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职场 > 求职技巧 > 求职结婚也能丢命的网联网时代,谁该为悲剧买单?

求职结婚也能丢命的网联网时代,谁该为悲剧买单?

2017-09-21 14:22:23来源:歪思妙想热度:评论

翟欣欣骗婚事件,应该是近几周最令人心痛的新闻之一。作为创业者的苏享茂被前妻翟欣欣勒索1000万,无奈自杀引起的轩然大波时至今日还未平息,而据核实,苏享茂和前妻翟欣欣都是世纪佳缘会员,并通过此平台认识结婚。

翟欣欣骗婚事件,应该是近几周最令人心痛的新闻之一。作为创业者的苏享茂被前妻翟欣欣勒索1000万,无奈自杀引起的轩然大波时至今日还未平息,而据核实,苏享茂和前妻翟欣欣都是世纪佳缘会员,并通过此平台认识结婚。

互联网平台再一次因为变成悲剧甚至是犯罪的滋生地而被诟病。

不得不承认,有一个残酷的事实已经日渐清晰:发达的互联网正在模糊现实与虚拟的分别,以及罪恶的边界。原本隐藏在人性中的恶意,在互联网平台上,已学会了把自己粉饰得光鲜亮丽,然后构成千变万化且触不及防的陷阱,等待着猎物们的自投罗网。

上当者,渐趋从无知小白升级为大学生、高材生甚至是已经被社会认可的优质人才。从去年的魏则西,到李文星再到苏享茂,三条鲜活的生命以一种完全意想不到的形式葬送,而他们的死亡的路径之中,互联网扮演着一个并不光彩的角色。

如今,我们已经无法预测谁会成为下一个猎物。就像我们曾经无法想象,在互联网这一伟大的平台之上,求职会送命,结婚会伤财害命。

但我们知道,肯定会有下一个受害者。而到底是谁害死了苏享茂们,更值得深思。

真正承担后果的为何只有当事人

翟欣欣之恶,现在已经无需多言,网上任何可发声的平台都有大批人组团谩骂,基于事实、站对立场,总体来讲,多难听的话似乎都可以理解。这是普通民众的可爱之处,在法律尚未裁决之前,以一波舆论征伐试图打得恶人跪地求饶,而这种群众力量引导事件进展、最终走向正义判定的行为,也算是一大“特色”。

更有特色是,由于互联网已经渗透到各个角落,某个人受难,经过互联网发酵之后,便是人人自危,只是这又陷入了一个奇怪的逻辑:如同当初的孙志刚案件,普遍意义的意识觉醒,或是某项制度漏洞的弥补,似乎都得以人命作为代价。

可以预期,翟欣欣之流起码已成过街老鼠,甚至还将遗臭一生,而多数人喜闻乐见。不过相比尚有法律审判作为最后惩罚的当事人,将这一群“心机婊”、“绿茶婊”甚至是求财害命的渣女,推至普通用户面前的中介平台,其“帮凶”的罪责又该如何定义?

我们看到即使舆论再偏激,它们也只会以冷冰冰的“配合调查”或者不痛不痒的“道歉声明”,来承担口头上的责任,这时候就连擅长网络暴力的众多网友,对其批评都显得软弱无力。就像李文星事件中,Boss直聘一类求职信息网站,哪个不是在内部审查的外衣下安然无恙。

世纪佳缘作为涉事平台方陷入舆论风波,当然难以脱责。但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嘛呢?虽然翟欣欣事件导致世纪佳缘的母公司百合网一日间蒸发掉的17亿市值,但实际上,对公司来讲这可能也是个有名无实的市场反应,因为百合网本身就是估值虚高,这相当于给它挤出了泡沫。

在这一系列的悲剧之中,基于结果向前推,其实可以发现,人性的恶意常常借助互联网遮掩,而身处其中的个体又难以自知,到最后既能有效避免事件发生、又成为追责目标的,除了所谓的当事人,只剩下一个冷冰冰的商业主体,而对商业的主体的责任后果,绝大多数情况仅仅只能进行形式化的整改和舆论批评。

这终究是纸上谈兵,商人逐利的本性使得它们只是在保证利益的前提下关心用户,就像现在,估计百合网更在意的是如何挽救资本市场的信赖,而不是通过反省来改革内部审查机制,甚至可能连这个想法都没有。在事件中,婚恋网站的信息失察不论是程序漏洞还是偷懒,都没有真的承担起事件后果。

说到底,到最后,承担后果的,只有事件中的当事人,一个丢了性命,一个毁了名声,甚至将接受法律的制裁。

底层需求成互联网死亡陷阱高发地

从魏则西到李文星、苏享茂,这类事件之所以能引起如此大的反响,不仅仅是因为已经造成人命消亡的严重后果,更多的是他们代表了所有普通用户,都是基于自身的基础需求寻求互联网的解决方式。

魏则西是看病求医,李文星是毕业生求职的缩影,而苏享茂所求的也不过是一个单身狗的婚姻理想。

如今他们的不幸或许只是单例,但有着相同需求的其他用户,是不是难免也会遇到下一个“翟欣欣”?甚至更为精确的是,最先倒在互联网罪恶下的,为什么总是占据大部分比例的底层需求用户?

