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职场 > 职业案例 > 从裸辞到赢得70%东南亚市场,他何以打动世界?

从裸辞到赢得70%东南亚市场,他何以打动世界?

2017-04-10 15:35:31来源:华商韬略热度:评论

2002年,佘桂福遭遇职场危机、毅然裸辞下海,创办新加坡日成电器。短短数年,就成功占有东南亚70%以上的市场份额,成为独有的本地化技术服务的EMC系统集成商。

2002年,佘桂福遭遇职场危机、毅然裸辞下海,创办新加坡日成电器。短短数年,就成功占有东南亚70%以上的市场份额,成为独有的本地化技术服务的EMC系统集成商。

2008年,佘桂福创办东昇(JS TOYO),进军中国。从最初的“颗粒无收”,到成为中国大型企业和国家EMC检测单位认可的合作伙伴,他何以用一流的技术和真诚的品格打动世界?

出身寒门,笃信知识终将改变命运

1970年8月,佘桂福在马来西亚柔佛州麻坡县的乡村出生,祖上是漂洋过海下南洋的潮汕人。父母靠着做苦力养家糊口,全家7口挤在华人义山附近的简易房里,过着清贫艰辛的生活。家境如此,但马来华侨尊师重教的传统犹存,父母再苦再难,都坚定不移地要让佘桂福接受教育,并确信孩子通过学习,必将改变家庭贫困的命运。

常言道:寒门出贵子。从华文小学到马来中学,佘桂福始终成绩优异,文体俱佳。而为了减轻家庭经济负担,从小学5年级开始,他就趁着休假四处打工,搬砖块、当餐厅服务员,什么脏活苦活都干过。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从小经受高强度劳动的磨砺,佘桂福非但没有被生活的重担压垮,反而练就了一身完美强健的体魄。中学时代,他第一次参加学校越野赛,就斩获全校第四的佳绩,惊艳众人。体育教练慧眼识金,招揽他接受专业训练,以便深挖其运动天赋,却因为佘桂福要四处打工、无暇分身而作罢。但经此一事,佘桂福却开始在打工之余严格自律、自我训练,竟成全校“越野跑之王”,并代表麻坡县参加各类竞技比赛,包揽跑步奖项无数,成为当地知名的运动健将。

跑步令佘桂福得以崭露头角,他从此积极参与童子军、科学协会活动,还担当了五六个课外活动组织的委员或主席。如此品学兼优的优等生,上大学、选专业,本是随心所欲。当年,佘桂福就最中意酒店管理专业,他却在反复权衡后,做出了出人意料的选择。

作为马来西亚首屈一指的顶尖名校,拉曼学院(今拉曼大学)长久以来就是佘桂福的心中梦想。这所以马来西亚国父东姑阿都拉曼命名的综合性大学由华人主办,不仅最符合佘桂福的家庭经济条件,而且学制三年,还能连拿美国坎贝尔大学(Campbell University)的学士文凭,可谓一举两得。

但学校在经管类热门专业上,有着极其恐怖的淘汰率,只有物理、微电子这类冷僻理科专业上淘汰较低。作为“学霸”,佘桂福从来不惧竞争,但只怕有个万一,无颜见一家老小不说,家庭经济状况也会雪上加霜,“我们这种穷人是输不起的”。想清楚这点,佘桂福自觉在中学主攻过高数,毅然选择了艰深的物理系微电子专业,彻底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走向。

在大学,佘桂福得以全面发展。由于基础好,他学业不操心也能顺利过关,主要精力大都用在组织课外活动、拉赞助上,还忙里偷闲两年拿下跆拳道黑带,忙得不亦乐乎,过得多姿多彩,把管理能力和组织水平全面锤炼了出来。

佘桂福锻炼才干并没有想着要去创业。大学毕业后,他从吉隆坡跑到新加坡,进入一家企业,成了一名勤勤恳恳的电子工程师。他的朴实梦想就是勤勉工作,改善全家生活,报答父母养育之恩。如果今后还能当上公司总经理,就已经算出人头地、走上人生巅峰了。

但工作干得好好的,佘桂福却莫名感受到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危机。

东瀛磨砺,勤奋赢得日本工程师青睐

在旁人看来,佘桂福一个人就把日常工作管得井井有条,同时对外包公司技术支持得力,工作可谓顺风顺水。但他耳闻目睹新加坡人力成本高企,隐约觉得制造业在这个国土狭小的国家不会有大前途。自己成天忙忙碌碌,但如果企业的未来一片荒芜,自己努力的价值何在?佘桂福由此内心莫名焦虑。

事实证明,佘桂福的危机感极富远见,公司果然几年之后就垮了。

但在当时,这一切还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恰在此时,公司有个项目要外派工程师前往日本培训。无牵无挂的佘桂福豁然开朗:与其在这里苦苦焦虑,不如前往东瀛,既能学技术又能拿薪水。于是二话不说签了外派培训协议。

