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职场 > 职业案例 > 离职者说:两载从生到死,ZUK做错了什么

离职者说:两载从生到死,ZUK做错了什么

2017-05-04 10:31:00来源:互联网热度:评论

对于企业来说,离职员工其实是一个巨大的财富;无论离职的是高管还是基层员工,他们或多或少都对企业的发展与得失有着自己的看法,这些看法或许有些偏激,或许有些情绪化,却值得重视。

对于企业来说,离职员工其实是一个巨大的财富;无论离职的是高管还是基层员工,他们或多或少都对企业的发展与得失有着自己的看法,这些看法或许有些偏激,或许有些情绪化,却值得重视。

4月27日下午,北京的天气好得令人不想工作

在离网易大厦不远的某咖啡厅里,特意从金融街赶来的ZUK前员工小K,带着一副酷炫的金色太阳镜出现在网易科技记者面前。

“其实我自己一直想写ZUK的事,只是太忙了。”落座后,小K清晰地表达了倾诉的欲望,这句话随后也多次出现在交谈中。

不过,我们最想了解的是:在网易科技网友中口碑不错的ZUK,如今为何到了消失的地步?内部人士是如何看待他们的失败?

关于产品,他这么说:

1、Z1:选错了市场

2015年5月28日,神奇工场对外发布手机品牌ZUK;随后在2015年8月11日,ZUK正式推出了首款手机产品Z1。

对于ZUK各款产品的销量数据,历来缺乏一个精准的数字,业内对此多有猜测。

“Z1的销量可能也就几十万吧,肯定不到百万。”小K同样没给出具体数字,而在发觉网易科技记者想要追问时,给出了一个范围更小的答复,“应该是小几十万,可能不到五十万台。”

“当时的口碑还不错,它用的801处理器虽然跟810比显得有些落伍,但810那会出了很大的问题啊,而且它电池很大(4100maH),1799的价格也很亲民。”随后,小K口风一转,“我不知道为什么卖得这么少,不过我觉得可能跟推出的时间有些关系,那时候(2015年8月)互联网品牌已经算是后期了,互联网用户的红利已经消失。”

“在产品上,我觉得Z1也犯了错:在产品定义时,我们曾到很多学校去调研,对学生真实的使用情况进行摸底,最后定义出一款大屏幕、大电池、大内存的产品,但忽略了一点,这些都是建立在外观满足需求的基础上的,但Z1的外观没能跟上。其实很多人都知道,我们一开始是将Z1定位在了大学生市场,所以当时我们去很多校园做了活动推广,但最后购买的用户里大学生占的份额其实并不高,外观是一个原因,这是产品上的一个判断失误。”

尽管有着种种问题,销量也不是特别出色,但在小K看来,Z1的开局其实不坏。

2、Z2PRO:赶鸭子上架

真正的挫折或许来自于Z2 PRO。

Z2 PRO发布于2016年4月21日,这正是联想kick off大会的日子;而在20天前(4月1日),联想MBG总裁陈旭东发邮件向神奇工场所有员工宣布:神奇工场及ZUK回归联想。

“其实回归联想这事我们很早就知道。”据小K回忆,回归的消息在2015年11月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传出,“就是旭东回去接管MBG大约半年后,这个消息就传出来了,大家都知道那时候的联想手机已经不太行了,因为在2016年上半年,MBG中国区没有新品可卖了,事实上直到9月份的Moto Z发布才是MBG中国区(不含ZUK)的首款产品,ZUK被收回救驾。”

“原本Z2 PRO是计划在5月份跟Z2一起发布的(z2发布于2016年5月31日),但据说是大老板要求提前到kick off上发布,完全是赶鸭子上架。”小K说,“当时Z2 PRO还没完全成熟,还有很多bug没修复,量产的准备也没做好。”

“所以我们当时完全没法铺货啊,公司自己人都没手机,哪有货能放出去卖?修复bug、去量产都是二三十天后的事情了,中间友商再发下新品抢下头条,发布会带动的热度都没了。”

