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职场 > 职场动态 > 日本电通CEO为员工过劳死引咎辞职了 中国的996还在盛行

日本电通CEO为员工过劳死引咎辞职了 中国的996还在盛行

2016-12-30 10:12:21来源:界面新闻热度:评论

日本广告巨头电通CEO石井直宣布引咎辞职了。原因很少见:为一年前该公司一名跳楼的新进女员工高桥茉莉之死担责。2016年10月,这起事件已被日本官方裁定为过劳死。

日本广告巨头电通CEO石井直宣布引咎辞职了。原因很少见:为一年前该公司一名跳楼的新进女员工高桥茉莉之死担责。2016年10月,这起事件已被日本官方裁定为过劳死。

据路透社报道,2015年圣诞,由于无法再忍受长期加班,年仅24岁的电通职员高桥茉莉从公司阳台跳楼轻生。而她2015年4月才刚进入电通,10月工作量就激增,经常需要加班到清晨5时才回到家。据纪录显示,她每月加班时数都符合不超过70小时的公司规定,但出现了像69.9小时的数字,而其实她加班时间远多于此。光10月高桥就加班多达105小时,此月即陷入忧郁。日本厚生劳动省也突袭搜查了电通公司,以调查其是否普遍存在非法用工,并于12月28日建议对电通提起诉讼,指控其违反劳动法。

“没能阻止过度劳动,由衷表示歉意。”石井直在12月28日晚间的记者会上表示,并决定在明年1月辞职,在下个月的董事会上也将就这一系列问题对执行董事等作出处分。

“过劳死”一词最早源于日本,指劳动过程中由于沉重的身体、心理负荷导致疲劳的不断累积,造成原有的高血压或心脑血管等疾病恶化,出现急性循环器官障碍并最终导致死亡。2016年10月,日本政府公布了该国过劳死调查白皮书,资料显示,日本每年约有2000人因为与工作相关的压力而自杀,约占2015年总自杀人数的1/10。有近23%的企业承认有员工每月加班时间超过80小时,IT行业尤其厉害。

过劳死早已不只是日本的问题,更糟糕的是,中国的过劳愈发严重了。目前过劳死的威胁对象已从体力劳动者转向脑力劳动者,在IT、广告、媒体、医疗以及金融等行业迅速蔓延,并且呈年轻化趋势。“中国每年过劳死人数达到60万,已经超越日本成为过劳死第一大国”在网上疯传,尽管已被辟谣,但过度加班流行在中国已成事实。2015年10月,英国媒体就做过一次调查,发现中国人的年均工作时间在2000到2200小时之间,超过了美国的1790小时、英国的1600小时,甚至日本的1719小时。

 

 

滴滴出行发布的2016年度加班最“狠”公司排行榜,互联网公司成为加班重灾区,京东包揽各项第一。

 

 

不管从事什么行业,工作时间长都已成为了中国职场人的一种生活方式。2016年9月,58同城被曝全员施行996(早9点到晚9点、一周6天上班)工作制。但加班成习惯,996似乎也不算什么了。据智联招聘的调查数据显示,IT/通信/电子/网络相关行业平均每周加班 9.3 个小时,每天加班 2 小时,为全行业之最。“谁需要睡觉,多么浪费时间啊;谁想要吃饭,PPT是维他命。”这是2016年火爆朋友圈的歌曲《感觉身体被掏空》的一句歌词,充分反应了当下上班族的集体感受。

代价还是来了,2016年噩耗不断,6月29日,天涯社区副主编金波,在北京地铁站台上突发脑溢血不幸去世,年仅34岁;8月7日,国信证券保荐代表人郭熙敏突发心肌梗塞去世,不满33岁;10月7日,移动医疗企业春雨医生创始人张锐同样因突发心肌梗塞倒下,享年42岁……

如果说日本还能将电通员工高桥的死官方定义为过劳死,在中国,更多过劳的员工还很难依法得到补偿。从现有法律规定来看,员工身心长期透支引发的过劳死较难认定。大多数过劳死都不能认定为工伤,因为只有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才可以视同工伤。

如今,全球投行已经有愧于迫使员工超越自身极限,在高盛、美林、莫里斯等发生年轻员工和实习生因过劳而死后,许多公司开始限制工作时间。如今高盛限制实习生每天工作17小时,并且要求他们午夜前必须回家。

身处舆论漩涡的电通也低头了。为了防止悲剧重演,近日电通表示将“重新定义企业文化”,以确保为员工提供更好的工作环境。规定所有员工每半年必须至少休假五天,并且要求员工晚10点前必须离开办公楼,而且禁止在家中加班。也就是说,到点了你不走也不行,因为10点所有办公场所都会强制熄灯。

有没有一丝熟悉感?这可不就是我们高三晚自习的管理制度么!“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只有休息好,才能走得更远。”当年班主任讲的话,到了工作场合依旧是真理。到最后我就问一句,今年的年假你都休完了吗?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猎头们“躺着赚钱”的时代结束了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