谁也没想到,赴日培训太苦了。

1995年,初来乍到日本的佘桂福一脸茫然。他既不懂日语,更不懂技术,公司将这些电子工程师扔在一家日本电子企业常驻学习,语言问题成了最大的障碍,所有人只好像没头苍蝇一样瞎学瞎撞。

当年,日本电子企业在全世界异军突起,老一辈电子工程师都在特定领域精深钻研数十年,技术水平和专注程度令人叹为观止,也让佘桂福大为感慨。这样的“老师傅”水平虽高,却一点也看不上这些外国学徒,加上他们根本不懂日语、无法沟通,不管问什么问题,师傅们直接扔本书过来让你自己琢磨,让佘桂福倍感憋屈。

佘桂福下狠心,一定要在最短时间内把日语搞定,将最先进的电子技术学到手。

最初,企业特意安排了日语夜校,片假名、平假名开始学起,佘桂福觉得进度慢如龟速,何年何月才能开始学技术?他内心发狠,针对白天的工作实际,日思夜学,加上上班研习时又厚着脸皮勤学好问,竟然在半年不断精进,迅速突破了语言障碍。

佘桂福这种舍命学习的劲头,很快引起日本工程师的注意。他们发现佘桂福跟别人不一样,就着技术学语言,学起来不眠不休,有一股难得的专注和韧劲。他不仅克服了语言沟通的障碍,还很快学会了用日语写报告,终于赢得了日本师傅的认可。很快,公司中技术最精湛的老板工程师决定将佘桂福收为“门徒”,要教他点真本事,研习EMC技术。

实际上,这也正是新加坡公司的安排。派佘桂福过来,原本是让他学习环境测试凭证,没想到他学习能力那么强,便改变初衷让他去学EMC。此时的佘桂福,连EMC这个词都没听过,他的学习也正是从“什么是EMC”开始的。

所谓的EMC,意为“电磁兼容性”,指的是电子设备中产生的电磁能量,要既不对其他设备产生干扰,又不受其他电磁能量干扰的能力。日常生活中,人们最常见的电磁干扰,就是看电视时在旁边开个电吹风或手机对屏幕有影响。这种小干扰通常危害不大,但要是医院的心脏监视仪、飞机导航设备这类重要设备电磁兼容性不过关,被严重干扰,便会造成难以挽回的后果。

而那位日本老板,偏偏又是个技术顶尖、执着严厉的人,他从来不会过多废话,认准了佘桂福这棵好苗子,发了狠逼着他苦学。严师出高徒,佘桂福也不负众望,两年后就学成归来。

回新加坡后,佘桂福为派遣他出国的老东家继续服务一年、履行了合约,依然对制造业的前景不甚乐观。他转身加入了一家新兴的电子贸易公司,主导了企业的EMC实验室建造,并成为新加坡最具有前沿EMC技术的系统集成工程师。

成就东南亚知名EMC系统集成商

2000年,佘桂福新加入的这家电子企业看上去颇具前途。公司作为日本爱华(AIWA)的顶级供应商,为风靡全球的爱华随身听提供重要设备。由于身处电子行业大发展的风口,生意非常好做。佘桂福更以技术主管经理的身份筹建了EMC部门,被委以重任。

但干了一段时间,佘桂福又隐约觉察出一丝不对劲。

一次,公司承接到一个设备调试的大项目。由于客户不专业,在设备购买清单上遗漏了一台电脑,导致整个项目无法推进。在佘桂福看来,公司本就应该为客户提供一站式整体解决方案,这些小东西万一遗漏了,完全可以告知客户,要求补齐。当然有的客户因为预算受限或来往报告麻烦,出于项目进度的考虑,完全可以买台电脑赠送给客户。这样,客户反而欠你一个大人情,今后有项目,还不第一个来找你吗?

显然,佘桂福懂得“将欲取之,必先予之”的为商之道。但他的老板却认为,客户的错就应该自己去解决,凭什么自己当冤大头?一来二去还跟客户起了摩擦,项目卡那里动弹不了,双方都受损失。

一件小事,足以看出人的格局气象。这样抠门的老板,又能做多大的生意?

突然有一天,佘桂福发现公司的中层全走了,五大部门经理中,他是唯一一个留下的。

公司遭逢巨变,让佘桂福大吃一惊。老板倒轻松淡定:人走了都无所谓,既然他们走了,公司的生意就委托你佘桂福接手吧!

对有的人来说,职场竞争、自身上位,可能是件可喜可贺的事。但佘桂福就准了一个“死理”:搞技术、做事业,一定要专注。今天做这个,明天做那个,永远不专业,更谈不上卓越。因此,佘桂福拒绝了老板的新安排,表示自己不可能分心做贸易,那样什么也做不好。

格局狭窄、目光短视,佘桂福心里清楚,这家公司关门不过是早晚的事。他不等找好下家,便断然决定裸辞,紧接着,便不得不茫然面对这个一无所有的世界。

2002年,裸辞在家的佘桂福并没有急着出门找新工作。他关起门来,认真回顾了自己的职业生涯,重新思考了EMC的市场、技术前景,不由得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EMC是个又小又封闭的技术圈子,所有的供应商其实都与自己直接对接。如果出来单干,不知是不是可行?

