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职场 > 职业案例 > 请关注这位90后 他创造了阿里之后最大科技IPO

请关注这位90后 他创造了阿里之后最大科技IPO

2017-03-03 14:29:29来源:腾讯财经热度:评论

有人预测Snapchat的生命,会短暂得像“阅后即焚”的信息一样,但仅成立5年后,Snapchat母公司Snap在美东时间3月2日,登陆纽交所,成为自阿里巴巴之后,美股市场上最大的科技股IPO。

从Snapchat诞生起,外界对其质疑就从未停止过。有人预测Snapchat的生命,会短暂得像“阅后即焚”的信息一样,但仅成立5年后,Snapchat母公司Snap在美东时间3月2日,登陆纽交所,成为自阿里巴巴之后,美股市场上最大的科技股IPO。

请关注这位90后 他创造了阿里之后最大科技IPO

上市当天,纽交所交易大厅中的很多交易台电子屏幕上,都滚动着Snap公司的名字和其“鬼脸杀手”的符号。上午九时许,Snapchat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Evan Spiegel走入纽交所交易大厅。Evan Spiegel心情颇佳,但看上去又很平静,脸上挂着略带保留的微笑。

在纽交所主席Tom Farley的陪同下,这位年仅26岁的“90后”在纽交所的《敲钟花名册》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上午九点三十分,Evan Spiegel和联合创始人Bobby Murphy准时敲响开市钟。

开市钟敲响后,交易员们开始紧张询价,市场等待正式交易的开始,Evan Spiegel的名模未婚妻Miranda Kerr,则在交易大厅上用手机上的Snapchat软件玩起了自拍。

2月底,Snap开启IPO路演,先后在伦敦、波士顿和纽约等地和投资人进行了多次见面,受到追捧,并上调定价至17美元/股。周四上午,该公司以24美元/股开始交易,截至收盘,该公司上涨1.23%,报收24.78美元/股。

3月2日,Tom Farley在Snap开始交易后表示,Snap的交易非常顺利,令人欣慰。Tom Farely预计,2017年和2018年将有更多的大型IPO。而一位知名投资机构合伙人也在2日午盘对腾讯财经表示,Snap的IPO为美股市场,尤其是科技板块开了一个好头。

和Facebook的多层股权结构相仿,Snap此次只发行不带有投票权的A级普通股,而A级普通股的投资人均不被授予投票权,Evan Spiegel则持有44.3%的投票权。

上述机构投资人对腾讯财经表示,投资Snap,实际上是押注 Evan Spiegel这个人。

管理风格遭质疑

2015年夏天,腾讯财经曾到访Snapchat。和北加州硅谷地区典型科技公司诺大的园区不同,Snapchat的办公地点,散落在南加州洛杉矶Venice区洒满阳光的海滩边。

Venice区阳光醉人,每条街道都能看到扛着冲浪板的年轻人,在并不显眼街道的一扇门上,挂着Snapchat的“鬼脸杀手”标志。正值中午,一个穿着沙滩裤,大T恤衫的大男孩和几个同伴从这扇门中走出来,身边的友人告诉腾讯财经,他就是CEO Evan Spiegel,刚在员工食堂吃完午饭。

Evan Spiegel和约会应用Tinder的创始人Sean Rad,以及匿名社交应用Whisper的创始人Michael Heyward都毕业于洛杉矶Crossroads高中,他们都在好莱坞附近长大,被媒体称为“LA(洛杉矶)男孩“。Crossroads高中的一位老师曾说,学生创造了很棒的产品,也许和学校教育无关,但是学校仍然引以为傲。

高中后,Evan Spiegel虽然去了位于硅谷的斯坦福大学,但开始运营Snapchat后,却小心地和硅谷科技圈保持距离。Snap的确有不同于硅谷的文化。无论是Facebook还是Google,硅谷科技企业强调开放和合作。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在硅谷Menlo Park扩建园区时,曾和设计师Frank Gehry说,“我要一个Costco那样的房子。”Costco是美国连锁仓储超市,以厂房式开放购物空间为特色。

