造的1000万个工作机会中,约有94%为临时工作或自由职业工作。

麦肯锡指出,共享经济平台预计将持续发展,创造大规模的、更高效的市场来连接工作者和买方。2016年见证了自由职业在线平台的巨大震动:oDesk与Elance合并成为全球自由职业平台Upwork;领英在2015年秋季发布的实验项目LinkedIn ProFinder成绩斐然,让领英放心地在2016年将之变为一个面向美国市场的正式产品,在这个在线平台上,自由职业者可以向企业提供专业服务,例如设计、写作编辑、会计、房地产和职业指导。

Upwork前CEO Fabio Rosati曾预估,未来全球自由职业市场规模可能达到2-3万亿美元。

大家都还在观望,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在用了。

越来越多的中国人通过各类自由职业在线平台获得海外项目的机会,而对其中一些年轻人来说,这甚至是一种更能体现自己价值的工作方式。

大学毕业后,陈圣晗在国内领先的某游戏平台做了一年半的PHP服务器端开发。2014年9月,他辞职离开上海回到了家乡昆明,开始了自由职业者生涯。

 

在上海工作了一年半后,陈圣晗回到家乡昆明开始了跨境自由职业。

 

陈圣晗说,做出这个选择是因为自由职业在“选择性”和“弹性”这两方面给了他更多的自由:“选择性主要是指能够选择自己喜欢的项目和客户,以及自己对技术方案的主导权有多少。弹性是指工作时间能不能更自由一点,工作地点能够选择自己喜欢的地方。我觉得在这些方面,全职工作是无法和自由职业者媲美的。”

成为自由职业者后,他的第一个工作是为马来西亚的一家女性产品C2C电商开发APP iOS客户端。随后他通过远程合作的方式陆续参加了多个全球各地的项目,比如与意大利设计师合作开发针对Instagram用户的新潮插件。在他看来,零工经济的发展是因为客户所在的区域缺乏相关人才,或者完成项目所需的成本在当地比较高,这为个人能力强、收费合理的自由职业者带来了许多机会。

对陈圣晗来说,传统职业发展路径中的升职对他来说意义不大,更令这位6岁就开始研究计算机的极客兴奋不已的,反而是在自由职业中提升、运用最新技术的机会。“因为自由职业你可以选择一些项目,或者在技术方案上有比较大的选择权。你看到的这些比较新的、比较先进的东西可以直接用进去。国内很多公司是比较保守的,新出来的东西观望再观望,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用不上。”

他举了一个iOS开发的例子。在Reactive Programming刚推出市场、在国内还没有大红的时候,陈圣晗就跟客户介绍这个技术可以加速项目的迭代、提升软件质量、增加程序架构的可维护性,成功说服客户采用了这项新技术,“大家都还在观望,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在用了”。

我们不必把自己限制在中国,可以通过网络平台接触到世界各地更多人、更多机会。

刚刚大学毕业、正在准备去意大利留学的范文曲则认为,成为自由职业者不失为自己在这段过渡期内的一个好选择。

范文曲其实在高中时代就已经是一名自由职业者了。在敏锐地意识到家乡浙江台州的汽配产业优势后,他开始做汽配相关的电商业务,而从大学开始他兼职做跨境自由职业,是因为希望能够通过翻译业务变现自己的英语技能。

 

范文曲说:“我们不必把自己限制在中国,可以通过网络平台接触到世界各地更多人、更多机会。”

 

在转型成为跨境自由职业者之后,范文曲从翻译起步,逐渐接触到一些产品销售方面的业务。如今,他为来自意大利、新加坡和澳大利亚等国的客户提供其在国内业务的监督服务,包括沟通、项目进程监督、配送等,同时提供一些翻译服务。

“我不仅仅是一个中国公民,也是一个世界公民。我们不必把自己限制在中国,可以通过网络平台接触到世界各地更多人、更多机会。”他说。

这只是跨境自由者群体中的几个例子。与Upwork、Freelancer、99designs、Fiverr等自由职业平台达成收付款合作的PayPal感知到了“跨境自由职业者”这一群体在中国正在不断发展壮大。“自由职业者是未来经济形态中的一个有趣、高增长的分支,每年都是两位数的增长。我们通过分析、访问我们的客户群体,发现自由职业在整个亚太地区是一个增长较快的新经济机遇,其中中国是向全球出口自由职业服务的主要国家之一。”PayPal相关负责人告诉界面新闻。

中国参与全球经济的程度加深事实上也是在给予跨境自由职业者们越来越多的机会。“我服务的外国客户基本上就是冲着中国市场来的,”程超说,“大量的新生中产阶级和具有消费能力的人群是他们来中国投资的主要原因,这一点,也让我有了大量的业务拓展机会。”在与外国客户交往的过程中,他发现越来越多的外国客户需要解决进入中国市场后的本土化问题,这也是他能开拓跨境商务咨询业务的契机。范文曲表示,他服务的客户大多在中国有业务,通过他代办产品检查等事项,帮助客户节省了很多时间与精力。

2016年12月初,PayPal在知乎上主办了一场题为“自由职业之路”的圆桌讨论。截至日前,这个话题获得了近700万次浏览、近3万人关注。关于如何在心理上准备成为自由职业者、如何获得自由职业的工作机会和如何经营好个人品牌和社会人脉是网友们最关心的三个话题。

程超受邀在知乎上回答了许多问题。这位已在自由职业道路上走了十多年的资深人士对自由职业收获了越来越多的关注毫不意外。“随着社会分工和全球经济形态的深化发展,小型创业毫无疑问已经是一种趋势。西方国家如此,中国也一样。”

在他看来,随着创业精神深入人心,越来越多的个人创业者会加入自由职业的行列,自由职业、特别是跨境服务的工作机会会不断增加。部分资深自由职业者会越来越专业,甚至组建团队雇佣其他自由职业者共同工作。

与此同时,程超也发现了一个新的业务机会——为有志于投身自由职业的“小白”们提供战略咨询服务,分享自己的经验心得。他目前已有的学员有培训老师、程序员、设计师等,其中不少学员在海外平台上接单,这令在Upwork等平台上积累了多年经验的程超可以对他们进行定制化咨询。

“优秀的战友越来越多,个人创业者需要更多的指导。”他说。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他曾收马云做小弟,现退居二线惨淡收尾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