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69人力资源网 > 职场 > 职业指导 > 福星吴炯:创业要有马云的激情 融资要学陈欧的高明正文

福星吴炯:创业要有马云的激情 融资要学陈欧的高明

2016-01-27 09:11:34来源:互联网热度:评论

2015年的上海马拉松,吴炯在微暗的天气里匀速奔跑,路边的风景一一闪过,清爽的微风和适宜的温度让他的心里晴朗而通透,他十分惬意的享受这样的当下。

2015年的上海马拉松,吴炯在微暗的天气里匀速奔跑,路边的风景一一闪过,清爽的微风和适宜的温度让他的心里晴朗而通透,他十分惬意的享受这样的当下。

“运动会通过分泌内啡肽,让人感到幸福”,吴炯对《东方企业家》说到。显然他很享受上马,以及4小时15分钟的历史最佳成绩。

福星吴炯:创业要有马云的激情 融资要学陈欧的高明

他奔跑了整整八年。

八年前的吴炯,正坐在阿里巴巴CTO的位置上,离开阿里前的最后一个任务是,负责阿里整合并购雅虎(中国),远没有如今创办风和投资的风和日丽,当时体型更比现在“大了一圈”。

离开阿里后,他便迷上了马拉松,而且还“上瘾了”。

“上瘾”的除了马拉松外,还有投资。从阿里巴巴CTO位置离开后,他转战投资界,他觉得并不是一个非常“勤奋”的投资人,他只“看好的创业者或者熟人介绍的好项目”,每年只投5-8个项目,但似乎他总能遇到牛人乃至牛公司——投资汉庭获得15倍回报,聚美优品获得100倍回报。

他是微医集团(挂号网)、聚美优品、衣邦人、聚光科技的天使投资人,并被评为创业邦2014年中国年度天使投资人。

他被朋友们称为“福星”,但他只是谦逊说到:“我特别幸运,遇到的都是非常牛的人”。

声明:本文来源为《东方企业家》杂志,作者张铭,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John的福气特别好”

“福星”吴炯,并不缺乏佐证,他总能遇到“微末时”的牛人。

他和华住酒店创始人季琦是交大同班同宿舍的同学,和沈南鹏更是大学时候就认识,与携程另一位创始人梁建章,曾是美国Oracle时的同事。

“我和季琦是同宿舍的好朋友”,他和季琦特别聊的来,甚至季琦是唯二他去美国后还有书信往来的朋友,而另一个是他当时想交往的女朋友。

“微末时”的友谊是最让人珍惜的,如今“酒店大亨”的季琦,曾为节省钱,不得不借住在美国的同学家。季琦曾多次对媒体说过,他是在美国朋友家中接触到了互联网,并下定决心要奔向“Internet”,而这个朋友就是“吴炯”。

“他在美国就住在我家里面,当时我刚刚结婚,我们在美国买了一个小房子,他就住在我家里。我就带他去Oracle公司,然后给他看我们公司里面刚刚装了这个东西,这个叫Internet。他觉得这个东西很神奇。这或许就此萌生了回来做携程,做网上旅游的念头。”

“我每次回国,除了看家人以外,我必须要见的一个同学就是季琦。”吴炯说到。

吴炯和“微末时”的马云还有交集,他是马云的天使投资人之一。

1997年底,吴炯和杨致远到北京参加一个会议,邂逅了“公务员”的马云。

“按说这样的会很多,一般人换个名片,以后就没有联系了。”吴炯回忆说,“但是我们见面后一直保持联系,很多时候也说不清楚是谁主动跟谁联系。”

这样的联系,在1999年两个人一次长谈之后发生了质变。

彼时的马云正计划创业,他希望公司成为网上的香港、全球进出口贸易的网上虚拟集散地。他将未来描绘成一幅美好而宏伟的蓝图,宏伟到让吴炯硅谷的朋友听完马云的演讲后纷纷判定“这个人一定是个骗子。”

但吴炯不仅相信了这个“骗子”,还把自己的几十万美元投资给了这个“骗子”。

对此,吴炯曾说:“我这个人比较好骗。太精明的人往往会错过机遇,你必须傻一点,给梦想一个机会。”

吴炯不仅给了马云的梦想一个机会,还把自己变成这个梦想的实现者之一。2000年5月,他放弃在“雅虎高达8位数的利益”加盟阿里巴巴,出任CTO(也是阿里巴巴历史上第一任CTO)。

(2002年12月,公司实现全年盈利一块钱的目标,吴炯和蔡崇信在财务办公室把第一块钱装入信封。)

而巧合的是,他的四位交大的好朋友(梁建章、沈南鹏、季琦、范敏),也差不多在同一时间,成立了携程网。

挂号网的廖杰远,聚美优品的陈欧,吴炯都是很早就认识,当时廖杰远还在做电信ICP业务,而陈欧还在做社交游戏中内置广告。在他们业务转型时,吴炯选择了成为他们的天使投资人。