小K认为,Z2 pro其实是款不错的产品,但就这样被“浪费”了。

不仅如此,在小K看来,Z2 PRO与Z2两款产品都存在一个大问题:把ZUK这种线上产品用线下模式卖。

“Z2 PRO与Z2都跟猫宁系签了排他性质的独家合作协议,只在天猫苏宁和官网卖,至于大家求着合作的京东,就是被排斥的其他之列。你记得京东有一次下架了联想所有产品吧?当时有很多种传言,其中一种的说法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这样玩能做得好吗?互联网手机不在互联网上买,反而是放到线下渠道去卖。”

“2016年OV的线下渠道发力,MBG当时为了铺线下渠道,把线上产品用线下模式来卖,为了让线上线下同价,官网都不卖裸机,只卖套装……为什么?线上产品留利很低,线下留利高,如果官网原价卖裸机的话,会让线下没法卖货。很多人都觉得是销量没起来被砍,确实是没起来,但是为什么没起来,他们都不知道。”

3、ZUK Edge:被敷衍对待

ZUK Edge是12月20日发布,而陈旭东在11月被调离了MBG,ZUK消失的命运已经被决定。

“老实说,那会大家的心已经散了,大家都知道ZUK最后的结局是什么;GINA此前没做过手机业务,我们当初费了好大力气让旭东懂了手机,现在又要从头再做一次。”

“最重要的是,那会大老板们也已经不愿意听到ZUK Edge的消息了。”小K又重复了一遍,“是的,那时YY和GINA都已经不想听到关于ZUK的事了。”

所以,这款产品在小K看来是被敷衍对待了,“我们当时就在线上办了个发布会,还办得偷偷摸摸的,一点声响都没有,这能火起来才怪了。”

ZUK Edge的最终结局,似乎也并不乐观。

除了产品,小K还跟网易科技记者聊了ZUK的理念和人,他这样说:

1、 陈旭东和常程是怎样的人

对于陈旭东和常程这两个老板,小K还比较欣赏。

“旭东是个很好的人,在联想高层里算是一个比较亲民的老板,比很多高高在上的老板要好很多,不过身上还是带有联想的烙印;常程就不一样,常程是一个很适合做互联网手机的人,在联想的高管里绝对是个叛逆者。”

小K对于常程的评价很高,“旭东回去管MBG、常程刚开始接手那时候,我们其实都不太熟悉这个老板,后来渐渐觉得他比旭东还要适合来做互联网手机。”

“网上都在说常程经常自己回复用户问答什么的就不说了,有个事情给我印象很深:你知道联想规定员工上班要穿商务装吧?我们公司里也贴了很多这种规定,那天常程来我们这,看着墙上贴的要求,读了两句后说了声‘什么玩意’就擦擦两下把那张大规章给撕了。”小K说,“你看他出场时候穿的衣服,也都是衬衫、牛仔裤啥的,很少穿西服吧。”

“记得有一次我们去福建学校做调研,ZUK的产品和品牌都没发布,所以就用联想的名义进去交流,然后遭到学生的一顿唾骂,觉得产品体验不好,常程回来就找高管们开会,很激动的拍着桌子骂人,我觉得吧,他是个能把手机做好的人。”

2、ZUK就这样消亡了吗?

“其实ZUK的团队早在16年初就分散了,真正独立运营的时间也就一年,其中还有半年的时间实在筹备。在旭东发邮件宣布回归前就已经开始跟MBG整合了,职能重合的部门都整合了。到现在,要走的都走了,留下的也已经都融合到各个业务里去了,就连常程都已经调去做MOTO的某个产品线研发了,不过这不算是消亡吧?”

小K认为,“常程他们去做MOTO的产品,肯定会把ZUK的理念带到这些产品里,ZUK就不能说是消亡了。”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年薪10万就是新锐中产 可他们还在操心吃和住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