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职场 > 职业案例 > 逃离北上广 那些回乡创业的人过得怎么样?

逃离北上广 那些回乡创业的人过得怎么样?

2018-02-28 11:05:45来源:互联网热度:评论

春节刚过,该留在大城市打拼还是回乡再度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大城市房价居高不下、生活压力持续加大,但在小城市偏安一隅却也让人心有不甘。

春节刚过,该留在大城市打拼还是回乡再度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大城市房价居高不下、生活压力持续加大,但在小城市偏安一隅却也让人心有不甘。

当然,生活从来就不只有一种面貌。

从大城市回乡的创业者正给这些小城带去活力。伴随过去几年兴起的创业大潮,一些年轻人从北上广这样的一线城市出逃回乡,在一线城市工作积累了经验,他们希望在二线城市谋求更好的职业发展,同时也希望享受到更宜居的生活环境和亲友的陪伴。

在小城创业,事业和生活可以兼得吗?春节前后,我们找到了一批这样的创业者,和他们聊了聊回乡创业的原因和在不同城市打拼的感受。

对于回乡创业者而言,逃离北上广并不意味着做一条没有梦想的咸鱼,而是梦想的延续,也是更忙碌生活的开始。

下面是界面新闻采访的几位回乡创业者口述的故事。他们做的事情可能有的看起来不那么高级,他们心里的小目标也不见得都很伟大,回到小城也要顾及柴米油盐亲人关系,有人过得自在也有人计划着要回到北上广,这就是生活真实的样子。

“我的朋友亲戚都在这里,这些东西是不可改变的,对吧?”

天津聚梦人传媒创始人 李琪

十年前,我还在做网管,在给天津最大的网吧做无盘系统维护。有一次,四个朋友聚在一块吃烧烤,我说,咱一个月只拿两三千块钱不够活啊,咱们得创业。正好一个机会让我拿下了网众天津的总代理,因为做的早,系统稳定性高,规模做到最大的时候,天津一半的网吧都是我们在服务。

这次创业没成功,公司像个小作坊一样,不太成熟。后来我又跟朋友开了一个网吧,但那时网吧生意已经不好做了,我很喜欢玩游戏,很想进入游戏行业。2010年下半年,我就去北京了。

然后我在北京一待就是七年,先后待过光涛、昆仑万维、金山旗下的西山居等游戏公司。

刚来北京的时候,租的房子没通地铁,我每天上下班骑一个多小时自行车再搭乘公交,也不觉得辛苦。我在这几个公司都没有加班费,但是我们还是每天干到十一点十二点,因为我要把东西做好,干出业绩。

在北京七年,我只去过一次天安门和故宫,基本上就跟没去过北京一样。当时就是为了成功,想着明天要过更好的生活,要住一个更好的房子,公司家里两点一线,没有别的东西。

2016年7月,我去上海找朋友寻求合作的机会,接触到一家从事网红培养的公司。那时候手游已经开始走下坡路,直播行业风刚起还没有刮起来,我认为这是个比较好的机会,比我自己干要强很多。这家公司正好缺一个市场推广的负责人,我做过很多年市场推广,就当上了这家公司的联合创始人。

我回天津的机遇特别好,天津现在处于高速发展期,我在这儿生活了二十年,这两年回来以后我哪都不认识了,我现在选择的这块地属于中新生态城,是中国跟新加坡合资办的,有些相关政策非常好。

当时在一个行业会议上,我认识了一个天津老乡,都是天津人亲切感强,谈了三次觉得这个机会挺不错的,就试试拉一帮小伙伴就快出来干嘛。之后我就回天津,创办了一家做网红培养和直播内容的公司。

直播类的公司天津也有,但规模都不是很大,从去年开始,我也开始关注到地区直播行业的发展,想把泥人、年画等等好玩儿的事情直播出来,传播天津的本土文化。

其实回家乡创业更多是因为想父母。离父母更近了,至少可以对家庭担负起更多的责任。如果父母真有什么急事,第一时间能赶回家。你看平时我哪都去,经常飞北京广州成都杭州,但回天津的机会其实很少。之前在在北京我一个星期回来一次,但是在上海离家比较远,父母年纪也大了,我想着要不就回天津创业,要不就再去北京打工。

我们公司在塘沽区,家在40多公里外的市里,所以我现在还是在外面租房子住,每天还是工作到十一、二点。公司在哪我家就在哪,现在也一样。竞争越来越激烈了,从去年开始,投资人也越来越理性和谨慎,很少再有人盲目投资,创业公司再不这么去干,就很难成功了。

天津对新事物的接受程度比北京上海慢,还是那句话,能不能成还得试试。北上广是曾经奋斗的城市,天津是我最终的落脚点,因为这是我家,因为我的朋友亲戚都在这里,这些东西是不可改变的,对吧?

