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职场 > 职场话题 > 对号入座:你是职场“月欠族”吗正文

对号入座:你是职场“月欠族”吗

2014-02-21 09:54:01来源:浙商网热度:评论

稍作统计就会发现, “月欠族”一般都是年轻的一代(80后、90后),其中“一败天地”、“二败高堂”占到了大多数。这一群体中的主力军无疑是初入职场,收入不高、开支不小的职场新人。

“月光族“,本是形容那些花光每月赚的钱的人,所谓“吃光用光,身体健康”的族群。但如今,又冒出来了升级版的“月欠族”。

对号入座:你是职场“月欠族”吗

对号入座:你是职场“月欠族”吗

近日,“月欠族”一词在网络上走红,顾名思义指的就是还没到月底,钱就花光,还需要透支的族群。甚至不乏不只透支了自己的信用额度,还“啃”上了父母的人。而网调显示,这其中的主力军是职场新人和80后小夫妻。

“月光族“好歹还能维持收支平衡,只光不欠,但“月欠族”中的大多数却是入不敷出,月月亏欠。为此,“月欠族”也被网友惊呼为是比“月光族”更凶残的存在。

昨天,记者也采访到了3个不同级别的“月欠族”的故事。您也不妨对比一下,自己是“月欠族”吗?自己的身边有“月欠族”吗?

“月欠族”

请对号入座

“一败天地”

“二败高堂”

“夫妻对败”

在百度百科里,“月欠族”的定义是这样的:没到月底就把钱全部花光并透支消费的一个族群。

按照“患病程度”的不同,“月欠族”的群体分为三个类别:凭着自身条件挣钱、收支相抵的,叫“一败天地”;败完自己又开始啃老的,叫“二败高堂”;到了年龄找了个和自己一样的伴侣,叫“夫妻对败”。

 
前半月拿着票子过着“飞一般的日子”,后半月数着日子犹如“死一般的感觉”,也成为“月欠族”们的真实生活状态写照。

这一名词在网上被网友们广泛转发,其中的不少人已经自觉在3个级别中对号入坐,并晒出自己的“患病”级别。稍作统计就会发现, “月欠族”一般都是年轻的一代(80后、90后),其中“一败天地”、“二败高堂”占到了大多数。这一群体中的主力军无疑是初入职场,收入不高、开支不小的职场新人。

而新婚后无法改变婚前超前惬意消费观的小两口,也在微博上@出另一半,有自嘲的,也有想借此下定决心攒钱学理财的。

“月欠族”生态速描

角色:小哲,入职场近2年,目前在一家国企工作

级别:“一败天地”

小哲不太愿意在朋友面前提起自己的工资。每个月到手2500元,对于一个漂在杭州的男生来讲,确实够紧张的。

而每个月的花销却总是远超他的预计:光是租房加水电、网络,就已占掉工资大半。好在单位食堂价美物廉,但周末和朋友出去吃饭社交的费用每月就起码要800-1000元。如此一来,那点工资已经剩不了多少了。

必要的支出也有不少。“交通费300元,话费200元,日用品100多元……”小哲说,每到月末,工资卡上是个位数,信用卡里至少还得透支1000多元。

小哲最害怕的是外地朋友来杭州玩。元旦时,好友从西安老家来杭旅游,一早就和他打好了招呼。“请吃几顿饭是必须的,为了尽地主之谊,还得陪着逛逛西湖。一天下来,打的、门票等费用也得好几百。”

好在每年年底都有一笔还算不错的年终奖,这也成为小哲每月透支时的小金库。“每年发年终奖前几个月是最难过的,上一年的年终奖花完了,这一年的又还没发下来。有时手头实在紧张或者有大开销,就只好厚着脸皮问朋友借了。”

单身的小哲很庆幸自己还没有女朋友,但有时望着街上的情侣又有些hr369.com艳羡之情。“可这点工资我一个人花都不够,哪还有闲钱请姑娘吃饭约会啊。”

为了节约开支,小哲已经2年没有买过衣服和鞋子。如今,他又把偶尔偷懒打的和偶尔上淘宝的习惯也戒了。“得赶紧攒钱找女朋友了,不然我就该成剩男了!”

