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职场 > 职业案例 > 在四大工作到底要加多少班?

在四大工作到底要加多少班?

2017-09-01 16:37:12来源:互联网热度:评论

爆发点来自匿名社交应用“无秘”上的一则爆料:德勤内部一女员工加班数月,离职前查出患上甲状腺癌,随后被德勤迅速劝退,并拒绝延长医疗保险,导致员工需要自付手术费。

作为曾经头戴光环的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德勤陷入一场内部危机中。

爆发点来自匿名社交应用“无秘”上的一则爆料:德勤内部一女员工加班数月,离职前查出患上甲状腺癌,随后被德勤迅速劝退,并拒绝延长医疗保险,导致员工需要自付手术费。

 

从爆料来看,女员工所属德勤北京审计部门一组,该员工早在去年10月就曾向公司提出离职,但却未批准,此后一直参与某IPO项目的审计工作。项目经理还曾要求参与该项目的员工“早四点下班,九点准时上班”,留给员工休息时间只有每天5小时。这种高强度工作连续半年多无休止,而该项目合伙人不仅很少批请假,还不给加班费或调休(Overtime,简称OT )。据德勤北京一组员工毛蕾透露,她曾看到参与该项目的同事曾在朋友圈描述自己的状态:“回家都能见到第二天一早的太阳。”

对大多数审计职场人来说,每年12月到来年5月是忙季,6月至9月情况稍好。最忙时,工作日加班至深夜1、2点是常态,几乎没有双休日。但如果碰到美股上市公司的审计项目,除了年报和中报,每季度还要出季度公告,也就无忙季淡季之分。

“虽然四大加班是常事,但我们组工作强度太大,还不给OT,整件事的核心在这里。”毛蕾对界面新闻说。她也曾对组内不给OT表示疑惑,询问项目经理后得到的回复却是:好好干,事后做出成绩再向上申请。但项目结束后便再无消息。

在实施合伙制的四大,员工们的加班费全来自项目经费。在本身预算不足的项目,如果给员工的加班费太多,项目整体回报率会大受影响,进而影响到这组合伙人的盈利水平。员工申请OT就与管理层利益直接相关。事件直勾勾地暴露了企业内部的管理问题。毛蕾称,一组项目某位合伙人曾经在小组会上直接告诉员工,项目总归是得有人做,员工请假可以,但能不能批准是由他来决定。在事件爆发前,积怨已经埋下。

审计部门其它组也有不满。据吴棉所说,尽管加班是常态,其它组有时也会因为项目经费将给员工的加班补贴砍掉,但大多数情况还是会给。至于加班强度,也因项目不同而定。“像我们组情况还好,大家都会和经理商量着来。”但吴棉也承认,加班在任何组都是常态。

“一组之外还有二三四组,审计之外还有其他部门,北京之外还有其他地区,个别组的领导层行为如果扩到整个德勤,对那些友好的合伙人和项目真的挺不公平的。”“无秘”上一位匿名员工评价道。外界对德勤内部组织人员结构并不了解,患病女员工的极端事件,导致整个德勤跟着一起“背锅”。

在事件被媒体关注后,也惊动了德勤区域合伙人。据知乎上匿名答主所说,华北区主管合伙人施能自与北京一组开过一次内部会议。根据流出内部邮件所示,在邮件中称已联系患病员工,并将其离职日期延长至8月底,并承诺会继续提供帮助。8月24日,德勤在官方微博微信号上也发出声明,称公司从未也不会辞退患病员工,公司正尽力帮助患病员工尽快确诊就医,也坚信社会各界会正确辨识事实的真相。 

马后炮并不管用。对于这份声明,官方微信中的评论全都是站在支持立场,但德勤员工毛蕾称,一组员工都是只转发而不敢评论。“从头到尾只字没有提以后加班该怎么办,没有准确答复,我们加班的底线在哪儿?”界面记者联系了德勤北京办事处,希望了解更多事件信息,有关人员回复说:“我们官方发布了一份声明,您可以去看。暂时对这件事情我们就不做其他回复了。”

