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职场 > 职场扬帆 > 同时打6份工?“零工经济”是这样改变世界的

同时打6份工?“零工经济”是这样改变世界的

评论 2018-06-12 15:15:26来源:互联网热度:

法新社报道称,最近在美国洛杉矶出现了一种新职业——“遛人师”(People Walker),不同于遛狗和遛自己,你只需要支付一小时30美元,就会有人人陪你出门透透气、聊聊天、走走路。

法新社报道称,最近在美国洛杉矶出现了一种新职业——“遛人师”(People Walker),不同于遛狗和遛自己,你只需要支付一小时30美元,就会有人人陪你出门透透气、聊聊天、走走路。

据这一服务的创始人麦卡锡介绍,两年前,“遛人师”以个人企业模式起家,因需求太大,现在他手下有35名遛人师轮班,并且还架设了专门的网站,可以让客户定制路线、挑选散步伙伴。有人认为,这种服务的出现是互联网背景下现代人在现实生活中越来越孤独的产物。不过有专家指出,这种服务的出现并不是因为人们的朋友变少,而是“零工经济”孕育了自由工作者的结果。

什么是“零工经济”?

“零工经济”究竟是什么呢?美国巴布森学院客座讲师黛安娜•马尔卡希在《零工经济》一书中指出,“零工经济”(Gig Economy)指的是用时间短、灵活的工作形式,取代传统的朝九晚五工作形式,它包括咨询顾问、承接协定、兼职工作、临时工作、自由职业、个体经营、副业,以及通过自由职业平台Upwork、Freelancer.com等网站平台找到的订单式零工。

相信很多行业都能感受到互联网和数字技术带来的冲击,这种伴随着以数字化、网络化为基础的时代,孕育了共享经济的到来,并颠覆传统用工模式。零工经济带来的是一种以人为本的组织模式和工作方式:将传统的雇佣模式由“企业—员工”改造为“平台—个人”。

最为明显的变化就是一些互联网平台公司正在将一大波传统职业变成自由职业。

随着共享平台的兴起,从事自由职业的门槛变得越来越低。2017年,有49%的兼职自由职业者声称自己已经有一份传统全职雇佣工作,而有20%的传统全职工作者也声称有别的收入来源,比如在Uber和Lyft上面注册成为一名网约车司机,在eBay上卖二手物品,亦或是在Airbnb上出租民宿。

零工经济市场悄然壮大,以共享平台为基础的零工市场也逐步分化为更丰富多样的层次。在低端零工市场,Uber、Lyft及TaskRabbit为求职者提供了计件报酬平台,而Catalant、Toptal等高端平台则主打高精尖人才服务,帮助具体个人与商业进行直接联系,目前最紧俏的领域是IT、市场、生物科技及医疗药物等。

在中国,低端行业诸如滴滴打车、58到家等,已经是运作非常成熟的市场,而高端市场也逐步在兴起,零工经济已经扩展到中产阶级、白领的工作中,并逐渐融入到了高价值、高度透明的科技初创企业的商业模式里。

最近,在市场上出现了共享护士的业务,只需要在APP客户端下单,就会有执业护士提供上门输液打针等服务。尽管一次收费是公立医院的7倍之多,但仍然有很多顾客表示非常愿意选择这一服务,因为比起在蹲在公立医院走廊里打针,多花一百块钱可以不用出门趟家家里的床上,显然更合适不过了。这一模式一经推出就引发了热议,但随后却得到了政府卫生部门的肯定。

不得不说,这一模式非常值得在其他行业推广。与此同时,传统企业也开始变得更自由,比如华盛顿邮报和普华永道就成立了自己的云人才库,提高与自由职业者合作的业务效率。安永也在2017年开创了零工招聘平台GigNow,提供更为灵活的聘用制工作。

布鲁金斯学会大都会政策项目组的2016年的报告显示:过去十年的时间里,经济的增长带来了近1000万零工经济的公司,非雇员企业的数目从1997年的1500万增加到2014年的2400万,高达60%的增幅。而同期,薪水制工作的数量从1.29亿增加到1.45亿,增长幅度仅为12.4%。换句话说,如今的零工经济的公司量大致相当于薪水制工作的16.6%。

这项研究以Uber,Lyft等叫车软件以及Airbnb这类共享租房平台为基础,深入了解了零工经济中所谓“出行和住房”的部分。报告中指出,零工经济在出行领域的增长速度远高于其他领域。仅在2010年至2014年4年间就增长了70%,同比之下,普通薪水制工作仅增加了17%。

另一方面,共享住房领域增加了17%,但仍然比同行业普通薪水制公司7%的增长幅度要高。大部分(90%以上)零工经济集中在共享出行及住房行业,从业者由个体户以及非公司独资企业所有者构成。

零工经济凭什么受到追捧?

