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职场 > 职场动态 > 频繁跳槽季再现 车企结构调整步入深水区

频繁跳槽季再现 车企结构调整步入深水区

2016-02-22 10:24:49来源:互联网热度:评论

2016年伊始,已经有多位汽车企业的大佬们,职位或单位发生了变化。而一位汽车行业猎头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预测,2016年车企高管的变动会更加频繁,跨行业的人才竞争将愈发激烈。

公司高层管理人员的变动频率,往往是行业发展现状的“晴雨表”。

2016年伊始,已经有多位汽车企业的大佬们,职位或单位发生了变化。而一位汽车行业猎头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预测,2016年车企高管的变动会更加频繁,跨行业的人才竞争将愈发激烈。

早在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之后,跨行业猎人就成为趋势,因为“互联网”概念让各行业的边界愈发模糊,而汽车业内的人事变化似乎并非受到冲击。但未来,跨界人才进入汽车企业的趋势将越来越明显。这或许也预示着,国内汽车企业的管理模式调整,已经进入新的阶段,对高层人才的需求也更趋向于全面复合型。

频繁跳槽季再现 车企结构调整步入深水区

高管“跳槽季”

用“跳槽季”来形容2016年开年汽车企业的高管变动一点都不夸张。1月6日,观致汽车宣布:现任观致汽车首席执行官墨斐因个人原因,将于1月底辞职。在任命新的CEO之前,观致汽车董事长陈安宁将兼任代理CEO。

墨斐的离职在汽车圈“一石激起千层浪”,因为一年前,墨斐与其“老搭档”孙晓东先后加入观致汽车,外界一致认为“墨孙组合”将成为观致汽车的“拯救者”。

这一年,墨斐带领观致汽车重新进行了品牌与产品的定位,以产品为导向打开市场,同时创新性地开拓了观致独有的营销模式,一切刚刚走上正轨,墨斐却“闪电”离职,而在其辞职前一天,墨斐还带领观致员工敲响了开市之锣,对前景充满希望。

观致方面表示,墨斐的离职是其“个人原因”,但这个说法似乎太过冠冕堂皇,汽车行业知名评论员张志勇分析认为,尽管观致2015年销量增速较为可观,但是相比于整个自主品牌,其品牌力仍较弱。

而墨斐的离职或许也与整个奇瑞的管理有关。对于像墨斐这样的成熟职业经理人,他希望得到的是董事会的充分授权,而尹同跃则带有典型的民营企业家长式管理

除了墨斐的离职,2016年年初的这轮“跳槽季”,高管间跳槽全部源于合资车企。如广汽三菱原副总经理杜志坚同时兼任三菱(中国)董事长,广汽三菱原总经办主任场龙成为三菱中国执行副总经理。东风英风尼迪汽车有限公司总经理、英菲尼迪汽车有限公司中国区总经理戴雷跳槽至和谐富腾互联网加智能电动汽车公司首席运营官后,其工作由英菲尼迪汽车有限公司原COO武佳碧接任……

看似跳动频繁,但是如果分析近三年来汽车企业高管的跳槽频率,知名猎头顾问李艳明用“正常”来形容,因为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全年,国内车企有近120位高管职位发生变动,2014年全年有136位,这意味着平均每个月都会有10名左右的车企高管跳槽。

“一个行业高管在合理范围之内的变动,说明这一行业前景好,相对活跃。如果该行业几乎都是高管向其他行业转而很难由其他行业转入,则说明行业前景堪忧。”李艳明说。显然,即便2015年中国车市“微增长”,摆在车企面前困难重重,但在猎头眼中,汽车行业仍然蓬勃发展,因为他们手头的职位需求依旧旺盛。

复合型人才争夺战

记者统计发现,2015年全年及2016年“跳槽季”中车企高管的变动,全部人事变动都发生在汽车行业内部,在张志勇看来,诸多的高管跳槽,唯有戴雷从传统汽车行业跳入时下最红火的互联网造车企业算是其职业生涯的一场“颠覆”,其挑战最大。

事实上,当互联网造车概念起步阶段,猎头们的对象往往是整车设计、制造方面的人才及IT人才,而戴雷加入智能汽车领域,业内人士大胆猜测:互联网汽车即将量产销售。“戴雷在宝马、英菲尼迪等车企的工作背景显示,他强于汽车营销与销售,新公司向其抛出橄榄枝,就是想其在营销领域再创新业绩。”李艳明说。

一个颇引人注意的现象在于,近几年,跨行业领域的人才争夺战愈演愈烈,保险精算行业聘请快消背景的人才做高管、奢侈品高管跳槽至苹果公司、地产企业请来金融背景的人……然而,这样的现象在汽车圈却较为罕见,只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时,福特公司遇到了一系列问题,最终请来穆拉利这个跟飞机打了一辈子交道的人造汽车。

穆拉利强于做成本控制,挽救福特于危难之中。事实上,无论是飞机制造还是汽车制造,将数千个零部件有效组装在一起,保证安全、质量,有很多相近的地方,彼此有很多经验值得借鉴。“相关或相近行业的经验跨界能够给本行业带来更加新鲜的气息,而非死气沉沉。”李艳明说。

以互联网造车为例,那些互联网企业凭借资本的力量,网罗了一大批拥有汽车设计、制造,IT工程师及互联网产品经理。无论如何,其核心仍然是“车”,传统汽车企业的人才在这一交叉领域的地位不可小觑。然而业内人士认为,这个活跃度远远不够,因为传统汽车企业的高级人才目前还处在从属地位而非主导。

张志勇判断,2016年汽车企业的人才更迭会更加频繁,因为汽车产业是激荡发展的关键一年,传统燃油汽车企业更加困难,而IT、互联网产业对于企业的改造更加迅猛,倒逼着传统汽车企业的变革。

近段时间,各大车企都相继公布了2016年的销量目标,可以用“保守”一词来形容。“对于汽车企业的职业经理人而言,他的目标是实现个人利益的最大化,而非董事会利益的最大化,像互联网汽车在资本的助推下,有更广阔的市场前景或薪情,可以肯定的是会有很多职业经理人从传统汽车企业转向互联网造车企业,人才变动愈发频繁。”张志勇说。

汽车行业知名分析师贾新光认为,随着企业战略阶段的不同,董事会也会根据其短、中、长期目标选择更为恰当的人。对于汽车界风起云涌的2016年,车企也会有更多新的思路,找对能够达成董事会目标的合适人才是重中之重。显然在“互联网”、工业4.0、智能汽车提速的大背景下,无论是传统汽车企业还是智能汽车企业,那些既懂汽车制造,又懂互联网产品的跨界人才,必将成为诸多汽车企业争夺的核心目标。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地产业白领节后最想跳槽 90后意向最强烈
下一篇:31%跳槽者进入互联网行业后升职 MBA和博士晋升机会最多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