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职场 > 职业规划 > 创业者感悟:绝对不要面子 合伙人比结婚对象重要

创业者感悟:绝对不要面子 合伙人比结婚对象重要

2017-08-01 10:25:56来源:中国青年报热度:评论

灯光打在“创业英雄分享会”的讲台上,刘伯敏衬衫笔挺,洋溢着自信的微笑。很难想象,这位如今拥有3家公司、受邀参加夏季达沃斯论坛的青年企业家,7年前还是个出了火车站连地铁票都不会买的农村娃。

灯光打在“创业英雄分享会”的讲台上,刘伯敏衬衫笔挺,洋溢着自信的微笑。很难想象,这位如今拥有3家公司、受邀参加夏季达沃斯论坛的青年企业家,7年前还是个出了火车站连地铁票都不会买的农村娃。

在国家“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政策的号召下,无数80后90后投身“双创”浪潮。在与大时代的共舞中,有一批佼佼者实现了人生的华丽蜕变。

7月底在徐州举办的2017年全国大学生创业实训营上,几位“老大哥”面对台下300名初尝创业滋味的在校大学生,宁愿放下架子,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掏心窝子讲讲曾经的挫折与奋斗。

“我给自己定位——绝对不要面子”

刘伯敏是“江宁合伙人”众创空间创始人,他最初的创业信念来自于两句誓言。

出生在甘肃陇西山区的他,自幼家境贫寒,就连上大学的学费都是乡亲们凑出来的。离开家乡前,他向父亲发誓:“我是第一个走出我们农村的孩子,我不向家里要一分钱。”

愿望固然美好,刘伯敏却在大一下半学期陷入了窘境,最困难时全身只有50元钱。为了生存,他做多种兼职,他后来想:“家人乡亲让我来到这个地方,难道只是为了端盘子洗碗吗?”

恰好此时,有一家饮料企业举办了全国大学生创业大赛,要求参赛团队帮他们设计营销方案,然后实战营销。凭借着之前积累的兼职经验,刘伯敏组队参加并且夺得了大赛的二等奖,拿到了20万元奖金。

但就在大赛的颁奖典礼上,刘伯敏又出了洋相。“我普通话说不清楚,上台发现发言稿没带,越来越紧张。灯光打过来,我忽然两眼发黑什么也看不见,腿抖得不行。我发誓,从此要学好普通话。”

依靠创业大赛的奖金,刘伯敏注册了服务于企业校园推广的文化公司,随后又紧跟形势,创办了校园短信订餐平台,但都反响平平。直到在一次聚会中,刘伯敏结识了南京和善园的老板,并被聘请为该公司的总经理,他的创业道路才驶上了快车道。

“虽然当初我有些害羞,但是从大一开始创业起,我就给自己定位——绝对不要面子。”刘伯敏告诫在场的同学,“我不认识大企业家,就给他们发名片,跟他们交流。当我们没有任何背景、资源的时候,最大的资源就是自己。”

新疆思仲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朱铭强也同意这个说法。朱铭强是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林学博士,致力于中药原材料杜仲的研发与推广。尽管杜仲的药用价值巨大,产品利润也很高,但依然有很多投资人不愿关注它。

面对困难的推广局面,他并不气馁,逢人就讲解杜仲的功效与前景。朱铭强说,有一年他给各种各样的人总共做了48场报告。融资前几乎每个周末,朱铭强都要给过来考察的人讲一下PPT,让他们体验公司不同的产品。

“不要害怕挫折,有时可能你心里不舒服,但是你要踊跃地去给别人讲。就像我讲了48场报告,其实成功的就那一场。我拉过来上千万元,把公司搭建起来了。”朱铭强说。

朱铭强以自己的经历勉励同学们,创业者不要过多去注意别人的看法,而要对自己的产品充满自信,坚持自己的想法走下去。

一定要选择最熟悉的行业去创业

大学生社会阅历不足,缺乏市场和管理经验,如何找到适合自己的创业方向呢?对此,武汉研途有家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恒现身说法:“一定要结合周边同学的切身体会,找准大学生的痛点。”

大三时,刘恒的许多同学会在学校附近租房间,准备考研。但租房的弊端显而易见,跟别人合租不知道对方的人品如何,可能会在关键的复习阶段被人打扰。不选择合租的话,房租的价格又比较贵。中介费又加重了同学们的租房成本。

