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职场 > 职业案例 > 从网瘾少年到登榜福布斯

从网瘾少年到登榜福布斯

2017-12-21 16:20:57来源:互联网热度:评论

2014年4月,彭楚尧收到了牛津大学凝聚态物理学系的博士录取通知。离开学还有几个月的时间,他想先在国内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却没想到自己的创业故事就这么不经意地开始了。

2014年4月,彭楚尧收到了牛津大学凝聚态物理学系的博士录取通知。离开学还有几个月的时间,他想先在国内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却没想到自己的创业故事就这么不经意地开始了。

经妻子介绍,彭楚尧认识了上海超导科技副总裁洪智勇。对方是剑桥毕业的博士,在剑桥做了博士后之后回到交大担任副教授,可以说是彭楚尧理想的学术前辈。“我当时的目标和他一样,是先成为一名教授,再创立自己的企业,所以想向他请教一下。”抱着求教的心,彭楚尧约洪智勇吃了顿饭,两人从上海超导科技的业务出发热切讨论纯学术问题——上海超导科技是国内高温超导行业领先机构,但在当时还是一家在外界默默无闻的初创企业,而高温超导,正是全球物理学界炙手可热的重要研究课题。

饭局上聊得不错,彭楚尧还受邀去参观了上海超导科技位于闵行区交大校园旁的工厂。在那个附近啥都没有的黑黢黢的工厂里,彭楚尧问洪智勇,有没有什么技术问题是他可以带到牛津去思考的,对方告诉他:“技术问题没有,但是市场这边缺个人。”

邀请加入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但事实是,直到那时为止,彭楚尧从未有过任何在企业工作或实习的经历,更不要提做市场营销了。不过也正是这个邀约,让他想起了自大一暑假起深埋心中的一个梦想。当时他与朋友一起回到母校深圳宝安中学拜访高三班主任许世清老师,班主任问他们的理想是什么,他回答说想做一个能改变人们生活方式的产品,“这是一个直觉性的回答,但这个回答就一直扎根在我心底了”。

所以彭楚尧很明白,自己在学术道路上的每一次全力以赴,都是在为那个梦想铺路,虽然梦想的形状仍然虚无缥缈。本科考入华中科技大学时,他因为家里人觉得“有前途”选择了化工系(虽然他会自嘲说白考了30多分的高考分数),然后在这个领域摸索到了自己感兴趣的课题:太阳能电池。为了做出最好的毕业设计,他曾在几次邮件电话联系中科院的大牛教授无果的情况下,直接坐了20多个小时的火车前往吉林登门拜师,在半年内被导师传阅给所有博士后、博士生、硕士生的学术综述,完成了大量实验,以全院第一的分数获得“湖北省优秀本科生毕业论文”的好成绩。本科毕业后,他前往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攻读材料学硕士学位,期间研发了全球最透明的有机光伏薄膜。除此之外,他还发表过四篇SCI论文。

“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发展规律,我一直在找一个大风口,成为其中一个领军企业。”彭楚尧说。在求学期间,他认准了光伏发电会是那个“大风口”,但随着了解深入,他意识到这个行业的风口在2005年到2006年就已经过去了。结识洪智勇、接触高温超导行业,恰好踩在了那个他停下来自省的时间点上。“超导和磁悬浮行业才刚刚开始,还没有出现BAT这样的企业。”

带着几分好奇几分兴奋,他从那年5月开始在上海超导科技实习,成为了市场与销售团队的第一名员工,一边在这个全新的领域学习,一边暗自纠结到底要不要去牛津。“每次一见老邱(上海超导科技总裁邱炜),他就拉着我说不要去读博了,”彭楚尧笑着回忆,思前想后两个月,他终于决定留下,“上海超导科技当时是国内第一家真正实现第二代高温超导带材量产的公司,他们从研发到市场化的转型也正是我加入公司的时间节点,我创业的过程中也确实需要积累一些社会资源和商业经验,上海超导在那时候对我来说还是一个实现梦想,甚至打造世界500强企业的地方。”

日后,这位前途无量的年轻学者主动放弃牛津博士的录取机会,加入一家上海科技初创企业的“冒险故事”被记录在顶级科学期刊《自然》一篇题为《中国》的报道中。报道引用了他意气风发的一句话,作为中国科研环境蒸蒸日上的注脚:“我对年轻科学家在这里能获得的机会真的感到很兴奋。想象一下早期的硅谷吧——这就是现在在我周围发生的事。”

