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职场 > 白领夜话 > 白领为何会成为职场透明人正文

白领为何会成为职场透明人

2015-05-05 15:26:53来源:互联网热度:评论

工作不到一个月,几个同期进来的同事说好出去HAPPY一下,俞江很兴奋。豆豆是孙伟明的新同事,因为他总是会借订书机一类的东西给她,她有时候会刻意照顾他的情绪,帮他圆圆场。

工作不到一个月,几个同期进来的同事说好出去HAPPY一下,俞江很兴奋。豆豆是孙伟明的新同事,因为他总是会借订书机一类的东西给她,她有时候会刻意照顾他的情绪,帮他圆圆场。

白领为何会成为职场透明人

白领为何会成为职场透明人

我们常说,“你当我是空气呀!”来埋怨别人不重视自己。这里说的透明人,就是这个意思。空气是透明的,当你是空气,就是当你是透明人,当你不存在。

在一个群体,总有一些人被视为“透明”,活儿没少干,但就是不在同事和领导的视野内,说的话不被重视,做的事不被肯定,就连同事生个孩子、周末聚个会,都故意不通知你。

有时候是因为处在中心的人太强势,有时候是组织的向心力不强。但那些总是被忽略、被当做透明的一些人,也需要好好想想,为什么你会成为职场透明人。或许并不是别人的原因,更主要在于你自己。

不知不觉被集体甩了下来

俞江看上去是个很不错的青年,名校毕业、长相hr369.com英俊,还很喜欢收拾自己,烫着微卷的头发,穿着玫红色的针织衫,很是有型。

俞江也觉得凭借自己的硬件软件怎么也能在单位博个好人缘,起码在女同事当中。但工作三年了,他至今孑然一身不说,始终没有跟那个同事走得很近,有时候他就像一个多余的人,不,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难以吸引到别人的注意力。

俞江在一家国企任职,他所在的部门是最重要而且人数最多的部门,说白了就是跑业务的。同事间虽然有些竞争,但因有很多人只是谋个职位,竞争并不激烈。同事之间隔三岔五地就一起吃饭、K歌、玩三国杀。

和他同期进来的几个男生,一个瘦得很,经常好几天穿同一件衣服;另一个是拼命三郎,在办公室基本看不到影儿;还有一个小跟班,经常围着他们转。另外三个是女生,一个比一个标致。

工作不到一个月,几个同期进来的同事说好出去HAPPY一下,俞江很兴奋。但去哪儿吃饭成了个难题,他和女生一起讨论吃什么好,西餐、中餐,另三个男生就等他们的结果。俞江觉得怎么都不满意,因为他想去吃自助餐很久了,最后在他的极力怂恿之下,大家决定去俞江推荐的那家饭店吃自助餐。

自助餐需要提前订位,俞江说,下午我妈妈过来,我要陪她去看病,你们谁订一下吧。说完就走了。他不知道的是,瘦瘦的小凡找电话、打电话、查坐车路线,忙了一下午。

傍晚出发,大家都到齐了,又等了他半个多小时。女生晓眉有点儿看不过去,“自己说的要早点出发,人少点,自己倒迟到那么久……”

“路上有点堵车,我也不想迟到。”这个借口很百搭,以后在各种迟到场合下,他几乎都用这个,到后来,有的人不想再听到这样不负责任的解释,渐渐不再和他一起出去玩。

他逐渐脱离出原本7个人的圈子。同事出去K歌,总是忘了叫他,吃饭也总是找他值班的时候,偶尔在办公室一块泡茶也都躲着他。

觉察出这种刻意的疏远,俞江一气之下搬到了隔壁的小办公室,跟管杂务的大姐们一块待着,但大办公室里的一些活动也从此与他绝缘。一些避免不了的会上,比如年会,就会成为他的尴尬之时:一个同事被叫了大半年的外号他都不知道,同事生孩子了,乃至领导生了场大病都从来没人告诉他。

更可气的是,同一个办公室的大姐们,明知道这些事也不告诉他。

一年过去了,他想从新进来的同事那里寻找一些支持,但过了一阵,他就发现,连新人也不怎么理他。他难以接受,却无可奈何。直到有一天,他听到了一段对话。

新人露露对晓眉说:“今天俞江让我帮他联系一个客户,说是帮我适应工作,可这明明是他的任务……”

晓眉冷笑了一下,说:“这个人,你可以看看,单位有几个人跟他说话。”

