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职场 > 职场话题 > 这位专家说,“如果农民工打一辈子工还叫农民工 就是社会制度出问题了”正文

这位专家说,“如果农民工打一辈子工还叫农民工 就是社会制度出问题了”

2016-04-27 15:17:00来源:界面热度:评论

中国农民中很大一部分通过打工、经营开始地位上升了,但是总的来说还是没有逃出传统的金字塔社会结构,这就是中国的大问题,而且如果农民工打一辈子工还叫农民工,是社会制度出问题了。

中国农民中很大一部分通过打工、经营开始地位上升了,但是总的来说还是没有逃出传统的金字塔社会结构,这就是中国的大问题,而且如果农民工打一辈子工还叫农民工,是社会制度出问题了。

清华大学社会科学院院长、社会学教授李强4月26日在深圳表示,中国农民中很大一部分通过打工、经营带来社会地位上升,但是总的来说还是没有逃出传统的金字塔社会结构,这就是中国的大问题,而且如果农民工打一辈子工还叫农民工,就是社会制度出问题了。

李强是在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举办的演讲会上发表《怎样看待我国的社会结构与社会分层》主题演讲时做出如上表述。

研究我国社会结构必须要首先研究农民问题。李强认为,农民工是各行各业换工作最频繁的群体,如果农民工没有一个稳定的职业晋升的渠道,农民工频繁换工作,这样地位很难提升,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相信这件事情还是需要时间,社会结构的转变需要几代人,着急没有用处。你一定要意识到中国社会是在变化、是在进步,但是需要时间。”

李强指出,农民人口在第五次人口普查(五普)时占全国人口比重是63.2%,到第六次人口普查(六普)时减少了16.71%,可见中国的最大的问题还是在农村,中国如果想转向现代化农民的问题必须解决,否则进不了现代化。

农民去哪里了?农民打工去了。李强认为,我国小城市与超大城市的社会分层结构有明显差异,小城市的底层比例更大,中上层的比例更小,超大城市社会分层结构的现代性明显优于小城市。“我国社会结构的这种分化导致资源分布高度不均衡,并导致社会不稳定。”

城乡差异方面,李强提出,城乡是完全不同的社会结构,中产阶级绝大部分集中在城市。城乡差异不断扩大,令乡村人口往城市人口转移的步伐加快,李强提出,“乡村精英”的流出是个很大的问题,相当数量的、有能力、有知识技术的农业户籍人口,离开农村而在城市工作和生活。

“如果没有农村只算中国城市,(那么)中国确实是中产社会,”李强表示,中国只有600多个城市,中国还有1500个县没被说成是城市,中等城市和农村是完全两种不同的社会,中国后面很大的任务都是在农村这一块。

在当前的改革大背景下,如何推进中国社会现代化转型?李强认为,现在中国总得来说产业过于低端,这一次产业升级、经济结构转型确实对中国的意义非常大,另外是调整城乡结构,继续推进城镇化。

作为经济特区以及外来人口较多的深圳,去年开始迎来全国最大幅度的房价暴涨,李强认为,暴涨完全是一个虚拟资本的问题,甚至是资本泡沫的问题,肯定有资本泡沫,“但是哪个国家资本都有泡沫,泡沫只要不破裂一点问题都没有,泡沫很好看的,泡沫主要是怕它破裂。”

李强认为,今年年初刚松了一下贷款想去库存,结果资本一下子跑到北上广深来了,一下子房价又跑高了。“资本从来往利润低的地方流向利润高的地方,劳动力永远从价格低的地方流往价格高的地方,谁也挡不住。”他认为,国家未来在发展政策上确实需要一些大的调整,否则没有办法使国家能够实现全面小康以及平衡地发展。

对此,李强建议,“以县城为中心的城镇化”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因为中国现在还有1000多个县没有升为市,但是他资产的聚集规模和资产发展的规模还是不错的。

“城镇化这件事没人能够挡得住,但是城镇化绝对不是人们上楼,现在全国各地推进城镇化完成指标,最后就把村民赶上楼,”李强认为,村民上楼以后会造成更可怕的后果,因为核心问题是农民靠什么生活,这个仍然是个问题。

城镇化很大程度上是一个历史的过程,李强觉得,我们现在有点急,急于想让农民完成这个城镇化,但不是这样完成的。他认为,城镇化核心的问题还是农民就业。“第一,要有产业积聚力让农民实现就业;第二,培训农民,让农民进入到这个产业当中来。这两个事情没有解决,现在空提城镇化没有太大的意义。”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职场中哪6种员工的性格最难升职
下一篇:为什么退休是一个表述不当的概念?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