而即使团队快速扩张,Snap仍没有“总部”所在。在Venice区的海边,看到有Snap“鬼脸杀手”标志的就是公司的办公地点之一,而这样做据说是为了让员工没那么容易交流,而专心在自己的工作上。

请关注这位90后 他创造了阿里之后最大科技IPO

Facebook,Twitter, Airbnb这样的硅谷公司每周会有全体员工大会。一位Twitter的员工不无骄傲的对腾讯财经表示,每次员工大会C级别的高管都会到现场,大会在公司一个大的休息区内举行,也有现场直播,员工可以选择到现场或者在办公室观看。而Evan Spiegel则反其道而行之。一位Snap员工说,老板鲜少召开大范围会议,多数情况下,会直接找到项目执行人或者执行小团队讨论任务,而一些公司重要信息,即使是高管层,有时也并不知情。

Evan Spiegel曾说硅谷有一种“虚高的热烈气氛”,但是其招股书上的确把没有总部列为风险之一,“没有总部不容易凝聚人心,也容易引起管理层的失察”。

过去一年,Snap员工翻了三倍,涨至1859人,Evan Spiegel式管理是否能够继续奏效,还需时间考验。

“缓慢增长的幽灵”

Evan Spiegel在2013年拒绝了Facebook30亿美元的收购邀约。Snap如今成功登陆纽交所,也可谓这位少帅的远见卓识。在路演中,Snap把自己未来的盈利潜力比作已经在资本市场上大获成功的Facebook,然而,虽然股价在IPO当日大涨,仍有不少投资人认为,这只是“上市当天的盛宴”,而这家公司会走Twitter盈利和用户增长乏力的老路。

请关注这位90后 他创造了阿里之后最大科技IPO

社交媒体市场竞争激烈,资金雄厚的对手咄咄逼人。扎克伯格虽然收购Snap无果,但连续发布数款和Snapchat功能相近的产品。虽然并非每次尝试都大获成功,但是这家市值4000亿美元的社交媒体巨头,只要不断尝试,就始终是Snapchat的强劲对手。Facebook旗下的Instagram,在国际市场的表现领跑Snapchat,而上月Facebook又在旗下WhatsApp中加入了Snapchat的近似功能。

产品功能决定用户增长。一位Facebook的投资人则对腾讯财经表示,Facebook旗下的Instagram运营的网红社区,比Snapchat的网红社区活跃得多。而社交媒体视频分析平台Delmondo的首席执行官Nick Cicero表示,在Instagram推出和Snapchat相似的动态故事功能后,2016年8月到11月期间,Snapchat的动态故事点击量下滑40%。

虽然Snap上市首日股价飙升,但已有华尔街机构严重看空甚至给出“卖出”评级。在一份题为“缓慢增长的幽灵”的研究报告中,野村证券旗下电子交易平台Instinet的分析师Anthony DiClemente认为,Snap未来的增长动力来自于商业化,而从广告主的说法来看,Snap要实现商业化很可能很困难。

Snap在公司申请上市的F1文件中称,“我们的产品帮助人们表现自己,活好当下,了解世界,一起开心玩耍。”在提到2月20日发布并颇受欢迎的眼镜设备Spectacles时,Snap则定位自己为一家相机公司。

Snap的一位早期投资人称,该公司进军硬件市场不是Evan Spiegel天马行空的决定,而是早有“预谋”,但软件公司涉足硬件市场并非易事。

IPO当天纽交所现场,公司高管,亲属和投资人纷纷带上Spectacles眼镜,象征着Snap经由智能硬件切入,扩大自己娱乐和社交领域布局的战略。Snap在招聘硬件、增强现实、虚拟现实、人脸识别等领域人才,组建团队时,也不惜重金。然而不论从硬件市场不温不火的环境,还是Snap自身的基因看,定位为硬件公司无疑也是Evan Spiegel的一招险棋。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顺丰快递小哥:回家和女朋友说话的时间都没有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