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职场 > 职场话题 > 在亚洲最大的创业者大会上 科技行业的性别歧视又双叒成热门话题

在亚洲最大的创业者大会上 科技行业的性别歧视又双叒成热门话题

2017-07-19 15:08:24来源:互联网热度:评论

在亚洲最大的创业者大会上——于7月11日至13日在香港举办的RISE——性别歧视成了一个热门话题也就不那么令人感到奇怪了。

从Uber、特斯拉到500 Startups,硅谷在近几个月的时间里一次又一次地爆出性骚扰事件令公众侧目。在亚洲最大的创业者大会上——于7月11日至13日在香港举办的RISE——性别歧视成了一个热门话题也就不那么令人感到奇怪了。

在RISE大会现场,主办方设置了一面交流墙,邀请参会者就科技行业存在的一系列热门议题展开投票。界面新闻记者看到在为期三日的大会接近尾声的时候,“性别歧视”(sexism)以微弱的优势超过“年龄歧视”(ageism),成为参会者心目中科技行业存在的最大问题。

 

“性别歧视”(sexism)是参会者心目中科技行业存在的最大问题。摄影:林子人

 

在大会第一天,两位演讲者直接以“科技公司需要引入性别配额”为题展开辩论。专注于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领域投资的旧金山风投机构Presence Capital创始人Phil Chen认为科技公司需要引入性别配额,而亚洲最大的金融科技领域风投机构Arbor Ventures创始人Melissa Guzy则持反对态度。

Chen认为,男性占据科技领域绝大多数重要位置的长期现状让人们忽视了“无意识偏见”的存在。科技界男性或许没有刻意地排斥女性,但当人们在招聘时贯彻“任人唯贤”的原则时,没有意识到的是优秀的标准也是在潜隐默化间被社会观点制约的。“我们有无意识的惯性,这从我们的过去传承下来,我们因此很自然地做出我们熟悉的决定。我们招聘那些我们能够理解的人、那些我们能够产生同理心的人、那些和我们相似的人。”

因此他认为:“配额是我们让掌权者对变革产生更积极态度的一种方式。”

Guzy表示自己是多样性的拥趸,但她不相信性别配额的作用。这位在科技创业和风投领域工作了近30个年头的女性高管抛出的第一个理由是:“我们都应该凭借真本事来获得我们想要的东西。”

“如果你因为公司里的某个男人像高中更衣室里发生的那种粗鲁表现,因为那不堪的三分钟而耽误了前程,那么你永远不可能在创业公司里混出头,”她说,“反过来讲,如果你选择为一家不崇尚性别多样性的公司工作,这家公司成功的可能性也是很低的,对你来说做选择这家公司可能是一个糟糕的决定。因为在当下你需要多样性——无论是性别、种族还是信仰——来构建一家伟大的全球企业。”

辩论主持人、彭博社科技专栏作家Tim Culpan问Chen要如何应对那些招聘入职却发现不适合当前岗位的女性员工,Chen表示应该把这名女性员工放到她更能胜任的岗位上去,“工作流程庞大、产品复杂,这都需要大量的合作和技能,这要求管理层能够挣脱创意局限,更好地了解员工,把他们放到更合适的位置上”。

Culpan接着问Guzy,为什么尽管研究表明拥有女性董事会成员的公司业绩往往更好,但科技公司仍然不愿意吸纳更多女性董事会成员。Guzy指出,单纯地在科技公司领导层增加女性人数并不能解决问题,因为问题的根源在于鲜有女孩愿意进入STEM领域学习,这在源头限制了科技领域的女性数量。

至于如何鼓励更多的女孩进入STEM领域学习,Guzy认为应该从家庭和学校两方面着手:“父母应该鼓励女儿去做和男孩一样的事。就某种程度而言,父母需要摈弃他们的性别偏见,我认为这会大有裨益。总的来说女性倾向于规避风险,所以我们应该鼓励她们在毕业后创业,我认为应该给女孩们提供更好的导师制度,这也会很有帮助。从家庭和父母开始,鼓励女儿去学习和男孩一样的东西,在进入大学后用导师制度告诉女孩,你可以冒险,然后女孩们会选择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在对谈结束时,Culpan邀请现场观众投票表决。在男性占多数的观众中,“科技公司不应该设置性别配额”为压倒性意见。根据RISE主办方公布的数据,本次参会者中40.1%为女性。

令人欣慰的是,男性应该在消除性别歧视上做更多努力在本届RISE大会上是许多男性企业高管的共识。在12日一场题为“多样性是一种奢侈吗”的对谈中,美国互联网域名注册及网站托管公司GoDaddy首席执行官Blake Irving表示,精神、文化和性别多样性能够带来更好的品牌、产品和企业文化,鉴于GoDaddy在全球70多个国家运营,他们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地在员工中复制客户中存在的那种多样性。

Irving在任期间,他招募的首席技术官是一位女性(于2016年离职担任谷歌副总裁的Elissa Murphy),引入的第一位公司董事会成员也是女性。据称,目前GoDaddy的半数实习生和应届毕业生新员工为女性。为了推动性别平等,GoDaddy公开了公司各层级的收入,“你需要告诉人们好的方面和坏的方面”。

“男士们,想想吧。你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这不是女人的问题,这是男人的问题。这是我们可以做出巨大改变的事情,只要我们更有意识地思考我们招聘的是谁、怎样招聘、使用怎样的语言去描述我们的业务。”Irving在对谈最后呼吁。

印度Tata Sons公司首席技术官Gopichand Katragadda在对谈中指出,在印度想要成为工程师通常需要上工程类学校,而这通常是男孩的特权,因此加大力度培养女性工程师是应该迈出的第一步。而到了员工招聘阶段,企业有义务确保少数群体员工能够继续以他们习惯的方式思考行动,“很多时候人们为了多样性招聘少数群体员工,但期待他们能够像大多数人一样行动,变得像大多数人一样。这是不对的。你应该允许他们用不同的方式思考,真正把多样性带到团队中。你要一直问自己,为什么需要多样性”?

在谈到多样性时,许多人的下意识反应是“性别多样性”,然而上海纽约大学“创意创新”项目设计讲师、设计师陆怡颖认为我们对多样性的理解就像“盲人摸象”一样,能够以不同的角度有多样的理解,而她对多样性的理解,是个人能够跨越专业和领域的限制,实现思想的多样性。

这位三人对谈中的唯一女生讲述了自己用推特的“宕机鲸”叩开硅谷科技世界大门的故事(详情请见界面新闻此前的报道),“我意识到这不仅是指一份工作,一个职业,也是我的责任去把艺术带入科技社群,恢复人们思想中的平衡。我相信每个人都能够在左脑和右脑之间取得平衡,我们需要意识到创业和艺术的重要性。”

“在你的心中找到多样性,每个人都可以做到。如果你是一位工程师,这不意味着你就不能做有创意的事,探索一些你通常不会做的事吧。这就像遮住那只比较好的眼睛,锻炼那只比较懒的眼睛。一旦你发现了左脑和右脑之间的平衡,你就能过得更快乐。”她说。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大学生就业 韩国与日本的区别在哪里?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