吴炯的“幸运”,是连马云都称道的。

在上一轮的互联网泡沫时,阿里巴巴美国的办公室搬迁到一个便宜的地方办公,马云看到办公室里有一根大柱子说:“这个风水太差了,但还好John(吴炯的英文名)在这里,吴炯福气特别好,风水差一点问题不大 。”

“投资周边你认识的人,不要小看身边的人,这里面可能出一些优秀的创业者。”吴炯说到。他的投资哲学是:守株待兔,投资看好的创业者或者熟人介绍的好项目。

阿里八年:最好的时光

“在阿里的八年,是我最好的时光。”吴炯说到。他主持建立阿里巴巴在美国的研发团队,作为首席技术官主导了阿里巴巴、淘宝网的技术平台设计。

“我最不顺的时候,可能是在阿里最后这一年多,当时阿里就想做搜索,想跟百度和谷歌竞争一下。”

彼时,淘宝刚刚打败ebay易趣,士气大涨且资金充足,“我们觉得无往不能,接下来能把谷歌和百度都给打败了。”吴炯笑着说。

但随后的时间,让吴炯感受到的生命中第一次的挫折。“因为两个竞争对手都很强,我们只能排第三,花了很多的钱。特别辛苦,但是最后不行,越打市场份额越小。”

“一开始的方向就不对,后来犯了一些比较大的操作性的错误,比如技术储备没有储备好,就匆忙地先去做品牌宣传。”吴炯回顾说:“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一开始比较膨胀,我们也低估了对手。”

2008年1月1日,吴炯离职阿里巴巴,辞职后的吴炯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重整自己。

“我那时候因为压力大,人也变的很胖,后来慢慢开始跑步后,身体和状态都逐渐好了起来。”现在,吴炯越来越从容自在。

风和日丽,“和谐”投资

离开阿里巴巴后,吴炯并没有打算自己创立基金做投资,而是成为北极光创投的外部合伙人,与北极光的邓峰一起讨论项目并联合投资。直到他后来的合伙人胡猛找到他一起创办“风和投资”。

“风和这个名字是我跟我的搭档一起起的名字,我们很喜欢这个名字,’风’代表风险,’和’代表和谐。”吴炯表示,“投资就是要把这两者平衡好,投资当然要担风险,如果你不担风险的话,你也不会有回报了。和谐体现了我们的另一个投资理念,我们和创业者和所有投资的公司,关系都非常的良性,可以用和谐这两个字来形容。”

目前,吴炯投资了一批明星项目,比如微医集团(原名为“挂号网”)、汉庭酒店、聚美优品等。

然而,之所以能够投出这些明星项目,与吴炯对行业趋势的精准判断、对优秀创业者的了解和对所投项目的倾心付出是分不开的。

以挂号网为例,“当时我做的一个判断就是,互联网里最大的几块根基都已经被别人给占据了,接下来互联网里面还想出BAT这样级别的公司,只有一个垂直领域还有机会,那就是医疗。”对于医疗行业,吴炯早有预判,所以在挂号网创始人廖杰远在2010年创办挂号网的时候,吴炯毫不犹豫的投资。

“我觉得廖杰远是我看到的最执着的创业家,也是一个非常有个人魅力和感召力的创业者。谈及挂号网,吴炯非常兴奋。

在天使投资的江湖中,吴炯属于每年投的项目不多,但注重对项目的帮助和服务的那批。“我在阿里创业过程中,积累的很多经验,对创业公司,很有借鉴和学习的价值。”

挂号网在创业初期膨胀很快,招了很多人,管理一时跟不上。“突然招了很多人以后,新招进来的员工很难像创始团队那样有激情。很多人是打工心态进来的,而且战略方向也有摇摆。”吴炯回忆道,“当时我就把在阿里的一些套路、章法、流程等创业的经验运用到挂号网。比如说快速扩张时,如何培养、感染团队,让员工凝聚起来,发挥他们的执行力。并通过合适的绩效考评,激励他们。”

吴炯把这些宝贵的经验和在阿里做高管的心得带到挂号网,而他觉得能重新参与到一个创业公司的经营,然后看着它一天天壮大,是非常有满足感的一件事。

2013-2015年,吴炯作为挂号网执行董事长并常驻杭州,直到2015年初,才从经营岗位离开,回归到单纯的投资人身份。

2015年9月,挂号网母公司“挂号网有限公司”更名为“微医集团有限公司”。同时,微医集团(挂号网)宣布完成3亿美元新一轮融资。由高瓴资本、高盛集团领投,复星、腾讯、国开金融等共同投资。