一个毫无工作经验的学霸要怎么赤手空拳地打造市场/销售团队?按照彭楚尧的说法,他有冲劲和好奇心,情商也还可以,“没有人性价比比我更高,所以我就被赶鸭子上架了”。虽然他自认为自己不具备一个特别活络、懂得投其所好的服务型人格,但或许正是他身上追求极致的钻研型人格让他反而能在这一科学家云集的高科技行业吃得开。入职一年多后,彭楚尧成为公司最年轻的部门总监,2015年帮助公司实现1500%的年销售额增长、拿下中国市面上每一笔第二代高温超导带材的公开订单、获得2015年中国创新创业大赛上海赛区第一,并在中国国际工业博览会上为公司和超导行业创造了巨大的社会影响力。2016年,他带领团队帮助上海超导科技全面进入国际市场,还联络了一批国内最顶尖的磁浮列车和超导悬浮专家,推动了全球第一条600千米/小时以上高温超导磁体磁浮列车工程示范线在中国的落地。

在这段时间里,彭楚尧在超导悬浮和磁浮列车领域积累了大量的行业经验与人脉。按照一般人的逻辑,作为企业早期员工等待公司上市担任高管,就是一条顺理成章的人生赢家之路了,但他偏偏选择不。2016年年底,彭楚尧辞职了。在解释原因时他说,和去牛津读博一样,这是一条一眼就能看到头的路,而他就是想要跳出舒适圈:“在一条一成不变的路上走是我不太enjoy的,我比较喜欢自己能去探索一个未知的东西,确实能给世界带来巨大改变的东西。超导行业离我们的生活还有五六年的距离,现在可能还没办法靠它来创造价值,我应该找一个现在就能创造价值的东西,让自己的双脚站在地面上。”

创业的心火仍在燃烧,彭楚尧不想再给别人打工了,但那个“现在就能创造价值”、“让自己的双脚站在地面上”的东西是什么?他花了小半年的时间去寻找:他想过AI炒股的概念,但在和一家做量化交易的创业公司洽谈时被对方开出的5000月薪浇了一头冷水(“顿时觉得自己在这个行业只是个菜鸟,别人的认可可能也只值这个钱”);他捡起自己的专业优势,捣鼓过一阵子充电手机壳,但风投认为这不会是门有爆发式增长的生意。

最终敲定电磁/超导悬浮科技民用化的创业方向,多亏了彭楚尧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积累的人脉资源——自今年3月起,陆续有多家广告公司、展览公司、500强品牌公司找到他,希望提供产品logo的悬浮展示解决方案以吸引客户关注、提升品牌形象。在给某知名汽车公司做悬浮汽车方案的时候,他挨个联系了认识的超导专家,发现自己在一两天的时间里就完成了策划方案。顿时,他脑海中灵光闪现:“客户订单是他们自己找上来的,技术这块我能解决,瞬间有种比做手机壳容易很多的感觉,这可能是我比较擅长的事情。”

于是在今年4月,源弈智能科技(上海)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其业务就是把磁悬浮列车那样的高端技术降维应用到商用和消费品领域。对于普通大众来说,磁悬浮是一项高大上的、难得一见的、还有些神秘的技术,但如果科学家们放下架子,把这项技术带到人们的日常生活中,会发生什么?目前,源弈智能科技的团队已开发了全球第一款无插座磁悬浮无限充电灯泡、悬浮发光蛋、定制品牌logo悬浮等产品及服务。

彭楚尧表示,源弈智能科技已经成长为全球第一家可同时提供超导悬浮和电磁悬浮展示/体验及整体解决方案的企业,可帮助商业客户实现1000千克以上的全球最高悬浮重量、8厘米的全球最高悬浮距离。想象一下一辆车悬浮起来的场景吧——数个美国、日本中高端汽车品牌都曾是他们的服务对象。在彭楚尧的办公室里放着许多悬浮装置样品,每次公司参加展会,这些小装置总是让他们所在的展位人气爆棚。亲眼看到一只灯泡、一桶水悬浮空中,总是令观众惊叹不已;而人们每每露出惊奇的表情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些神奇装置时,都让彭楚尧再次坚定了电磁与超导悬浮技术商用\民用化的信心。

7月20日,福布斯中国公布2017年中国“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单(30 under 30),彭楚尧凭借“在电磁与超导悬浮技术在商用及民用上所做的开创性探索”,在“工业、制造、能源和环保领域”成功入选。

对于那些好奇自己如何走上精英之路的人,彭楚尧从不避讳谈起自己“网瘾少年”的黑历史。只看他大学以后的经历,应该很难想象,他曾在中学阶段有四到五年的时间里重度痴迷电脑游戏,初中时就曾因长期通宵打游戏而被校方记大过、劝退、全年级通报批评、当着全班的面读道歉信,活脱脱一副无药可救的问题学生的样子。