刘恒帮着同学找了一大圈房子后,发现周围租房市场的确被中介所垄断,没有专门服务考研学生的公寓。于是,刘恒联合了一位朋友,针对素质、消费水平较高的大学生,量身定制了考研主题公寓,并且将相应的服务延伸到考研培训、考研自习室、考研金融、研后旅游等环节。

目前,这个成立仅一年多的项目已经估值过亿元。在今年被一家上市公司并购后,刘恒的公司已经将房间数扩展到2000多间,成为中国最大的考研主题公寓供应商。

刘恒的第二个项目,则更加接地气。今年5月,他的手机在校园维修店里放了一个月也没修好,联想到身边不少同学修手机、修电脑被坑的经历,刘恒把眼光投向了高校电子产品维修市场。他设想,可以做一个共享维修项目,大学生交99元,在校期间能够享受免费的上门维修服务。

“不需要换配件的,比如手机刷机、电脑清灰、装系统全部免费,需要换配件的全都是出厂价。项目的运营团队都是在校学生,校园维修点都是学校的孵化器。”刘恒说,6月12日共享维修项目正式上线,当天注册用户过百人。在7月10日谈好融资后,这个项目的估值已经达到3000万元,准备在武汉市的50多所高校全面推广。

刘恒的创业方向,正是惠民控股集团董事长段子明希望同学们去选择的,“一定要选择最熟悉的行业去创业,不一定限于自己的专业,但你要对这个行业了解,有资源,可以扎进去。”

尽管段子明的公司已经在第三方支付技术、P2P软件、自助购物结算系统、银行、AMC等金融相关领域多元化布局,但他的初次创业仍然来源于自己的专业技术。大学期间,朋友请他帮忙做第三方支付软件,他召集了技术比较好的学长学弟一起开发,才拿到第一桶金。

段子明说:“虽然做金融听着比较高大上,但是我前期是比较谨慎的,因为一开始做金融没有实力,所以说一定要做接地气的项目。”

合伙人比结婚对象还重要

“找合伙人就像找结婚对象,甚至更重要。”刚走上讲台,吉林省米迪尔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创始人王鹏飞就抛出了一个话题。究竟是什么让他对选择合伙人如此看重呢?这要从一家估值4.3亿元的公司倒闭说起。

2015年,王鹏飞经朋友关系认识了一位长春的企业家。王鹏飞与他商议,虽然这家公司在长春有做生鲜的渠道优势,但竞争力并不突出,所以应该从食品安全方面找到新的突破点。随后,他们与深圳一家科技公司合作研发了食品安全追溯秤,又引进了中南生态基地的合伙人,实现了从源头到流通环节的全追溯。

为了解决技术瓶颈,他们分别引进了阿里、华为的两位技术专家做合伙人。两位技术专家用了3个月时间将整个系统打通,同时匹配到大数据系统,能够做到对全国整个生鲜价格进行调购。在刚起步的几个月里,虽然新公司的业绩负增长,但拿到了食药监部门的唯一授权,用户各方面的反映也不错。

政策上的扶持却造成了合伙人团队的分崩离析。当时,政府为了推广食品安全追溯秤,给了新公司可观的补贴。除了弥补之前亏损的投入外,合伙人团队还可以用补贴的钱款进行分利。由于没有明确的机制约束,几位合伙人闹得不可开交。

“从这个事情起,我开始反思,因为我们的退出机制很不完善,大家出了问题怎么退出?利益分配机制也不行,有利润怎么分也没有解决。在之后的公司,我特别注重这一点,这是我最大的收获。”王鹏飞说。

关涉整个公司稳定的不仅是合伙人,还有许多同企业一起奋斗的初创员工。哈尔滨奥松机器人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于欣龙说,当初创企业走到一定阶段时,就会发现有些人会离你而去。

这时,创始人既要坚持事业留人,相信员工的能力,主动放权促成他的成长。也要做到用感情留人,同公司员工一起学习一起玩。于欣龙举例称,他在喜马拉雅、得到等知识付费平台上看到好的内容,都会及时分享到高管群中一起去听。

初创员工难免会犯各种错误,于欣龙最初常责备他们。但是渐渐他发现,骂过之后有的员工还会再犯错误。后来他摸索出了一套责罚的机制,会跟员工约定如果再犯错的话,对方要请吃个饭或者做10个俯卧撑。

“这样会有娱乐的成分在里面,缓解大家被责罚的尴尬。现在我跟我的小伙伴已经能很默契了。”于欣龙说。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高校鄙视链:未必正确,但真的好用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