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职场 > 职场女性 > 职业女性应该如何玩转办公室政治

职业女性应该如何玩转办公室政治

2016-07-06 09:27:13来源:财富中文网(北京) 热度:评论

我们都听说过,董事会里有女性成员的企业往往具有较高的收益;我们也听说过,女性比例更高的团队有更高的集体智慧。然而我们还听说过,由女性担任的最高领导职位的数量仍旧增长得非常缓慢。那么,我们既然已经了解职场多样化的好处,如何才能让更多女性坐上更高的位子?

我们都听说过,董事会里有女性成员的企业往往具有较高的收益;我们也听说过,女性比例更高的团队有更高的集体智慧。然而我们还听说过,由女性担任的最高领导职位的数量仍旧增长得非常缓慢。那么,我们既然已经了解职场多样化的好处,如何才能让更多女性坐上更高的位子?

Women Unlimited公司的董事长兼CEO罗西娜·拉西奥比所从事的工作,就是要为这个问题给出一个答案。拉西奥比的公司致力于帮助女性在领导岗位上充分发挥自身潜能,其客户包括Adobe Systems、拜耳、高露洁、保诚集团等许多全球大型企业。

我近日对拉西奥比进行了专访,话题包括我们为什么需要像Women Unlimited公司提出的这种女性职业发展项目,为什么一些女性会选择退出职场,以及我们应该怎样拉平薪资待遇方面的性别差距等等。

为了清晰起见,本文刊发的采访文字稿有所删节。你可以在由Women Unlimited赞助的网络广播Inflection Point上收听本次采访的完整音频。

《财富》:女性为什么需要专门的职业发展项目?

罗西娜·拉西奥比:我不知道女性是否需要一些特殊的东西,但我认为,女性在职场中的确需要一些与她们的男性同僚不同的东西,尤其是如果她们想在职业生涯中追求更大的进步的话。女性在企业中的感受与男性是很不同的,这主要是由于企业的氛围是由企业的创始人设计的——而这些企业创始人基本上都是白人男性。既然我们与男性同僚有着不同的职场预期,我们就需要帮助女性解码职场格局。而女性职业发展项目则可以在这方面帮助她们。

《财富》:你的工作主要是协助“《财富》1000强”企业,也就是一些规模最大的企业,而他们主要都是由男性创办的。

拉西奥比:虽然我们的合作伙伴大都是全球性的跨国公司,但他们基本上都是由几名白人男性创办的。这一点其实无可厚非——他们都是非常聪明能干、极有商业头脑的人。但是这些企业的体系,即企业的发展方式,主要是基于这些创始人的看法。随着女性加入这些企业,并且开始在这种架构下发展自己的职业生涯,这种基于另一种世界观形成的架构,自然不时会导致女性在职场中产生挫败感。

拉西奥比:女性喜欢的工作方式与男性同僚是很不同的。研究告诉我们,男性比较喜欢等级分明的架构,而女性一般喜欢更能体现团体观念的组织架构。我们不是说这两种架构谁对谁错,毕竟它们只是看待组织结构的两个不同的视角。而当你开始干一份新工作的时候,没有人会告诉你这些事,没有人会告诉你公司背后的运作方式。每个企业都有很多规定和政策,但只有当我们试图完成一些工作或是与其他人进行合作的时候,我们才会意识到企业的工作方式背后隐藏的玄机。正是企业文化中的这一部分,给女性造成了男性员工并不会碰到的壁垒。

《财富》:当你与一家企业合作时,如果他们已经确定了一些具有较大职业潜力的女性,并且请你们协助发展她们的职业前景,你们会怎样对她们进行培训?

拉西奥比:许多女性已经到了职业生涯的一个关键的节点上,需要重新调整一下她们的技能。但她们没有开发自己的关系网络,也没有自己的导师,这样我们就无法知道她是不是已经做好了准备去迎接新的机会。很多女性只是喜欢默默地完成工作,然后用工作成绩来说话,因为我们总是非常独立地工作,没有建立起那些关系。因此,我们也就得不到那些反馈。而我们的项目重点就在于帮助女性明确这些压力与挑战,并且制定解决这些问题的策略。我们不是要对女性的这些遭遇表示同情,更重要的是要指出一条路:“我们对这些问题该怎么做?”

除了要与女性朋友在职场开发项目中合作以外,我们还会这些女性朋友的经理们进行合作。他们不仅仅要明白这一开发项目都包括什么,更重要的是要明白他们自身在这一开发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也就是说,他们需要怎样做,才能把女性从该项目中的收获回馈到企业中,以享受到投资的回报率。

《财富》:你刚刚提到,女性的职业生涯中会有一系列关键的转折点,当时机到来的时候,我们需要抓住这些机会。那么,当这些转折点来临的时候,女性怎样才能识别出这些机会?她们应该怎么做?

拉西奥比:我想说,不论男人还是女人,我们每个人都会碰到这些问题。我们都上过大学,我们都具备某一特定领域的技能。比方说,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公司里担任工程师,我对公司的影响力主要是通过我对专业技能的妥善运用而形成的。但是一旦我的职务获得了晋升,我就要管理其他工程师了。而我形成影响力的方式也不再像以前那样直接,跟以往一样只是做好一个工程师的本职工作是远远不够的。而这些微妙之处是学校没有教给我们的。我要如何对抗别人的意见,又不会显得太有对抗性?我要如何否定别人的意见,又不让别人觉得难以相处?我要如何在企业里建立起坚实的关系,使我能够应对各种挑战,从而既给公司带来最好的结果,又不损害我的现有关系?