魏则西、李文星显然属于此类,而苏享茂表面上是世纪佳缘的VIP用户,但从他低于普通人情商的性格缺陷上来看,仅仅针对婚姻这一特定场景,也属于底层需求。

也就是说,底层需求用户一定程度上只能追求基层生存需求,即使这样还能发生致死事件,或许这点才是这些悲剧给整个社会的警惕:我们究竟该不该完全信任互联网?互联网平台真的能最好的解决日常生活中的需求吗?

说到这点,从牵扯其中的几个互联网信息中介平台的角度出发,除了为一些不正规主体提供渠道之外,也暴露出所有相似平台的某些错误倾向,或许也是造成悲剧的一大诱因:那就是曾经以需求立足的平台正沦为伪需求解决的平台。

以相亲网站为例,出发点在于交友进而发展成为情侣或夫妻关系,目的明显是针对单身狗的婚姻大事,这是一般人迫切的真需求。但经过商业化环节的洗礼,对很多用户来讲这一需求发生了质变,逐渐转变为伪需求。这是因为大多数类似的社交平台,已经成为一夜情、情色交易、假托甚至是骗婚的温床。这和当初解决单身问题明显不是一个方向。

也就是说,其中的很多用户利用相亲网站来谋求婚姻以外的需求,比如找情妇、钓金龟婿或者是短暂的露水情缘等等。

就像某著名相亲节目,站场的女嘉宾来回的就那么几个,即使是百里挑一也早该有个结果,但却并没有。所谓相亲者实际上只是变相地占据资源、寻求出镜的机会而已。相亲网站也是如此,在大部分人“不务正业”的环境氛围中,也就相对挤压了部分用户真需求的实现程度。

平台知道这是问题,但是却乐见其成。因为可以利用这些伪需求营造商家活跃的假象。而众多用户错就错在,认为这些信息中介真的会解决日常需求,也错误高估了它们的道德底线。

互联网万能论正在制造网络“残”民

世界上的悲剧都是多重因素导致,如果其中一环发生转折,那结果都可以避免。不论是魏则西还是李文星或苏享茂,若是解决问题的途径不单纯依赖互联网,就有可能透过现实的一些细节推断出违背常理之处,这样起码不会走到最后一步。

尤其是苏享茂,从一个局外人的角度来看,只要有寻求法律的意识也不至于被恐吓逼得自杀,又或者稍微实地勘察一下女方的生活环境,也不会错付真心。

照这样来看,互联网渗透普通用户生活习惯的同时,也致使他们盲目推崇“万能论”,生病了用互联网查询医院,相亲结婚通过中介网站介绍,求职也普遍使用各类信息平台。一旦这种依赖互联网的习惯形成,就很容易将信任托付其中,或是会不假思索地接受其传达的所有信息。

这和现实生活中我们通常信任熟悉之人的道理相似,实际上所反映的是,网络世界和现实世界的界限渐趋模糊,而互联网正向的一面先于阴暗面展现于大部分用户眼中,也就导致了某种程度上的认知性错误。就比如,大多数都知道马云,而很少有人知道卡兹和他的AlphaBay。

如今苏享茂的死亡,透露出某些犯罪形式利用网络平台逐渐公开化,看似光明之处也尽是致命陷阱。

这种陷阱所能波及最广的自然就是底层需求用户,他们很多时候无知而不自知,盲目而不自觉,求富的常常被忽悠,求缘的最终遭背叛。而且即使刻意隐瞒是平台的责任缺失,但本就处于信息不对称的用户如果不能提高分辨力,还能指望着犯罪分子像某些小说里那样,专门喜欢挑高智商的挑战吗?

总而言之,以个体生命为代价换来的意识警惕,或许对普通用户来讲是某种进步,但对于逝者而言则是最惨痛的代价。而这对互联网本身来讲无疑也是一种伤害,当用户从基本信任转变为质疑之后,互联网的普世光环必将暗淡一些。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遥控面试竟是“坑”!大学生如何避开求职陷阱?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