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职场 > 职业规划 > 职场当中的"拒升族"到底在拒绝什么?正文

职场当中的"拒升族"到底在拒绝什么?

2013-11-05 10:18:22来源:HR369人力资源网热度:评论

“拒升族”成为最近最IN的词,源于《中国青年报》的一项调查,调查的基数不大,受访对象不到5000人。调查说,51 5%的人认为理想职位不在高低,能找到合适的用武之地最重要。

 “拒升”也是一种负责任的态度

陈方:“拒升族”成为最近最IN的词,源于《中国青年报》的一项调查,调查的基数不大,受访对象不到5000人。调查说,51.5%的人认为理想职位不在高低,能找到合适的用武之地最重要。调查结论是不是客观暂且不说,不过,作为一种新现象对“拒升族”议论议论,我觉得还是挺有意义的。

李妍:“拒升”,表面看是某个群体的个别选择,呈现到职场上是一种新特点,但我觉得它更代表了当下青年比较流行的一种价值观。在一个越来越尊重多元选择的时代,年轻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主张自己的见解,他们明白自己的个性特点和能力,也了解自己到底需要什么,所以一些人宁肯做一些纯技术类专业类的工作,也不愿盲从地走权力升迁、管理的道路。无论对自我还是企业发展,都是一种负责任的态度。

陈方:同意李妍的观点。以前人们总是觉得进步的表现一定要有个领导的“头衔”,现在看到拒绝升迁的年轻人出现,还是眼前一亮。最起码让人感觉,这些年轻人不俗,有自己的追求。

周东飞:“拒升族”现实中有没有?我的判断是,有,但仍然凤毛麟角。从整体上看,中国依然没有摆脱“官本位”的影响。在有“官位”可占时,一般人是不会去拒绝的。比方说,在公务员体系中,这种现象几乎不可能发生。原因很简单,在这种地方,升迁可以说是验证一个人能力的唯一凭证。

而企业中的白领岗位,比较容易发生所谓“拒升”的现象。因为,所谓管理岗位在这里也只是岗位的一种,有人觉得自己适合搞管理,有人不稀罕这个。但是,有自知之明的人不多,有独立追求的人也不多,所以尽管可能发生,但真正“拒升”的比例,和欣然接受提升的人比起来,一定是很小很小的。不过,话说回来,所谓“拒升”,本来就应该是一种特例,而不是惯例。在我们的体系中,职位的提升和涨工资一样,是一种奖励。拒绝奖励,一般是需要有勇气的。

李妍:东飞说,“拒升”是特例而不是惯例,这符合对人性的判断,所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陈方:我对“拒升族”抱有好感,最大的理由是,他们的内心太强大了。以前在工作中实现不了的内容,升迁后凭借职位的某种优势可能实现,但他们抵制了这种诱惑;更重要的是,你能升而不升,一些能力不如你的人升迁了成了你的顶头上司,心里还一点怨言都没有,这种定力让我佩服。所以,刚刚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我的第一感觉是,“拒升族”的内心世界太丰富太强大了。对于很多人来说,可能他们能抵制第一种诱惑,但如果能力不如你的人来领导你,我们可能会觉得很不舒服,这个问题在“拒升族”这里似乎不存在。

周东飞:和陈方一样,我赞成“拒升族”做出的选择。我的赞成是无条件的,因为无论什么“族”,他们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一个人,可以选择接受提升,也可以选择拒绝提升,两者并无高下之分。区别只在于,鞋子合不合脚,自己心里清楚罢了。

很多人想着升迁只是“身份”需要

陈方:但我确实看不上那些费尽心思绞尽脑汁想着升迁的人,可能是我太狭隘了吧。

周东飞:如果一个管理岗位适合你,那你没有理由不高兴。想不想升迁,愿意不愿意升迁,这都是选择的自由啊。

陈方:从现实来看,有些年轻人想着升迁,并不一定是升迁后的岗位更适合自己,而是为了证明自己的一种“身份”。

英国作家阿兰·德波顿写过一本书《身份的焦虑》,他说,每个人的内心,潜藏着对自我身份的一种难言的“焦虑”。“身份”这个词在这本书中更多的还是指一种社会地位。

举个例子吧。饭局上,讲究“身份”的人会觉得,别人在介绍你的时候说你是某某岗位的领导,你可能就很满足;而如果你只是一个没有“身份”的业务骨干,“爱面子”的人就会觉得寒碜。从这个庸俗的角度看,那些以升迁为目的的人并不是为了实现自我价值或者工作价值,只是为了证明一个世俗的“身份”,或者说这只是社会交际的需要。

周东飞:刚才陈方说有人因为“身份”的认同而追逐职位的提升,这是一种现实,也是一种“流俗”。“拒升族”了不起的地方之一,恰恰是他们以自己的行动挑战了这种“流俗”。把自信建立在“地位”之上,大概应该算是一种心理疾病。

昨天,我恰好又读了一遍《了不起的盖茨比》。这本很薄,在美国文学史上很有名气。除了文学方面的功底之外,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说破了一个道理。为了证明自己的“地位”,盖茨比每周都要一掷千金大宴宾客,大家都认为盖茨比很有“地位”。不过,当他意外身亡的时候,甚至没有几个人肯来参加他的葬礼,因为他已经没有价值。——— 这就是“地位”的悲剧。

“拒升族”在拒绝什么

陈方:那我们再说“拒升族”,他们到底在拒绝什么。笼统说,他们拒绝了被别人绑架的人生,但具体些,他们至少拒绝了两种东西,一是他们不擅长的东西,二是他们拒绝了很多人都不能苟同的所谓“官场文化”。“官场文化”不单单存在于狭义的“官场”,就如同“官本位”不单单存在于政府机关一样。

李妍:我身边就有一些先升后退的朋友,从他们身上,我看到的是一种自我定位的理性态度,当然也包含经济理性。我比较倾向于从经济理性分析他们这种举动,他们之所以拒升,其实很大程度是因为感受到管理岗位上人事的复杂,过多行政化工作对专业工作的困扰,他们期望拥有一种更单纯的做专业的环境。而这些,在他们没有升迁之前,是不会知道的,所以从管理岗位退下来的人,或许更明白为什么“拒升”吧。

周东飞:“拒升族”的出现,对社会来说,是一种褒扬,也是一种批评。

为什么这么说?一个人可以选择“拒升”,至少说明职场中已经具备了这种自由选择的可能性。人不再是一个螺丝钉,拧在哪里不由你说了算。现在,你可以拒绝提升了,尽管听上去荒诞,但却真的是一种进步。

刚才我们也分析了真正的“官场”内部很难出现这种“拒升”的现象,原因就是其中的成员没有更多选择的自由,一条路可选,其实就是没有路可选。另一个方面,“拒升”现象也表明我们的职场和社会还有一些需要改进的地方。社会应当对此作出回应,两位怎么看?

陈方:从那份调查中呈现的结果看,60.9%的人认为人们在人际关系上浪费过多精力……这说明所谓的“办公室哲学”“办公室政治”处处存在。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逃离北上广,二线城市创业环境大PK
下一篇:创业不怕年事高:40岁正是创新黄金期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