吴棉虽然不在一组,但她看到有同事也在朋友圈中转发此声明。对方在附上的评论中,描述自己2016财年加了一整年班,也遇到过OT应为超过预算而被砍掉一半的情况,但仍坚持认为德勤还不至于这么不人性。

“很多人可能进来前就默认了这种加班文化。”吴棉评价道。

加班在四大的审计部门已经成为默认的潜规则。离开德勤已有五年了,但小韦仍记得早8点晚10点的作息时间、400多页招股说明书得在3天之内翻译成中文的工作内容,以及直接靠睡袋在公司里过活的拼命同事们。吴棉也印证这点:“基本上不会有时间做自己的事情。”

在普华永道从事审计工作的尹默看来,企业服务业三大类——律师、审计、咨询,这类工作性质本身就需要大量人力、时间和高强度,没有亲自做过,是很难理解。“围墙外的看不清,围墙内的互相理解。”尹默说。

门外人憧憬着极具诱惑力的高报酬,以及看起来美好的职业前景,与这些回报相比,加班不过是投入的成本。但实际上,在四大薪资轻松过万也并非所有人。毛蕾说,第一年刚进审计一组时,固定工资到手约6千,升一级之后约有7千,但没有OT补贴,考虑工作时长也并无竞争力。“以前说四大是提款机,但现在情况并不是这样。”

吴棉也注意到内部薪酬政策在变化。每年年审忙季开始之前,各组会订好加班补贴政策。与前几年相比,OT补贴有所减少,并不会按照实际加班小时数给足OT 。只有项目预算充足时,才尽量给员工以调休的方式补齐。

与此同时,外部环境竞争变得越来越激烈。本土内资事务所的实力增强,四大不再吃香,甚至出现低价竞标的情况。据毛蕾提供的消息,在此事件中,患病员工曾跟的项目涉及到某企业IPO上市,由于财务人员能力较弱,账目比较混乱,审核麻烦,加上经费不足,所以项目持续了很长时间。“我都无法理解为什么我们会接这样的项目,一来也没办法赚到钱,还要花那么大的人力物力。”

外部压力从合伙人开始下放,为了回报率压缩成本,最后导致人少活多。在工作总量不变甚至增加的情况下,审计行业员工加班到深夜就成了家常便饭。

劝退事件的始末仍值得质疑。在离职日与查出患病时间先后顺序上,知情人与德勤各执一词。德勤为何在三天内确定离职日期也没有详细说明。当事人之后也并未现身作出回应,让真相仍藏于角落。

对门外毕业生,四大光环没有昔日亮堂了。毛蕾看到刚入职不到一年的“小朋友”们裸辞的情况并不少见。即将入职德勤广州的小维称,内部人员流动率很大,有人做几个月就走,同事都是年轻人,几乎没有上30岁的。“多数人把四大看作职业发展的跳板,熬到实在不行就走了。”

圈内人也发现行业现状在吸走他们的工作热情。在德勤已工作多年的吴棉对界面新闻说,该事件激起了她想逃离的心思。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4月初,她每天都得熬到晚上10点后下班。项目完成期限越来越短,生存环境一年不如一年。在“无秘”德勤的圈内有人甚至预测,如果公司再不解决福利问题,补上此前的加班费问题,十月份将会有另一拨离职潮。还有人表示,如果不补加班费或承诺年审加班费,他们打算拿到奖金后就集体辞职。

刚毕业时,尹默对工作满腔热血,看到客户的确从服务中得到帮助,她也仿佛得到满足和自我存在感。但工作到现在,个人生活却被挤压到缩成一团。“这并不是我想要的。实现自我不是只有这种方式。”在她看来,往回看的过程里就可以预见未来几年的生活工作状态。“所以想要离开,去寻求改变。”

在“无秘”上,劝退事件的热度已经换成CPA考试,以及与海底捞公关水平对比的讨论。这不会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尹默看来,四大加班狠,以及报酬/工作强度不匹配的现状不会就此改变。随着同业竞争越来越厉害,审计项目收入只可能越来越往下降,但工作要求和难度却朝着反方向发展。“这种状况不可能消失,是留是走,还是看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吧。”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钢铁先生的钢铁人生:90多岁仍然坚持每天上班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