“毕竟我们老家在沈阳,不可能永远在南方发展”

巧姐持家家政服务公司创始人 唐嘉伟

我们夫妻俩都是沈阳人,过去一个在厦门航空工作,一个在深圳的华为总部上班。

我当初选择航空公司除了考虑到收入可观工作稳定,就是为了全世界到处飞研究行业和项目,为回乡创业做准备。

我们考察了很多行业,最后选择了家政行业,2017年8月,回沈阳创办了巧姐持家家政服务公司。为什么回家?毕竟我们老家是在沈阳,北方嘛,就不可能永远在南方发展。我要是继续待在厦航的话,30多岁再出来面临的还是要自己创业,所以我一点也不后悔。

在厦门的时候,我没有特别想念沈阳的什么,只是想念沈阳这样一个有父母呆着的地方。就好像说,父母生病肯定不会告诉你,就像我们一样总是报喜不报忧,还是待在他们身边照顾起来方便。

回沈阳之后,最开心的事是大家相聚了,无论是父母还是说自己的爱人,就算一天再累再奔波再忙碌的话也值得。经常晚上回来忙完了之后不愿意回家做饭了,就上父母家蹭一口,挺好的。我母亲只会做四道菜,都是我最喜欢吃的,酱泥鳅,酱茄子,酱蛤蟆,酱老头,这酱老头你可能不知道,就是老头鱼。

创业到现在有一个比较难忘的事情,有一次做开荒保洁,到了一个客户家,对方直接就问你是做什么的?我说给你们家做开荒保洁的。他说你这也太年轻了,你能行吗?他就把门开开了问我说,你进来看看吧,你要是感觉能做你就做,做不了你就走。

当时我在想这是一个年龄的问题,还是信任的问题。当然最后我打扫完之后,得到了他非常大的认可,直接在小区的业主群里面给我们推了介绍。

这样的生活,以前可能是无法想像的。有的时候,我也会在朋友圈看看自己以前同事的状态,他们的生活就是我以前的生活,比较安逸,飞完了之后休息,旅游,健身房,吃个饭,泡吧。

我现在可能是一天都忙于自己的事业,然后回家了,别的什么事都不想做,就想睡觉。如果我今天比较疲惫了,然后明天这块有一个什么好的消息,我就会自己安慰自己看昨天的努力没有白付出。像游泳健身房这样的消解方式,说实在的,现在真是没时间。

“家乡的工厂不是不重视,而是没有那种紧迫性”

多日小酒COO 天格思

我们一共有5个合伙人,有三个是从北京回来的,一个来自天津,还有一个在呼和浩特,有四位都是蒙古族。我们前期有过一些合作,联合创始人、CTO苏日力格,以前是做农产品4.0的,通过他大家在2014年相识。我们经常在一起头脑风暴,聊将来能做些什么。

做小酒品牌这个想法最初是CEO包金鹰提出来的,他也是做互联网出身,一直在想从互联网角度和大众消费品角度切入创业。酒这种产品保质期很长,也可以体现蒙古族的文化,后来我们就决定创立一个相对年轻的白酒品牌,希望能打破人们对内蒙古的固有认知。内蒙古其实不只有蒙古包,还有很多有活力的东西。

2017年7月,白酒品牌多日小酒在呼和浩特成立,12月中旬发布了第一款产品。现在想要代理的有400多家,预售的销售额差不多达到500万元。

我是内蒙古赤峰人,之前在北京一家互联网创业公司担任产品经理,回乡创业其实没怎么做心理斗争。基本上周围的朋友回来的都自己创业了,当然也有不适应又再次回到北京工作的。

我觉得在北京还是在家乡工作没那么重要,现在交通很发达,以后高铁一通,北京到呼和浩特也就2个半小时,有事随时过去就行。很多人问过我这个问题,但我觉得没什么,先做成事情再说。

最近几年,家乡人整体商务素质相比以往有了很大提升,对品牌的认知和做事的逻辑性更加明确,以前是拍脑门就做。现在聊天的主题也比较少说怎么喝酒,更多是聊能做些什么事情。工作节奏方面,我们的团队还好,但一些对接公司的工作节奏还是很缓慢。

比如去年公司成立后,策划的第一个重要宣传节点原定于12月24日平安夜,但因为酒瓶盖的一个工艺问题,产品发布整整耽误了三周的时间。家乡的工厂不是不重视,而是没有那种紧迫性,缺少驱动力。在和当地人聊工作时,他们也听不太懂北上广常用的商务、网络用语。

重回北京是肯定的。现在第一代产品强调蒙古族文化,但以后会慢慢淡化。按照计划,2018年公司以呼和浩特为根基在本土发展,2019-2020年还是会把品牌运作放到北京,毕竟媒体品牌资源都在北京。

“众争之地勿往”

玖玖泉涌创始人 刘云

一年前,我回武汉成立了一家做电影展、全媒体数字展的会展公司,年后还会成立一家新公司,承办世界范围内的各类电影峰会、电影节。我们的资源会布局到世界范围内,承办戛纳电影节的分会场,把国外好的影视资源引进到湖北省;举办电影嘉年华,将湖北省好的影视文化产品输出,建立文化传播的桥梁。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直播答题为何这么快就凉了?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