“做天使投资跟做PE、Pre-IPO不一样,那时你只需看财务报表和一大堆的数字。但做早期投资不一样,很多创业者他跑来问你拿钱以外,还会问你很多问题,甚至连如何注册公司等一些很基本的东西他都要问你。”

曾有创业团队去问吴炯,团队四个人的股份,如何分配。当时团队为此争执不休,只好找到吴炯说:“吴总,你给我们说句话,我们四个人股份应该怎么分。我们谁也说服不了谁,你说一句话,我们大家都服了。”

“我算是他们长辈,算是过来人,在创业的过程中,我(天使投资人)可能起一个挺关键的作用,这跟你后面的财务投资人完全不一样。我在创业的过程中,起了催化剂的角色。”吴炯说。

资本深秋,和而不同

2015年下半年被创业者称为资本寒冬,也有很多投资人表示:“很多行业格局已定,很难再出来新的公司,又看不清新的投资方向,所以不敢轻易动钱袋子。”

但吴炯看来,现在还不到寒冬,顶多就是深秋。

“我必须承认,现在金融市场的情况是以前没有见过的,出现了一边热、一边冷,就是二级市场冷,包括中国的股市跌,美国、香港的市场也不温不火,但是一级市场还是火热。”

如果说2015年上半年是资本最热的时间,现在只是稍微冷却了一点,但还是很热。“现在这个情况,我说老实话,以前我也没见过,但现在这个情况肯定不可持续的,肯定会冷,但不会很快冷。”

在吴炯看来,互联网医疗和人工智能领域还有大量的投资机会。

以人工智能领域为例,吴炯认为能提高生产效率、节省人工的项目有很大的发展机会。而这背后的大趋势是:中国出生率的下降,以及劳动力荒。

“我跟梁建章经常有交流人口的问题,未来的趋势是劳动力短缺。过去中国有人口红利,劳动力非常丰富,低端的劳动力更丰富,而未来的情况会反过来。劳动力会短缺,低端劳动力比高端更短缺。以欧洲为例,欧洲餐厅的服务员就非常贵,非常难请,在欧洲请一个服务员比请会计要难,中国以后也会这样。”

“我并不看好上门洗车、送外卖等O2O”,吴炯认为判断一个项目的优劣在于:是否提升效率,降低人工。“洗车,本来一天可以洗好多辆车,现在上门一天洗不了几辆,时间都浪费在路上,反而降低了效率。企业如果还得聘用大量的低端劳动力,就更有问题,因为你未来可能雇不到。反过来,若你能用科技代替人,提高效率,这才是未来的大趋势。”

当然,吴炯也发现,这类企业在技术端,中国目前并不具备太大优势。风和最近投资了一些以色列、新加坡,乃至越南的公司,希望能通过全球化来解决问题。

而对于一些竞争激烈的行业,吴炯觉得,创业者得做到与众不同。以电商为例,“最近我们投了衣邦人,就是做定制服装的,一定要有差异化,一般的电商公司已经不能投了。”

吴炯孙洁永久基金

吴炯的另一个幸运之处,在于他的夫人。对他们夫妻俩来说,都是各自最伟大的天使投资人。

吴炯的太太也是位中国互联网界赫赫有名的人——携程联合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孙洁。夫妻均曾在中国互联网巨头担任过要职,双方各自事业有成,这也是中国企业界少有的。

“我觉得我太太特别不容易,尽管她工作忙,但是她对孩子要花的心思比我多很多,这是母亲的天性。”吴炯觉得,作为一个上海男人,他对孙洁的工作一直是非常支持。“我从来没有说我已经赚了足够的钱了,你不需要上班了,从来没有。女性去工作我一直都是非常支持的。”

吴炯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有做事业的机会,而且太太有升职的机会,所以一直非常支持。他调侃说:“我听到有很多的男人说,老婆要升职了,不可以,你这么忙的话,我们家里面谁照顾。而且太太涨工资,工资比老公高,很多男人会不高兴。这种男人太没有水平了。”

不仅是支持,吴炯对妻子的工作能力也非常的欣赏和自豪。他说:“我觉得她是特别好的管理者,无论是公司的管理还是家庭的管理,他做事情比我有条理,也有韧性。精力也比我更充沛。”

2015年10月31日是吴炯和太太结婚20周年的纪念日,而他做出的决定是:捐赠成立上海交通大学吴炯孙洁永久基金,吴炯与孙洁捐资1000万美元设立永久基金,用于全方位支持交大密西根学院长期发展。

我喜欢运气好的创业者

作为投资人,人们经常会问吴炯关于如何选择投资对象的标准。

吴炯表示:“我喜欢的创业者身上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气质,就是看他有没有走运的潜质。”在吴炯看来,“一个人要走运的话,必须具备三个潜质:感染力、魄力以及执著。”

