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职场 > 白领夜话 > 黄牛生意经:年轻女白领愿意加价买网红食品

黄牛生意经:年轻女白领愿意加价买网红食品

2017-04-06 11:26:49来源:腾讯热度:评论

一杯爆款奶茶真要加价50元至100元?虽然这是圈子内的“统一定价”,但是“黄牛”小李又压低了售价:只加40元!在他看来,某品牌奶茶店的红火只是一时的,当务之急是要依靠低价发展长线客户。

一杯爆款奶茶真要加价50元至100元?虽然这是圈子内的“统一定价”,但是“黄牛”小李又压低了售价:只加40元!在他看来,某品牌奶茶店的红火只是一时的,当务之急是要依靠低价发展长线客户。“当场叫卖、高价转让的方式维持不了多久。这些网红食品都讲究新鲜度,等待的时间越长越不值钱。”小李打了个比方:就好像演唱会门票一样,没来得及兜售的票,最多打折转手,到头来还是亏本。

黄牛生意经:年轻女白领愿意加价买网红食品

“你以后需要什么‘网红’,只要提前预约我都可以弄到,价格绝对实惠。”小李向记者“自荐”——他是记者在为某个网红食品排队时认识的。在与记者畅谈“生意经”,小李还忍不住点评了当下那些看上排队商机的互联网公司。他觉得,排队生意并没有那么好做。

跑腿服务只是“时间买卖”的掮客?

小李曾经转行做过某跑腿服务APP的配送员,但不久之后又做回了黄牛。原因很简单:跑腿还不如黄牛。

跑腿服务APP是近年来处于风口的新品类。这类APP的理念是利用“时间成本差”,对价格不敏感的高收入人群可以通过花钱去买低收入人群的时间,低收入人群通过劳动把碎片时间变现。APP作为交易平台,发挥分配订单的调度作用。

效率真的会高吗?记者发现,无论是消费者还是黄牛都比较排斥这种服务。

记者下载了一款APP进行尝试:如果定位在距离网红奶茶店2公里的写字楼,页面显示:总费用为“配送费(24元)+商品费用+排队费用(0.5元/分钟,平均排队时间为4小时)”。也就是说,记者为一杯网红奶茶需要支付近170元,远远高于黄牛每杯加价50元至100元的出价。而且在当中,根据时间变化的排队费用更是给了跑腿员可以操纵总价的空间。

小李告诉记者,虽然APP平台要求接单后跑腿员每隔20分钟要拍照证明在排队,超时就要面临处罚;但有的跑腿员还是会钻空排上7个小时,借机索要更多费用。“实际上,平台就是掮客,它还要抽取不少费用。消费者花200元,但我们分到的也就几十块钱。由于体验不好,听说复购率很低。”小李认为,从某种程度上说,跑腿服务APP所提供的排队服务与黄牛并没有多少差别,但跑腿员最终的收入还不如黄牛。

另一方面,客户对跑腿服务的要求很高,甚至可以用“挑剔”来形容,会进一步影响跑腿员的积极性。小李就颇无奈地说:“有时候为了赶时间,饮料洒出来一点,这也会被投诉。遭到投诉多次就会被封号,意味着做不了生意了。”所以,与其借助跑腿服务APP接业务,他宁可直接做黄牛。

固定客户源是黄牛的机会

跑腿服务的短板为黄牛提供了机会。不过,固定客户源对黄牛来说很重要。

萌生发展固定客户的念头还是在一个月前。当时,小李为一名在人民广场某世界500强公司工作的女白领代购了一袋“鲍师傅”,女白领随后又联系他帮忙购买了“光之乳酪”、“喜茶”等,还为他介绍了不少客户。这名女白领是小李的第一名固定客户,目前他总共发展了七名固定客户。而固定客户,意味着收入将有保障。

“要是加价40元客户还觉得贵怎么办?”面对记者的质疑,小李先来算了笔经济账:网红食品购买者大多是品牌公司的年轻女白领,工作忙碌,时间成本很高,“你排个队要花四五个小时,这个时间如果用来上班,可以做很多事,价值比排队高很多。”

除了经济账,小李对女白领们还有一套“美容账”的说辞:“女孩子花在皮肤保养上都是小几千的。排队其实很辛苦,冬天风吹夏天日晒,一不小心皮肤吹干了晒黑了,又得砸钱。”

两笔账一算,愿意花钱请他代购的人就不少了。

对于商户推出的限购政策,小李认为根本挡不住想做黄牛生意的人。前几天,某外企的部门会议叫了18杯奶茶,小李带了8个人去排队。分摊下来,平均每人只挣20元左右,但小李认为还是值得:“各行有各行的圈子,我们也讲究人际关系,一次赚得多不如积少成多。关键是要把事情搞定,让客户更信任我。”

记者还发现,在小李的生意经中,黄牛与稳定客户的受益是双向的。因为他不断向记者打探:“你的同事会经常提起这些网红食品吗?”原来,如果客户能帮忙黄牛介绍生意,也可以从每单中拿到一些回扣,数额按照每单实际情况结算。

铁打的人流,流水的网红店

没有客户预定时,小李就做回普通黄牛,一边排队一边向路人推销。记者觉得奇怪:排队在沪上餐厅并非鲜见,每到饭点各大品牌火锅店排队至少1个小时,为什么不去这些餐厅前帮人排队呢?小李摇摇头:餐厅和网红食品店不同,翻桌率很慢,排队速度完全依赖消费者的吃饭速度,而且用餐时间相对固定,一天下来的收益其实不多。

市场瞬息万变,黄牛们怎么看待网红食品的发展?“流水的网红店,铁打的人流。”小李概括说,人多就有商机,经验丰富的他还摸出了一些门道,并结合当下的几个网红做了分析:“喜茶”的转让率和转让费都很高,所以他一杯都舍不得喝,预计“这单生意还能再做一阵子”;“鲍师傅”谈不上好吃,消费者回购率不高,而且容易涉及“缺斤少两”问题,黄牛市场竞争也激烈,小李不打算再去排队了;网红青团属于季节性产品,资源紧缺,市场仍然值得看好:“今年沈大成、新雅都出了咸蛋黄肉松青团,我都特地去尝过。”小李说,有些网红很快会引来跟风者,口味也不差,但排队一定要排最早发明出来的那家店,因为“名气最响,大家都知道”。

此外,信息对黄牛也很重要。比如,小李还关注了热门奶茶店的微信公号,他会去查看公号推送的动态新闻,以便调整供工作方式。比如,“限购和实名制我都是第一时间接收到信息,再告诉我认识的一些朋友。有些年纪大的黄牛队伍排到一半才发现需要身份证,离队去拿身份证,就会因为离队超过10分钟被收走取号单,等于之前的时间都白排了。”

虽然总结出很多生意经,但小李承认,黄牛生意还是“看天吃饭”,不仅不会稳赚不赔,还会受到管制,不是长久之计。“我还年轻,只能一边做着,一边找工作。”小李说。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调查称中国白领新春年终奖发放比例回升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