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职场 > 职场女性 > 我的老板是CIA女特工

我的老板是CIA女特工

2016-01-25 10:09:21来源:财富中文网热度:评论

一个女人、CIA特工、国防巨头、白宫、国防部、众议院;她游走在政治与商业之间,能够上通天庭、下达草莽,直接向众议院要员传话;她显身在真实与虚假之间,就连最亲密的人都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工作。

一个女人、CIA特工、国防巨头、白宫、国防部、众议院……

她游走在政治与商业之间,能够上通天庭、下达草莽,直接向众议院要员传话;她显身在真实与虚假之间,就连最亲密的人都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工作。

这也许是一则“商业版碟中谍”,也可能是一部“商业版纸牌屋”,但这更是一则经典的商战案例。

故事的主角是通用动力公司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菲比·诺瓦科维奇。作为这家营业额高达310亿美元的国防巨头的掌舵人,她和她的背景会产生什么作用?神秘的军工企业有什么不同的管理秘密?

1985年,当菲比·诺瓦科维奇结婚的时候,她的母校在校友刊物上宣布了这场婚礼。“麦克和菲比在外交活动中相识。”文章一开头就欣喜地介绍道。

在间谍行业,这就是典型的所谓“伪装报道”。

事实上,夫妻二人是在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工作时认识的。他的丈夫维克斯可不是普通的中情局特工,他曾经在绿色贝雷帽特种部队服役,是中情局秘密项目的首席战略师。在阿富汗游击队抵抗前苏联军队入侵的过程中,这个项目为穆斯林游击队员提供武装。而她自己,在中情局的角色更像是“洞察未知情况”。

她对媒体很敏感,她的发言人花了数个小时才拒绝了本文的采访要求。不过,她的公司介绍中确认,她当过中情局的特勤官员。采访时,几乎所有同事及董事会成员都迫不及待地要告诉我,“她在中情局工作过,你知道吗?”但是,也就仅此而已。当时,甚至就连诺瓦科维奇最亲密的朋友、自己女儿的教母也根本不知道她在中情局工作。

菲比·诺瓦科维奇早就摆脱了这些阴影,但是30年后她仍然在躲避公众的目光。这在华府的智库领域是很罕见的事情,而且这也限制了她与大部分华尔街分析师在季度电视电话会议,以及偶尔的投资者会议上见面接触的机会。

尽管如此——或许也正因为如此——诺瓦科维奇似乎在营业额达310亿美元的国防承包商通用动力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岗位上干得有声有色。通用动力公司因为开发出M1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核动力潜水艇,以及最近的湾流公务机而闻名于世。担任首席执行官近三年的诺瓦科维奇受到了华尔街的褒奖,因为她在前任导致公司蒙受巨额损失的情况下,带领公司扭亏为盈。自从2014年年初开始,通用动力的股价迅速超越了其竞争对手。

57岁的诺瓦科维奇取得成功依靠的是返璞归真的办法,她形容这个做法是“做我们知道该如何做的事”。她大刀阔斧地削减开支,提高利润率水平,并且向股东返还现金。2014年,公司的利润额为25亿美元,距离公司的历史记录仅有一步之遥,2010年公司的利润额达到破纪录的26亿美元。

但是,通用动力的营收始终表现平平。分析师指出,在某种程度上,诺瓦科维奇必须制定出推动增长的战略。在当前美国的国防开支陷于停滞的背景下,这是一个棘手的任务。美国的国防承包商BAE系统公司的前首席执行官琳达·哈德森曾经与诺瓦科维奇共事,她说:“菲比在精简组织机构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功。从公司股价中就可见一斑。”但是她认为包括通用动力在内的国防公司必须通过并购来壮大实力。“我认为这不会是一个增长的市场。”哈德森说,“你需要重量级的选手来保持地位,并且经受住防务开支起伏变化的周期性考验。”这也带来了一个问题:面对新的截然不同的任务,一位纪律严明的经营者、成本控制大师能有杰出的表现吗?

与诺瓦科维奇过往的中情局经历一样,她是一位谜一般的人,尤其是在她的个人生活问题上。几年前,当她还在通用动力公司工作,但是还没有升任最高领导岗位时,一位公司的前高管回忆说:“有人建议我们向大卫·莫里森传达一个提议。”当时,大卫·莫里森是众议院国防拨款小组委员会的重要一员,在国防承包领域里是举足轻重的人物。“菲比说她会在晚餐时告诉他。”这位前高管回忆说。“当我问她当晚他们是否见面时,她回答说:‘晚上我们大都共进晚餐。’他们两人我都认识,但直到当时我才知道他们二人结婚了。”

诺瓦科维奇与丈夫大卫·莫里森。大卫·莫里森曾是美国众议院国防拨款小组委员会成员,后成为波音公司首席说客。他退休后潜心研究神学。

这并不意味着诺瓦科维奇不够睿智,或者缺乏魅力。在前不久的一次盈利电视电话会议上,她给人留下了充满自信和性格直爽的印象,而且很少使用首席执行官中的行话术语。诺瓦科维奇还摒弃了首席执行官的另外一个矫情作风:她出差时从不像皇室出行那样,携带大批随行人员,她去五角大楼开会时最多只带两三名高管。在盈利会议上,她与分析师们轻松说笑,但是在为自己的观点据理力争时又表现出了军人的直率作风。她驳斥了公务机市场可能疲软的暗示,认为这是“虚假情报”。她很少使用“比喻”、“短暂”和“混乱”等词语。当一位分析师诱使她说出“不言自明”和“传说中的疲软”时,她回应道:“好吧,听我说,学习文科专业还是有用的。我完全听得懂英语。”

大多数时候,诺瓦科维奇的直言不讳是她的优势。与通用动力公司合作生产攻击型潜艇的亨廷顿——英格尔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麦克·彼得斯说:“大家答复她的原因是,她肯定会告诉你她的期望是什么,如果你做到了,她就会关照你,如果你没有做到,她会让你知道。”他说,诺瓦科维奇对“表现有极高的要求”。

“对公司的任何特殊方面,她都不会过于感情用事。”彼得斯补充说。“她认为对管理公司没有必要的事情,她就不会投入过多的精力。”

追溯诺瓦科维奇的过往经历可以发现,她似乎天生就应该投身防务领域。她的父亲是塞尔维亚移民,曾经在美国空军担任军事情报部门的中校。诺瓦科维奇毕业于圣安东尼奥的一所主教寄宿学校,随后进入位于马萨诸塞州北安普敦的史密斯学院进修,在那里她主修行政管理和德语。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也就是后越战时期,当时军队和中情局在许多校园里都受到了冷嘲热讽——诺瓦科维奇挺身而出。“菲比一直都非常爱国。”她的挚友,同时也是同班同学的林德说。与许多同龄人相比,“她显得更传统、更具共和党人的修养”。

诺瓦科维奇在大学毕业之后直接进入了国防领域,为华府的一家小型防务公司分析武器系统。1983年,她加入中情局,并且在那里认识了第一任丈夫维克斯(他教她高空跳伞)。1986年,他们进入沃顿商学院,并且都获得了MBA学位。直到2015年春天,维克斯还是美国国防部负责情报工作的副部长,在对待媒体的态度上他只比他的前妻略好一些。通过这一点我们就可以明白,为什么公众对于这两位在防务领域里如此知名的人物鲜有耳闻。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二孩”成女性就业新障碍 遭8成招聘企业婉拒
下一篇:二孩政策让中国更多职业女性回归家庭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