带着疑问,佘桂福拜访了曾经亲密合作的供应商朋友。万万没想到,佘桂福多年积攒的良好信用和技术人品,成为供应商对他的信心保证。几乎所有人都表示,当初与你公司合作,其实看重的是你个人的人品。如今你要创业单干,又有过人的EMC技术,合作当然没问题。有供应商甚至表示,如果你资金上有问题,我们可以先付全款予以支持。

佘桂福原本顾虑重重,孩子尚且年幼,太太也没有工作,家庭负担沉重。即便如此,太太依然坚定表示:人生只有一次,你要敢于大胆尝试!如今又有供应商支持,何不下海一搏?

2002年8月,佘桂福在家成立新加坡日成电器私人有限公司(JS Denki),开始了艰难曲折的创业历程。每天,他一大早出门联络客户,晚上赶回来做方案,工作起来几乎不眠不休。他没有现金,没有帮手,自己是唯一的工人,却要跟跨国大公司竞争。多年后,佘桂福回忆起这段艰难往事,深感一切都不可思议。

新加坡人口少、市场小,又以服务业、金融业为主,搞EMC的人大都做点设备贸易的小生意,佘桂福却非要搞技术型制造和服务,更多人对他不看好。国际上,EMC领域更是豪强林立,德国、瑞士、美国、日本等国有的是EMC领域中历史悠久、技术强大的跨国公司。佘桂福要跟这样的对手竞争,却没资金、没人手,不是作死是什么?

起初佘桂福也一筹莫展。即便碰到个大项目,客户见他是“个体户”,根本不敢签项目。正常人都会担心,这人把项目款卷跑了怎么办?

不可思议的是,佘桂福人品好,好到供应商如东阳(TOYO)、特测(TESEQ)这样的行业巨头都肯为他做担保。

一次,佘桂福谈下日本某大企业的一笔大单。客户知道佘桂福技术上有实力,却说得明确,订单可以给你,但必须要日本东阳(TOYO)作保。万一你出了状况,东阳(TOYO)要承担责任,负责接手。

生意场上谁信谁?东阳(TOYO)就信佘桂福,帮他作保拿下了这笔大单。

佘桂福就认定一点:做EMC既是做技术,也是做人品。不管订单大小,他都要做到技术精、态度好、服务强。由于EMC是个小圈子,行业口碑一旦打开,大家口口相传,自然就会把生意介绍过来。

峰回路转,有个同行朋友极其看好佘桂福,直接投资入股,让日成(JS Denki)的资金压力稍有好转。但他根据营收仔细核算,最多苦撑半年。顶着失败的压力和亲友的期望,佘桂福全情投入,从代理设备到提供服务,不断累积订单和口碑,终于在一年后彻底收回所有投资,还略有盈余。

2003年,熬过创业生死期的佘桂福长舒口气。此时,经营基本走上轨道,他也决定走出家门,正式成立公司办事处,并开始招兵买马,全力拓展业务。

由于竞争对手大多是设备贸易商,没有足够的实力提供高端技术服务和解决方案,给了佘桂福蓬勃发展的绝佳契机。连新加坡和马来西亚著名学院、大学、外资企业的EMC实验室,都由日成(JS Denki)来提供设备、技术支持和解决方案,足见其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靠着专业服务和良好口碑,日成(JS Denki)的业务在东南亚地区呈指数式增长,仅用三年时间,就扩展到马来西亚各大主要城市,又迅速攻占泰国、印尼等国市场。如今,东南亚地区70%以上的EMC系统市场份额都被日成(JS Denki)牢牢把控,日成(JS Denki)也由此成为东南亚最知名的EMC专业系统集成商。

一年颗粒无收,却逆袭“第一品牌”

经过多年高速发展,日成(JS Denki)在东南亚成长为近乎无敌的存在。但2008年的某天,佘桂福却突然与日本东阳(TOYO)的老总忧心忡忡地坐在了一起。

两家公司都是EMC领域的行业翘楚,却同样都面临公司高速成长后,市场日渐饱和、需求日益萎缩的窘境。合作多年的两位老总,不约而同看到了无比广阔的中国市场,但如何才能打入这块神奇的领地,一时都想不出行之有效的办法。

突然,东阳(TOYO)老总提议:我们两家共同出资,到中国成立个新公司,一起开拓市场怎样?日本人最担心进入中国有语言和文化障碍,佘桂福既懂技术,又懂中文,再加上作为东阳(TOYO)的东南亚总代理,早已建立起长久稳固的信任关系。与这样的人合作拓展事业,绝对一百个放心。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我可能是个假的HRBP……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