“一起吃饭,永远都是‘你帮我先付,我改天给你’,这个‘改天’,你不去催是永远不会到来的;分摊费用,摊不平的时候,他永远少出一两块钱;有什么公共事务要一起做,他宁愿让女生伸手,也懒得动根手指头;天天把精神理想放在嘴边,却比女生还关注百货的打折信息……一个字,作;三个字,受不了。这种人,你理他他还顺着竿子往上爬,让他自己冷着,反省反省吧。”

俞江很想冲过去回击,但又不想丢面子,只好装作没听见,默默走开。只是一年后的现在,他仍然是一个人,独来独往。他的个性签名也总是和孤单有关。

他好像一直就没有开窍

孙伟明个性比俞江要可爱得多,办公室的卫生主动打扫,同事缺个啥小物件他都会主动提供,有人需要代班,他是第一人选。

就这么个人,却总是容易被忽略。部门同事一起出去,他被落下了也没人发现;有那么几回开会,连他的名字都没点到。

在新一批同事到来之前,孙伟明是整个部门里最小的,资历也相应最浅。一开始,他都管同事叫老师,他们则叫他小孙。待了几个月后,他也和其他同事一样,老李、崔哥地叫,他们还是叫他小孙。

孙伟明所在的是公司的企划部门,经常要开创意选题会。开会前,他会电话通知所有同事,给每个人摆上一杯茶。领导还没有开口,他就把当天需要准备的材料送了进来。

会上,每个人都要先谈谈自己的一个策划案,现场讨论谁的更优,再逐一分工去完成。老李和崔哥谈自己的想法都很随意,但只要他们说出来,小孙都会附和一句,“这样很好”,“这么做很对”。有时候领导会抬眼看他一下,想说什么又只好咽下去不说了。

轮到他讲自己的创意,他也试着像前辈们那样用讲故事的形式说出来,可铺垫太长,往往说到一半就被主任打断,“后面呢?你直接说重点。”

工作快满一年,部门进来几个新同事。新同事缺了什么办公用品,他就直接把自己的给他们,或者帮他们去领。

一次,另外一家公司承办了他们部门的一个活动,他负责和对方接洽。没想到,活动现场出了点事,需要人去协助,接到对方负责人的电话,他二话不说准备过去帮忙。新来的一个同事阻止了他,“他们拿了我们的钱,就应该提供优质的服务,你不应该去,这不是你的职责。”

事实证明,没有他的帮助,活动仍然圆满结束。

事后他才知道,因为在接洽的过程中,对方觉得他处处为他们考虑,所以一些本该他们考虑的细节,比如为与会代表准备茶水等,就都寄希望于他会准备,结果出了差错。因为这些小事,孙伟明和对方的负责人都被各自的领导委婉地批评了。

孙伟明从来没发现自己是个很能终结一个话题的人。有时候同事八卦某明星的隐私,他会很热情地说出“如果有一个明星亲戚应该也是很好的事情”这样不着调的话来。

就算是讨论业务,他的回答也往往跳出讨论的中心。例如他们讨论某产品被一个并不出名的排行榜排在第一名,有同事说:“太讽刺了,这样没有竞争力的排名也拿出来吹嘘。”也有的说:“明眼人一看都知道有鬼。”有人觉得它也有可取之处。孙伟明的观点是:“排行榜都是排名者为了炒作自己推出的。”顿时QQ群里一片死寂。

再遇到这种情况,他的话就直接被淹没在不断更新的口水里。

豆豆是孙伟明的新同事,因为他总是会借订书机一类的东西给她,她有时候会刻意照顾他的情绪,帮他圆圆场。有一次单独吃饭,她跟他说,尽量不要用降调的肯定语气评价一个人或一件事,不然很难让人接下话茬儿。

他不假思索地用他的降调音说:“你说的是对的。”随后补充一句,“你的观察还是很仔细的。”豆豆无话可说,只好埋头吃饭。她从来没觉得跟一个人吃饭是这么无味的事情。

豆豆后来跟崔哥闲谈说起过孙伟明,崔哥说,我也跟他说过很多遍,在工作上要多用功,但他好像一直就没有开窍,说话永远抓不住重点,搞不清楚自己的工作定位,尽在一些不重要的地方使力。

老李觉得,小孙有自己独特的一套思维体系,外人怎么开导也是没用的,就像凤姐永远不会觉得自己不漂亮。最好的办法就是,尽量少接触。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如何让白领人士们架起沟通的技巧?
下一篇:记忆力减退成白领流行病 主要是大脑过度疲劳导致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