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职场 > 职场攻略 > 多数人的努力程度之低 根本没资格谈阶级固化

多数人的努力程度之低 根本没资格谈阶级固化

2017-12-07 15:49:28来源:智先生热度:评论

如何定义中产阶级,众说纷纭,没有一个确切的衡量标准。一般来说,当人开始抱怨阶级固化时,其实代表他已经脱离了马斯洛需求的最低端层次,足以为了自我实现而开始焦虑。

当我们在讨论阶级固化的时候,其实谈的是围绕中产阶级的焦虑。

如何定义中产阶级,众说纷纭,没有一个确切的衡量标准。一般来说,当人开始抱怨阶级固化时,其实代表他已经脱离了马斯洛需求的最低端层次,足以为了自我实现而开始焦虑。

真正位居底层的人,活着就要拼劲全力了,从来就不会去考虑阶级是否固化,温饱对于他们来说已经很奢侈。

当普通民众用双手所赚取的劳动收入,远比不上资本家的资产性收入,只能被维持在“谋生”的状态,挤占自我提升、投资自己的机会,丧失进阶的可能性。

在柯南的剧场版《贝克街的亡灵》里,就揭示了日本严重的阶级固化现象:

大前研一在《低欲望社会》里写出了当今日本的现状:

1、年轻人不愿意背负风险,不像从前世代一样愿意独立购屋,背负几千万的房贷。

2、少子化,人口持续减少、人力不足;另一方面,又面临人口超高龄化的问题。

3、丧失物欲、成功欲:对于“拥有物质”毫无欲望,随便吃个一、两餐就能活下来的社会,“出人头地的欲望”也比先前世代降低不少。

4、无法提升消费者信心,无论是货币宽松政策或公共投资,撒再多钱也无法改善经济。

由于社会的发达和便利程度高,日本年轻人不用为衣食发愁,更不想背负沉重的贷款,因此选择降低自身欲望来维持体面的生活。

更糟糕的是,这种低欲望状态,往往伴随着年轻人学习和记忆的衰退,形成一种恶性循环。当局者似乎也愿意看到低智商社会的形成,让高智商的精英阶层收益,并热衷于制造各种娱乐来麻痹年轻人的思维。

当日本的“御宅族”越来越多,沉浸在虚拟世界的人就越来越不关心社会,那么最终和《黑客帝国》里后脑勺被插上管子的人没什么区别。

而在中国,由于“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有矛盾,焦虑就成为中产阶级奋斗的源泉,社会经济才能保持高速腾飞。

某种程度来说,对未来的焦虑能刺激人们的拼搏精神,但是内心的不安全感,让广告商发现了焦虑商机,并将消费主义和中产阶级捆绑起来,让人们通过虚荣的假象来维持脆弱的自尊。2

也有人因为越焦虑,就越需要娱乐来麻痹自己的神经,从而逃避一切。

很多人对阶级固化有一种奇怪的逻辑,他们所羡慕所感叹的,往往是一些互联网大佬,一边唏嘘着别人的小目标,一边抨击社会的不公。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入职顶尖咨询5年,我学会了这3件事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