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职场 > 职业案例 > 一日为狼,终身黑!有性骚扰行径的他们全被纳入了硅谷黑名单

一日为狼,终身黑!有性骚扰行径的他们全被纳入了硅谷黑名单

2017-07-06 10:44:10来源:猎云网热度:评论

首先,工程师Susan Fowler站出来揭露了她在Uber工作期间公司是如何忽视有关性骚扰指控的。随后,三名女性创始人Niniane Wang、Susan Ho和Leiti Hsu发声,揭露了Binary Capital联合创始人Justin Caldbeck的禽兽行为。

对于科技界中白人女性、有色人种和非二元个体来说,这一年非常艰难。

首先,工程师Susan Fowler站出来揭露了她在Uber工作期间公司是如何忽视有关性骚扰指控的。随后,三名女性创始人Niniane Wang、Susan Ho和Leiti Hsu发声,揭露了Binary Capital联合创始人Justin Caldbeck的禽兽行为。就在上周五,纽约时报又揭露了500 Startups创始人Dave McClure和资深投资人Chris Sacca面临着性骚扰指控。

图:Dave McClure,其作为500 Startups的创始人,大器晚成,在风投界享有盛名。但在7月2日,他因与几位女性在工作中掺杂私人关系而发表公开道歉信。

与此同时,诸如苹果、推特等科技公司正在或即将推行相关政策,提升有色人种,特别是女性有色人种在公司中的地位。

似乎除了Uber 前CEO Travis Kalanick宣布辞职,工作环境中性骚扰的猖獗没有带来任何后果。随着深陷性骚扰丑闻主角的相继辞职和离职,似乎科技界达成了一个共识——对性别歧视和性骚扰要采取强硬态度。

道歉有用吗?

针对性骚扰和不正当行为的指控,Caldbeck、McClure和Sacca各自发表了道歉信。能站出来道歉是好的,但这仅仅只是几句话而已。道歉不会改变已经发生的事实,也不会抹去对受害人的伤害。

对于他们来说,写道歉信的唯一理由是因为纽约时报的报道会摧毁他们的生活,似乎Sacca、McClure和Caldbeck并不是对他们的行为和举动感到抱歉,而是对他们被抓到感到抱歉。

Sacca在道歉信中更新道:“我看到你们中有些人对于我原文的发布时间有疑惑。其实我也如此,总的来说,当这件事发生时,任何时间的道歉都不能称之为好时机。所以,我决定在写完后就把文章贴出来,而不是把它作为对指控的战术回应。影响并不是一次性的,我需要花费很多年的时间来承担它,并根据大众的反馈不断的修正。”

但是他们的辞职和道歉只是一个开始,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会有更多的故事爆出。为了保证发展,各科技公司和风投机构需要在这些问题上采取更明确的立场。他们还需要确保每一个员工了解如何和边缘化的员工相处,并在看到不该发生的事情发生时,能够站出来发声。

让我们试试“尊严”标准

之前,猎云网(ilieyun)曾刊登了LinkedIn创始人Reid Hoffman的文章,在文章中他倡议各创投企业应该确保各自的合作伙伴能够遵守人类尊严的标准。

Hoffman写道:“如果任何人看到风投家的行为不符合此标准,他们应该适当地向同事透露信息。”

我们了解到,一些风投机构正在积极地推进有关尊严的承诺和政策,但是我们是否应该更进一步,把有限合伙人也纳入讨论的范围内?那些为风投机构提供资金的有限合伙人可以在决定注资前实施更严格的政策,并做好尽职的调查。有限合伙人所拥有的权力可以让风投家承担责任,所以将他们纳入讨论的范围是应该的。

针对风投家的盟友培训也会有所帮助。Square公司负责多样性和包容性的负责人Alicia Burt表示,盟友训练的目标是“给予人们可以使用的工具和语言来达到教育的目的,所以我们不能总是依靠边缘化的人物能够自己捍卫自己,这样太累人了。”

当然,盟友训练并不能终结性骚扰以及其他形式的歧视,但是它有助于分担责任、去除行业中有问题的人。如果一个合伙人看见了某些事情,那么他们理论上就可以使用这些工具来阻止正在发生的事情,或者至少能够向公司中合适的人员进行报告。

Y Combinator上周举办了一年一度的女性创始人会议,在会议上,科技界的女性提出作为一名创始人,性别问题让她们难以集中精力去关注业务,实现业务增长。

61271472605389

图:YC联合创始人Jessica Livingston

YC联合创始人Jessica Livingston在开场白中感谢了那些勇敢站出来说出她们所面临的性骚扰的女性。Livingston说:“她们是我的英雄,希望她们的行为可以鼓励更多的女性发声,去帮助结束女性在创业中遇到的歧视和性骚扰问题。”

Shippo创始人Laura Behrens-Wu认为,处于早期阶段的创始人面临骚扰危险的可能性更大。

Behrens-Wu说:“我认为种子轮之后的创始人由于已经在硅谷建立了自己的人际关系,所以不太可能受到性骚扰。那些禽兽更喜欢追逐硅谷的新人,因为她们没有人际关系,没有人可以倾诉,也没有人为她们挺身而出。”

Behrens-Wu补充道:“让我感到难过的是,有些人甚至还没有机会开始时,就因为这些问题被拒绝或者被吓跑了。”

硅谷黑名单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YC拥有一个投资人黑名单。

Manalac说:“投资人都知道,如果我们听到任何创始人对他们行为有不满时,他们就不再收到欢迎了,我们永远都不会邀请他们参加路演。”

在Fowler的经历被曝光的几个月后,YC向女性创始人做了一个调查,让她们匿名提交投资人的负面行为。

Manalac表示:“我们仅收到一两个提交的结果。几天前,当Binary Capital的事情被爆出后,一名男性创始人联系了我,问我他有什么可以帮忙的。他表示他从熟知的女性创始人那里听到了太多可怕的故事,但是她们都不太愿意向他人透露。”

也正是这件事情,让YC开始将这一调查开发给所有创始人。

Manalac说:“现在我们陆陆续续收到一些提交的内容。揭发这些行为和经历,不应该仅仅只是女性工作。”

她说:“也许她们的联合创始人会看到或听到一些事情。我们仍然在探索什么是最好的方式。对于情况明了的案例,我们将不会再邀请他参加路演,他被永久列入黑名单。”

如果我们更进一步,列出一个硅谷黑名单呢?做出这些行为的人不但不能参加路演,也应该被禁止在高科技行业工作。对于那些表现出性别歧视、种族歧视等行为的人,要让他们意识到这样的行为是有严重后果的。

与此同时,我希望人们能够继续发声。YC并不是唯一家拥有黑名单的公司,在过去的一周,我们了解到一些风投公司和投资人有兴趣建立一个共享的黑名单。

到目前为止,硅谷黑名单应该包括:Justin Caldbeck、Chris Sacca、Dave McClure、Marc Canter。以及很多Uber高管。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90后银行“美女”柜员的工作心经:服务源自真诚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