《财富》:也就是说,你的工作不仅仅是帮助女性在职场获得提升,而是要比这更加微妙。

拉西奥比:我总是说,人们应该找到他们的职业乐趣所在。我知道你喜爱你的工作,我也喜爱我的工作。我曾见过很多人,她们在自己的岗位上把工作完成得很好,但是整个人的状态却很痛苦。我觉得如果你把职业的控制权交到别人手上,就会出现这种局面。所以我们有必要发问:“我真正擅长的事情是什么?”在得到答案后,还要进一步发问:“在我最擅长的这些事中,有哪些事是我不仅真正喜爱,还能给我的公司带来价值的?”因此我们总是会把项目的重点与企业联系起来,我们的项目的微妙之处,就在于能够帮助女性做好这种联系。

《财富》:你是如何确立了自己的这一事业目标的?你刚刚谈到了人要寻找自己的职业乐趣,你是怎样找到你的职业乐趣的?

拉西奥比:我在职业生涯早期主要从事人力资源方面的工作。我曾在几家制造和化工企业担任过人力资源部门的主管。我之所以喜爱人力资源工作,就是因为它能令我通过与业务伙伴的合作,促进人才的成长。将企业的战略与人力开发战略相结合,让我感到了很大的乐趣。我处在企业中一个十分中立的位置,我也十分喜欢这一点。后来我认识了Women Unlimited的创始人珍·奥蒂。我成了那个项目的一个导师,珍和我也成为了朋友。然后她邀请我加盟Women Unlimited。它真正把我喜爱的两个东西结合在了一起——一个是商业,另一个则是帮助他人在商界取得成功。

《财富》:你怎么看待选择半路退出职场的女性?她们是否限制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发展?这是否是一个系统性的问题?

拉西奥比:我的观点显然不能涵盖所有选择退出职场的女性。不过我曾经对处于职业生涯中段的女性做过调查,看她们是如何利用她们的导师关系的。当时我经常听到她们说的一句话就是:“我感到我的职业生涯到了一个令我很沮丧的阶段,我不知道怎么才能到达下一个层次,所以我正在考虑离开。”在我们的职业中期项目中,经常听到女性朋友的一句抱怨,那就是倦怠感。“没有人能给我一个‘解码指环’。我不知道怎样破解眼前的难题。我即便更加努力地工作,也无法获得以前那种水平的成就。”这种倦怠感是职业生涯的中期所特有的。在这种时候,选择离职做其他工作,或者干脆彻底告别职场,也就成了一个简单得多的选择。

还有一部分处于职业生涯中期的女性,将职场看成了一个非此即彼的世界。我要么工作,要么就辞职当家庭主妇。她们不觉得二者中间还有折中的余地。我记得有一次,我与一位女性乘坐同一趟航班,她告诉我她有三个孩子,她正在考虑辞职,因为她为没时间陪伴他们而感到内疚。她希望当她儿子放学回家时,她能在家里迎接他。但其实上,她的工作日程还是相当灵活的。她的老板并不在意她怎样安排一天的工作。但她仍然觉得很内疚,虽然她已经是团队中产出最高的人了。我对她说:“你能不能与你的经理坐下来谈谈,对他说:‘我需要这样安排我的时间,好让我的生活变得和谐一些’?”我们总是以为:“没有人会让我那样做的。”但你需要做的只是问一问。

如果女性朋友可以自信地说:“在我人生的这个阶段,我只有这样才能为公司做出贡献。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我有以下几条建议。”那么据我的经验,只要你的要求是合理的,大多数公司都是会同意的。但如果我们怀着这种非此即彼的心态,我们就无法得到那些机会。因此那些女性朋友就选择了退出职场。

《财富》:你怎么看待薪水问题?有人认为女性的工作价值比男性低,所以她们拿到的薪水也比较低。也有可能是我们为自己争取得不够。这个问题是否也适用“大胆要求”的理论?

我的确认为有些女性更能意识到她们的价值,也勇于与公司谈判,要求更高的薪水。然而与此同时,男女的薪资差异又是真实存在的。所以我认为,造成这个现象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女性不敢主动要求加薪,或是没有清楚地意识到自身的价值。另外很多女性又有这样一种我之前说过的心态:“我会做好工作的,用工作成绩来证明我的能力,然后我再要求加薪。”这种心态其实拖了女性的后腿,因为某件事如果你已经愿意去做了,别人为什么还要因为它而给你更多的钱?我们应该这样想:“如果我要承担更重要的角色,或是要担负更大的职责,那么我为什么不能跟公司谈谈加薪的事,或者要求一些好处呢?如果换作我的男性同事,他们一定会提出要求的。”最糟糕的结果无非就是某人拒绝了你的提议。

《财富》:在培养人才方面,你接受过的最好的建议是什么?

我曾经得到的一个最好的建议,就是清楚地告诉员工,她们对公司的作用和贡献是什么。要帮助员工理解自己对公司产生的影响,这样她们才能看到自己的人才发展轨迹和效果。然后,我们要与人才进行一次坦诚的对话,问问她们:“你对什么比较感兴趣?”作为领导者,我们不需要为每位人才都制订发展计划,只需要帮助她们找到自己该走的路就够了。那才是一个好领导该做的事。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报告:今年上半年80%女白领比去年更“败家”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