初三下学期,学校从春节开始补课,帮助学生冲刺中考。补课的第一天,彭楚尧就逃课去了他家附近的黑网吧打游戏——因为嫌家里网速慢,彭楚尧喜欢去网吧,为了省钱去打游戏,有时候甚至一天只吃一顿饭,凌晨四五点的时候再蹑手蹑脚地回家睡觉。他的母亲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于是搬家到了一个附近只有正规网吧的地方。因为未满16岁没有身份证,彭楚尧去不了网吧,只好收心读书,“我花了半年多时间去努力,运气也比较好,从年级200多名考到了年级13名,中考是我初中高中考试成绩最好的一次,我也因此被打游戏的朋友集体鄙视”。

进入高中,彭楚尧的网瘾死灰复燃就有些讽刺了:因为中考成绩优秀,校方奖励了他一台8000块的电脑,于是他开始抱着新电脑打电子竞技。起初打得不好被同伴群嘲,他就不服输地通宵训练,把学校里的高手全部打趴下,然后去校外打,直到打入星际争霸中国联赛。彭楚尧有想过,既然这么喜欢打游戏,要不就去韩国从事职业电竞吧,但在研究了一番后,他意识到这是个没有前途的选择,“我研究了一些电竞选手的经历,他们都是11、12岁开始玩的,我开始玩的时候已经17岁了,比较晚了。一般来说,18岁是韩国选手的职业巅峰,没有25岁以上的选手,所以我后来放弃了”。

电竞梦碎,出路还是得通过高考来找。于是从高三开始,彭楚尧发奋读书,从高三刚开始的160多名一举逆袭至高考时的27名,考入当时全国排名第7的华中科技大学,然后就有了后面的那些事。“网瘾是我人生中的一个起点,为我后来人生成长和奋斗提供力量源泉,让我更珍惜时间了,”在说这句话时,他收拾起之前谈话时的轻松笑意,一脸郑重,“我经历过很多时间的浪费,所以大学之后是真的一个游戏都没有玩,整个寝室都在玩DOTA,我第一次玩还是在硕士毕业之后。”

回顾彭楚尧的迄今为止的经历,你很难用“网瘾少年浪子回头改过自新”这样的话简单粗暴地概括。就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性格中的某种底色一直未变:执拗、激情、认定目标之后的笃定和追求卓越的自我要求。因为发现无法成为一流的电竞选手,他毅然回到高考的独木桥上;因为觉得“搞不过世界上最牛逼的科学家”,他放弃了去牛津读博的机会;因为觉得自己不是最好的市场销售人员,他决定成立自己的公司,做更能发挥所长的事。在人生当中的各个节点,他一直在选择最适合自己的那条跑道。

他的妻子曾写过一篇公众号文章,吐槽自己这个折腾不止的丈夫。但她非常清楚,彭楚尧不愿意走寻常路,既是性格使然,亦是那个令他熠熠发光的东西:“去做自己的主,负自己的责,用自己的专业嗅觉、产品设计和技术洞见来做一件可以优化人们生活的事。”

目前,彭楚尧在上海、深圳、重庆已经有了一支五人全职、十人兼职的团队,其中他的合伙人成敏也是他在上海超导科技的前同事,曾任技术主管,今年4月辞职后决定与彭楚尧合伙创业,主要负责统筹公司的技术、供应链和运营工作;在深圳和重庆,彭楚尧也拥有了两支研发合作团队,另外他还与同济大学、西南交大、国防科大、清华大学等众多国内顶尖的磁悬浮和超导专家保持着合作关系。他的创业梦想,从未如此触手可及。

但对于他的野心与抱负来说,电磁与超导悬浮技术商用\民用化还是小了些。就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的前一天,彭楚尧与团队成员刚刚决定把磁悬浮工业应用设为未来的重点发展方向。他心心念念的,依然是利用这种高端技术,实实在在地提高社会效率,为世界节省能源。

彭楚尧欣赏的企业家有三个,伊隆·马斯克、史蒂夫·乔布斯和任正非,其中马斯克对他的影响最大,“他不断创新、通过技术改变世界,这也是我比较想走的一条路,给了我很多启发。我当时放弃牛津加入上海超导,也是受到他放弃斯坦福去创业的决定的启发”。去年9月,彭楚尧曾在洛杉矶参观过马斯克的超级高铁公司Hyperloop One和Hyperloop Transportation,与Hyperloop Transportation主席、前COO彼鲍伯·格瑞斯塔(Bibop Gresta)有过深入交流。那次参观令他印象深刻,也令他斗志昂扬:“马斯克有些地方是牛逼,但是我不觉得自己是超越不了他的。希望有朝一日,我的公司能与这些公司平起平坐,与这些企业家有合作与交集。”

在五角场某创业园区的一间小小办公室里,他吐露出心底的这个大愿望,眼里闪着光。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90后小伙儿遭遇“求职贷”没找到合适工作先背万余元贷款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