零工经济在短时期内得以如此快速的发展,根本原因是这一模式是双赢甚至是多赢的模式。

从雇主角度来看,将长期聘用制和零工聘用相结合,实现聘用方式多样化,可以降低企业人力成本,也可以增强企业的创造力和活力。

目前,传统雇佣关系正在被兴起的多元劳动力生态系统取代——各种各样的员工、人才网、零工和服务提供商,这种生态系统为企业提供了灵活性、所需的劳动能力以及探索多种寻求人才经济模式的可能性。

德勤《2018全球人力资本趋势报告》显示,50% 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的劳动力队伍当中存在大量合同工,23% 的受访者表示存在大量自由职业者,13% 的受访者表示有大量零工。在美国,超过三分之一的劳动力为自由职业者,该比例在2020年将达到40%。

人力资源服务供应商Kelly Services发布的《2017年零工经济下的人才管理研究》报告也显示,零工正在成为新的常态。65%的人才和招聘经理表示,零工经济正迅速成为企业规划工作的新常态。43%的雇佣零工的组织表示至少会节约20%的人力成本;72%的组织表示使用零工/自由工作者的技能为他们的团队/组织提供了竞争优势。

从从业者角度来看。零工带来最直观的影响就是个人财富的增长。其次,即使我们的事业看似蒸蒸日上,但背后往往潜藏着一定的危机。

《零工经济》一书的作者黛安娜给全职工作者的第一个建议便是“为提前退出全职工作打好基础”。互联网和数字化加剧了行业洗牌,一些公司的寿命变得越来越短,因此,很多员工不时就会陷入就业危机,于是,一些员工会在业余时间发展第二爱好,以应对失业危机,规避全职工作带来的不确定性。从在优步上当司机、在Taskrabbit上给人跑腿,到提供诸如医疗、IT、财务咨询等高级专业服务,目前美国已有40%的职场人士正在或有过从事自由职业的经历,而这个比例有望在2022年过半。如果说在2008年后的经济衰退时期,超过870万人因为失业而不得不投身自由职业,这种被迫的必须在今天逐渐成为一种出于热情而主动做出的选择,并为美国经济带来1.2万亿美金的收入,相当于美国GDP的6%!

此外,零工经济对与拓展个人社交网络也有很大的作用。社会学家罗伯特·普特南认为,一个健康的关系网既有“同质性”资本,也有“异质性”资本。如果一个人长期在做一份稳定的工作,那么,他周围的人都是与他专业相似、经历相似,很多方面都高度吻合的人,那么他的关系网络里只有单一的“同质性”资本,当他所处行业遭遇重创时,因为关系网络过于单一,就会陷入非常不利的境地。而一旦他接触了另一个全新的行业,并在这一行业从事一定时间的工作,就会丰富自己的关系网络,拥有更多的“异质性”资本,一方面,自己的思维模式会打开而不是局限于某一领域,另一方面,当自己所处行业遭遇重创时,可以迅速转型到另一行业。

从其他方面来讲,零工经济降低了公司运营成本,提高了经济的活力,有利于减少消费者负担,而从业者通过“打零工”赚取更多收入,提高了购买力,如此看来,零工经济对经济的推动也会起到一定作用。

互联网和数字化正在重塑我们生活和工作的方方面面,也加速行业洗牌。即使是现在看起来的高薪工作,都有可能在短期内变的一文不值,随着人工智能的迅速发展,未来,没有哪一份工作可以提供终身保障,我们很难依靠一份工作衣食无忧地生存一辈子。

如今,零工经济正颠覆着行业、公司、个人,这意味着不仅仅是我们的工作方式,我们怎么获得收入,以及获得怎样的收入会被改变,甚至是我们居住、出行、社交方式都会被影响。Zipcar创始人罗宾·蔡斯说的一句话:我父亲一生只做了一份工作,我的一生将做六份工作,而我的孩子们将同时做六份工作。

越来越多的人不再局限于拿“死工资”,意味着零工经济正改变人们的生产和生活方式。

上一篇:如果格局决定了人生,那到底什么决定了格局?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