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职场 > 职场女性 > 职场中,为何女性“进化”得更为优秀?

职场中,为何女性“进化”得更为优秀?

2016-07-14 14:08:13来源:哈佛商业评论热度:评论

“我其实不认同这个团队和文化”,一名男士在我最近主持的领导力发展研讨会上这样说。他站在一群男同事中间,讨论现今怎样做男人。“我真的不喜欢为了职位竞争,大声讲话,虚假的热情”,他这样解释。

“我其实不认同这个团队和文化”,一名男士在我最近主持的领导力发展研讨会上这样说。他站在一群男同事中间,讨论现今怎样做男人。“我真的不喜欢为了职位竞争,大声讲话,虚假的热情”,他这样解释。他对面的一名高管,6尺5英寸高,曾经做过军人,对此感到不可思议,“这就是我们一直以来被教导要做的事情啊。争取一个职位,然后留在这个职位上”。

这些男士的风格大相径庭,但他们都很尴尬地不知怎样去了解对方。他们不会相互对视,倾听,也不会提问题。你可以看到他们居然很艰难才围成一个圈。尽管如此,我还是注意到,他们看起来惊人的相似:大都穿着几乎一模一样的蓝色衬衫。

在他们旁边,一群女士也是那天早上才刚认识,却没有这样的问题。她们几乎是立刻就围成一个紧凑的圆圈低头讨论。我能听到她们大笑,开心地深入讨论。这个情景让我想起了卡耐基梅隆,麻省理工和联合学院研究发现,女性多的团队通常表现更好。在后续研究中,研究者总结说,这是因为女性能够更好地解读团队成员的情感,而这正是高水平团队的标志。我面前的这些女士仿佛就是这个研究的受试者:她们非常自然地表达不同,使用一系列不同的行为,风格和沟通方式。

作为一名性别研究专家,我非常开心能看到三个议题同时出现:推动女性进步,探索性别身份和男性危机。尽管这三个议题看起来是独立的,它们其实相互联系。这幅维恩图的中心,就是对传统男性化定义的突破。

情况已经变了:女性越来越优秀

当今女性继续推动已经取得了巨大成功和改变了世界的性别平等运动。几乎每一个国家的高等教育毕业生中,女性都占大多数。尽管薪水差距还是首要问题,年轻女性的收入已经超过了年轻男性。带薪产假现在已经是除美国之外每个发达国家的常规。

与此同时,全世界都在讨论性别身份的一系列问题,新的代词和用法正在进入主流词汇。Facebook 允许用户从51种性别中选择自己的性别。这挑战了非粉即蓝,非男即女的刻板观念,这一观念正是很多公司以及政客希望我们保持的。(最近twitter上关于粉色和蓝色耳塞产品,闹得沸沸扬扬,打击了以性别刻板印象牟利的尝试.)

同时,关于男孩子们的报道则令人担忧。k-12的课程设置,和女老师占大多数的现状,都导致男孩们在学校表现不佳 。青春期男孩的自杀率比女孩高四倍。男生在大学不仅比女生少,人数还在快速下降。尽管男性,平均来看,比女性薪酬高,近年来男女收入差距减少的部分原因是男性收入在下降。

男性变了吗?职场延续保持了男性化的僵化结构

这就是我们今天所处的时代:过去的一个世纪里,女性在这个星球上的几乎每个国家,都扩展了“女性化”的定义。过去五十年中,LGBT社团促使整个世界讨论怎样突破性别刻板印象生活。令人惊讶的是,尽管讨论了几十年,对直男来说,男性的定义仍然非常狭窄。

男性改变了那么多,而很多男性却找不到人谈谈这些变化。Lisa Wade 在 Salon里的一篇文章里面总结她的研究发现:成年直男比其他人群拥有的朋友都少。“还有”,她说,“他们跟男性的友谊,跟与其他人的友谊比起来,情感支持度更低,更少吐露心迹,也更少信任。” 研究者发现,男性跟女性一样需要亲密关系,他们只是更不容易拥有它。男性坦诚相见的对象“有四分之三的几率是女性,大多数是他的妻子或者女友”。如果你被从小被教育要压抑自己的感受,你会非常难交朋友,甚至不能读懂同事的复杂情绪。

用男性化专家Michael Kimmel的话说,男性仍然被期望(或者认为他们被期望)像岩石一样高大,强壮并且沉默。

当然,愤怒不同。正如Towson大学的Andrew Reiner在纽约时报上所写:“男孩被教导,有时怀着善良的目的,把他们感情所受的折磨转变为愤怒。”

职场延续保持了男性化的僵化结构。尽管性别歧视和缺乏弹性的工作制度仍然对职场母亲非常不利,研究发现为了家庭而请假的男性在工作中会受到更为严厉的惩罚。甚至短时间的请假都会导致更低的工作评价和更少的奖励,而如果男性因为其他男性化的事情而请假(比如度假或者马拉松训练),工作表现和奖励就不会受到影响。或许这有助于解释为什么这一年来英国只有1%的父亲在男性产假新政下请了产假。

除非我们跟每个人,包括男性,就现有的性别角色,期望和刻板印象展开对话,否则我们只能深陷其中不能自拔。跟一群想法一致,外形相似的人谈性别永远不能改变任何事情,尽管一时间会觉得很有成就感。在性别平衡的当今世界,怎样做一名领导者,管理者和雇员,和怎么做一名父亲,丈夫,爱人和儿子,都需要学习新技能和适应改变。但是,这些亟需的对话还没有发生。

男性可能(欣慰地)发现他们自己主导了世界的权力结构,但是,男性必须环顾他们的教室,家庭,办公室,看到现实正在他们眼前起着变化。现在女性已经证明,人类可以适应胜任传统男性女性的角色,我们可以允许男性有这样的自由吗?他们相互允许吗?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从“女性”领导力到“女性化”领导力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