角色:原原,大学毕业近3年,目前在传媒公司做策划

级别:“二败高堂”

攒钱的口号,原原从大学毕业开始已经喊了4年,但直到昨天为止,她的银行账户余额是998,2元。这是她下个月发工资前的全部生活费。

用原原的话说,头两年自己“败”高堂还是纯属无奈。“那时候一心想进报社,毕业了也不愿意去工作,还是呆在报社里实习。”原原说,实习时报社给的稿费补贴有限,且一年才发一回。为了省钱,她没有在报社附近租房,而是天天挤单程近2小时的公交回市郊的家。

但光是吃饭、交通等开支也不小,差不多每个月还得向父母要1500元。“自己是绝对不会去逛街的,实在想买衣服了就只有拉上金主妈妈了。”

一年前,终于放弃新闻梦的原原进入一家传媒公司做策划,月薪3000元。终于有了稳定收入,但原原的日子还是过得入不敷出。

“我和同学合租一个房间,房租650元。按说剩下的钱也够花了,可就不知道钱都去哪了。”原原尝试着记账,吓了一跳。 “光是淘宝买衣服饰品等就花了1200元,再加上日常开销,周末和朋友出去玩,老早超支了。”

如果说,这点超支,原原还能靠信用卡透支解决问题。可一旦遇上突发状况,零积蓄的她不得不向父母寻求支援。“去年圣诞节我在公交车上丢了手机,可当时我连买山寨机的钱都没有,只好让爸妈支援了2000元。后来租的房子里要添家具,也只能靠爸妈。”

角色:小牟,工作6年,结婚2年,目前刚裸辞找工作中

级别:“夫妻对败”

从微薄上知道“月欠族”和“夫妻对败”的概念后,舟山姑娘小牟立即在微博上@了老公小盛自嘲。

“工作六七年了,我好像一直处于月欠中。老公跟我也是同样消费观的人。”小牟说,自己辞职前,小两口加在一起的月工资有一万出头,且没有房贷压力,按说攒点钱并非难事。但事实上,两人到目前为止不但没有积蓄,银行卡上还是负数。而历史上最高的积蓄额则为5000元。“那是一年前,我们立誓要攒钱。不过攒到5000元时,就忍不住花了。”

小牟和小盛婚后一直是AA制。小牟爱淘宝,去年的淘宝账单高达近5万。“很多买来都没怎么用过。像自动打扫机器人、游戏机。”而小盛则喜欢去KTV、酒吧,也存不下钱。

“虽然知道这样不对,但我们好像习惯这种生活方式了,有了钱也不愿意把透支还上。尽管信用卡上还透着一笔钱,但一拿到年终奖,两人就会出国旅游。而且也没有理财观念,不知道每个月月初得还多少钱,利息是多少。反正拿到工资就先把卡账还了,开销继续用透支。”

小牟说,双方父母也都知道子女的花钱习惯。所以月底会主动给他们塞钱,通常都是两边各给两三千元。“我觉得,我们能过得这么滋润,没有存钱压力,可能是因为有父母给我们当后盾吧。”

为了能够生活得惬意,两人已经决定不要孩子。“养个孩子得近百万吧?有这么一大笔钱,我们更想去环游世界。”

但年前裸辞后,小牟也感觉到了经济压力。“一个人赚两个人花,就必须算计着花钱了。”小牟说,过了近一个月后,他们也很懊恼自己没有积蓄。所以计划等小牟找到工作后,就要开始尝试攒钱存余额宝了。“不过,不知道等我真的有工作后,会不会又大手大脚?我实在是对自己没啥信心了……”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身在职场如何看待“90后闪辞”
下一篇:怎样的工作才有挑战性?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