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职场 > 职场动态 > 跳槽季里的银行人

跳槽季里的银行人

2016-04-07 10:20:52来源:界面热度:评论

去年一年有超过50位银行高管离职,到了2016年第一季度,银行机构中低层人员跳槽意向也显露出来。但是与银行高管离职的原因不同,普通银行工作人员离职主要受薪酬和职业发展环境的影响更多。

今年年初,平安银行副行长兼首席财务官孙先朗因个人原因辞职;中国建设银行总行电子银行部总经理黄浩加盟蚂蚁金服。去年一年有超过50位银行高管离职,到了2016年第一季度,银行机构中低层人员跳槽意向也显露出来。但是与银行高管离职的原因不同,普通银行工作人员离职主要受薪酬和职业发展环境的影响更多。

跳槽季里的银行人

兴业银行深圳某支行的巍然最近非常烦闷,原来每个月20张信用卡的任务今年突然要求第一季度完成140张,拿到手的年终奖也缩水了一半只有不到4万元。在北京工作的程序员小马不久前为了帮朋友完成任务又办了一张信用卡。今年以来他发现微信朋友圈里突然多了不少卖理财产品、做贷款的信息。他的朋友去年年底就抱怨业绩指标变化影响了工资,不少同事都跳槽了,过完年他这个朋友也从交通银行北京支行跳槽到兴业银行担任VIP客户经理。

第一季度通常是银行上一财年结束的时期,经营结果将直接影响员工接下来考核的内容。尤其是中间产品的指标调整直接关系到员工绩效考核和薪酬。建行河北某支行柜员对界面新闻记者说,通常以季度为单位,存款、基金和保险等等各种中间业务收入的完成情况和重点产品的销售情况如果无法达到指标工资会整体打折。

万宝盛华(Manpower)首位华人金融猎头、猎上网联合创始人马雄二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每当银行上一财年结束,员工拿到年终奖之后,往往就到了金三银四的跳槽季节,受就业市场大环境的影响,一年中的这个时间段是银行人集中离职的高峰期。

建行河北某支行现行薪酬计算规则。

而在银行系统中基层人员离职比例最大。根据领英发布的《2015年中国金融人才库报告》对在瑞士信贷、花旗银行、摩根斯坦利、中银国际等内资及外资银行中就职的领英用户的相关数据进行分析得出数据发现,离职人员中59.3%工作年限为0-3年。

在业绩压力和薪酬压缩的情况下,银行新晋员工却负担着繁琐的日常业务。填写各种报表、接洽客户在监控录像下签字,有时候要重新拜访客户只因为一个签字模糊了而已。这些程序消磨大量经历却不能带来多少业绩。

哈尔滨银行某分行事业保障部门负责人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大学生被招进银行先要经历轮岗,时限3-5年不等。通常100个新人在三年之内会流失40%-60%。“他们拥有高学历却要从基层业务做起,很多人认为自己的能力得不到发挥,就会通过跳槽寻求职位上的晋升或薪酬方面的增加。”该负责人说,还有的人会直接跳出银行系统。

离开银行系统的人一方面在薪酬上受到吸引,职业规划顾问邓文杰拥有多年猎头经验,近期向他咨询跳槽的银行从业人员数量增加,“我听好多人第一句话都是,我同事去了哪,收入好高,有猎头找我,薪水好诱惑。”邓文杰分析:去年受股市影响很多券商奖金丰厚,能拿到18-40个月薪水。不少银行人就是因为看到跳槽同事的丰厚收入而选择跟从。

此外,由于职业晋升空间有限、业务限制多,很多中层选择离开银行业。根据领英统计数据显示,离开银行系统的员工60%会选择互联网金融行业。领英与怡安翰威特联合发布的《2016年中国互联网金融人才白皮书》显示,互联网金融行业人才吸引力指数为2.66,大大高于紧随其后的的互联网行业(1.86)和金融行业(1.61)。而金融行业跨界流入互联网金融行业的人才占到了后者人才构成的35.1%。

普惠金融信息服务(上海)有限公司线下财富端的一位管理人员曾在五家银行供职,其中包括新加坡资本背景和港资背景的银行。采访中他对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外资银行之间的人员流动是常见现象,利用跳槽提升薪酬和职位是常用方法。而他跳槽的主要原因就是深感于外资银行经营限制。外资银行拥有跨境服务的优势,但银监会等管理机构对其监管非常严格,如果没有人民币业务牌照根本无权进行于人民币相关的一切业务。同时外资银行本身业非常谨慎,产品种类少,管理层级的员工离职主要是因为受束缚严重。

“有时候遇到银行法务专业水平不够高的,除了国家规定中允许的业务,其余一概不碰。但事实上,规定中首肯的只是主要领域,在’yes’和‘no’中间还有未明确的区域需要法务考量。”该管理人员透露。在他看来互联网金融机构没有太多枷锁,开展新业务的依据是客户大数据分析而非银行机构内的经验性评估,更敏捷,甚至还能参与到互金行业的探索和制度制定中,这是他决定跳出银行业并选择互联网金融机构的原因。

其实在银行从业人员选择离职的同时,银行机构本身也在寻求全方位的转型。试用“远程柜台”替代人工柜员的日常服务,升级内部系统优化客户数据分析都会不断减少人工岗位、对员工提出新的要求。波士顿咨询公司(BCG)在其2016年度首份报告《金融机构数字化转型中的组织和人才突围》中就认为银行未来将侧重对技术型人才的重视。可以看出银行人员的不断离职其实是传统金融机构钻型过程中雇佣双方双向选择的结果。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大学生就业心态调查:选择更多样 观念更务实
下一篇:聪明人都去睡觉了 剩下笨的还在苦熬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