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职场 > 职场动态 > 探访零工族:不愿学技能,只打短工不做长期工   

探访零工族:不愿学技能,只打短工不做长期工   

2017-08-03 10:29:26来源:工人日报热度:评论

在深圳市龙华新区景乐新村北区,有一处名为“三和”的人才市场。与一般城中村不一样的是,这里早已在网络上大名鼎鼎,凭借着低廉的生活成本,吸引很多低收入人群。

不愿学技能,只打短工不做长期工

探访三和市场零工族

专家建议把他们引导到合适岗位,发挥学习潜力,实现人生价值

在深圳市龙华新区景乐新村北区,有一处名为“三和”的人才市场。与一般城中村不一样的是,这里早已在网络上大名鼎鼎,凭借着低廉的生活成本,吸引很多低收入人群。

在三和市场找工作的年轻人,坐在行李箱上打起了盹儿。

三和市场聚集了一批常年流连于此的年轻人,他们自称是“三和人”。他们或是住在30元一晚的出租屋里,或是住15元一晚的床位,甚至直接在市场门口铺张报纸睡下;习惯做临时工、日结工,拒绝学技能、做长期工。在这里,流传着一句话:“干一天可以支撑三天。”三和市场的这群打工者渐渐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模式,他们流连于网吧、出租屋、彩票中心,没钱就去打零工,赚了钱就继续这种生活。

生活成本低吸引不少打工者

走进三和市场,《工人日报》记者留意到,它是个“特殊”的城中村。在这里,出租屋网吧遍布,人才市场、中介也非常多。在街道小巷,每走两分钟,就有租房代理举着个红色小牌子,坐在地上等候租客前来询问。红牌子上写着:床位15元,普通房30~40元,标间房40~50元。还有不少提着枕头、水桶等行囊的人在小巷间穿梭。在这里,吃饭一餐六七元,上网一小时1.7元。“没钱了,准备去三和。”网络上,一些年轻打工者被三和低廉的生活成本吸引过来。

这里的便利店,大多挂了一个可寄存行李的牌子,显示3元一天。在便利店货架上,密密麻麻堆着各式各样的包。来这里找工作的人很多,如果嫌租房贵,就将行李寄存在此,然后去找工作。找到了就直接住进工厂宿舍。“有些包放了好几个月了,也不会有人来拿了。”在便利店门口等待日结的阿志告诉《工人日报》记者。

三和市场是一个充满生命力的地方。从早到晚,门前堆挤着一批打工者在找工作,从二十岁到三四十岁不等。

7月初的一天,中午12点,恰逢午饭时间,三和市场依旧围满了找工作的人。除了每天徘徊在此的“三和人”,还多了一批拉着行李箱的大学生。7月是“三和人”最不喜欢的月份,因为每到此时,就有大批学生从各地汇集到这里当暑期工。由于职位供不应求,他们的“身价”也会下降,临时工工资从120元一天降至110元,甚至100元。

“‘三和人’喜欢做日结或临时工,做一天可以支撑三天。有些做一个月,赚4000多元,给家里寄一两千元,剩下的自己留着。玩半个月,没钱了再去找工作。”一家网吧老板陈先生说。

陈先生2012年退伍后,从湖北来到龙华买了一套房子,六层楼,每层8个房间可出租,每个房间面积在7平方米左右。这套房子的一楼是一间宽敞的网吧。《工人日报》记者走访经过时,陈先生说这里房间已经满员了。陈先生告诉记者,来他这里上网的人,基本都住在楼上。很多人和他已经认识了好几年,有的刚满20岁,有的已过了40岁。“为了自由来三和的年轻人,基本都需要两三年的过渡期。过了这段时间,才会找个长期工作。但事实上,他们很多因此错过了最该有作为的年龄。”他说,这群年轻人就像等待被叫醒一样。

只打短工不做长期工

2007年,18岁的阿熊从河南熊楼寨村来到深圳龙华,在一家工厂打工。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了游戏,并沉迷于其中。2011年时,他辞掉做了三年的工厂工作,来到了三和市场。

“那时候,这里上网一小时才8角,通宵5元,住宿一晚只需6元。”和大多数“三和人”一样,阿熊主要做临时工和月结。“临时工自由、来钱快,没有正式工那么大的压力。很多人都这样,习惯了这种生活,就不想再回去干稳定的长期工了。”

阿熊现在在一个老乡的搬家公司上班。搬家公司如果搬办公室就会需要比较多的人手。他负责帮忙招人,拿代理费,自己也干一份,有时候一天能赚1000多元,一个月能接三四天这样的活。其他时间阿熊也做日结,去工地、工厂、物流公司,或者帮人做保洁。“昨天我去物流公司做了一天工,1小时12元。搬上搬下11小时,才拿到132元。”阿熊告诉《工人日报》记者,他做的这些工作一般是通过小中介找到的。记者在几家小中介公司了解到,这里并不缺乏长期工的招聘信息和需求,却很少有人选择做长期工。

阿熊说,有些“三和人”平时就睡在外面,睡醒了随便洗个脸就去干活。做日结赚了钱就去上网打游戏,干一天玩几天。记者在调查时,一位餐厅经营者告诉记者:“这里不少年轻人将精神寄托于虚拟的网络游戏中,他们在网络中可能段位很高,技术了得,是所谓受人尊重的大侠。但在现实生活中,他们又往往难以克服真正的困难,无法在工作中取得进步,在技能上也没有提升。”25岁的阿龙说,对于自己的未来,他的内心充满了矛盾。“我喜欢三和,因为习惯了这里安逸的生活,但我感觉离梦想越来越远了。”

亟待被 “ 叫醒 ”

转过一个街角,在市场附近的体育彩票中心旁,坐着不少青壮年。地上丢弃着许多没有中奖的小纸片。每12分钟开奖一次,语音播报后,没有中奖的小纸片就被扔掉了。“正值壮年的他们,却没有人生方向很是可惜。”在此打扫卫生的老年人不无惋惜地说。

7月6日上午8点,刚从富士康下了夜班的阿志来到了三和,在一家便利店门前等着招日结工的中介。“日结一天能赚七八十元,如果12点后还没等到,我就回宿舍睡觉了。”由于暑期学生很多,阿志等了三个多小时,还是没有找到日结的工作。 以前阿信也在三和过了几年这样的生活。“我不想再这样呆下去了。参加朋友婚礼,连红包都给不起。”三个月前,他去了富士康做长期工,周末会回到三和市场找日结工作。

“在企业里,有很多工匠、技能人才是初中、高中毕业,但他们最终通过努力和沉淀成为技术能手,改变了人生轨迹。”在这里负责招聘的一家电子厂负责人说,“但在这里,中专生搬起了家具,大专生做着重复性的简单工作,让人感到非常惋惜。”按世界卫生组织的标准,超过14%是“老龄社会”,21%以上则定义为“超老龄社会”,据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底,我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已经达到2.3亿人,占总人口的16.7%,2021到2035年将是我国老年人口第二次增长的高峰期,届时老龄化的水平将逼近“超老龄社会”。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力资源专家建议:“要把这群年轻人引导到合适的岗位,让他们发挥学习潜力,实现人生价值。毕竟,这里对劳动力需求还是很旺盛。”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调查显示电商刷单是受访青年眼中最不靠谱兼职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