“感染力是成为优秀创业者的必要条件。因为你创业以后,几乎所有的事情都要用到你这项基本技能。”吴炯分享说,“第一个你要融资,融资你必须要去用你的激情感染投资者。其次你要招聘员工,如果你没有感染力的话,优秀的人为什么要来为你工作,你公司很小,没有名气,你也付不出他之前这么高的薪水,你必须要用你的这个理想去感染他。”

而吴炯遇到最具感染力的创业者就是马云了。在1997年遇到马云后,吴炯之所以一直和马云保持着联系,很大原因是,吴炯觉得马云这个人特别有意思。跟他在一起聊天是件特别愉快的事。

“马云是个非常幽默的人,而且很会讲段子,他把自己的生活经历给你讲的有声有色。在做阿里巴巴前,他是一个特别幽默,特别有意思一个人。”

“当时在硅谷的留学生听马云的演讲,听完了跟我说,这个人话说的太大,一定是个骗子。但是我觉得,说话说的大,但梦想还是有的。马云在99年时说以后我们要做什么什么,现在都做到了。但99年你听他说这个话的时候,大多数人觉得,这个人是说谎话,这个人晕了。” 

吴炯之所以离开雅虎,到阿里巴巴去,并不计薪水、不计工作条件、不计地点,不计辛苦,就是为马云的理想所感染。“当时的感觉是,即便不能实现也没关系。人生最重要的是留下一些能够让子孙后代传诵的事情。对我来说混口饭吃、养家糊口并不难,重要的是你要做一番能够改变世界的事业。”

而季琦感染吴炯的,则是他的魄力。

早在同宿舍时,吴炯最喜欢和季琦聊天。两位理工科的大男生,聚在一起,最喜欢聊的却是哲学问题: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上帝到底是不是存在,科学是不是万能的,是不是没有它攻克不了的问题。

季琦是农村的孩子,而且家庭背景也很坎坷,所以他一路都是从非常艰苦的环境里面走出来的,所以他身上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成功欲望,想到了什么事情,马上就要去做。“这个魄力是我个性里缺乏的,他的个性特质很打动我。”

后来,季琦从如家出来做汉庭,第一个沟通对象就是吴炯。“他当时跟我说,自己想出来另立门户。我就说,想来参与一把,但不知道能不能帮上你忙。”

作为多年的老友,季琦毫不客气说,“你一定能帮得上我忙。”当时季琦其实并不缺钱。2007年时,季琦带着携程、如家的光环创业,汉庭第一轮融资就融了几千万美元。很重要的原因是,两个人觉得,可以通过汉庭这个平台共同做点事情。季琦甚至说:“你要参与的话就多参与一点。做企业是件很孤独的事情,我希望有些事情,有个人可以商量。你投资多一点的话,就会更认真,把这个当自己的事情。”

因此,吴炯为了支持好朋友,重重的投资了一把。此后在汉庭发展的过程中,每逢大事件,两个人都会一起商量并做出决策。

“我觉得这个也算帮到他了。”吴炯笑着说。

而微医集团(挂号网)创始人廖杰远,则是吴炯心目中最执着的创业家。“Jerry是思路特别细腻的一个人,很专注细节,也很有远见,最重要的是不怕困难。”

早在2006年,吴炯便投资了廖杰远,当时廖还在做电信增值业务。“Jerry来跟我说,他想专注在医疗这个领域,我说太好了,未来要想做成BAT体量的公司,医疗领域是唯一剩下的机会。我很愿意赌一把。”

“中国公立医院的很多医生和院长是最保守的一群人,而Jerry就是有这个本事把他们全部都说服了。这真的是本事,智慧加韧性再加执着。” 吴炯说到。

对于创业,吴炯觉得,最好的准备是创大业前先创小业,马云、季琦、廖杰远均不是第一次创业。马云最初做海博翻译社,季琦做过系统集成,廖杰远从事过电信增值业务,这对他们以后创业都是最好的准备。

要想得到吴炯的钱,最好你得认识吴炯,认识的时间越久越好。 

在吴炯的投资案例中,很多都是熟人,比如马云、季琦都是认识很久后的熟人朋友,后来投资的挂号网的创始人与衣邦人的创始人也是认识多年,包括陈欧。

“陈欧也是我先认识他一年以后,才投资他的,一开始甚至从没聊到投资的事情。”在某次朋友聚会上,吴炯认识了陈欧,“陈欧特别打动我的一点,是他特别的好学,他问我很多问题,而且都是很关键的问题。认识一年多以后,他跟我说在考虑做一个战略转型,这个事情他琢磨了很长时间了,你是过来人,我想请教你。”

聊完之后,吴炯马上对陈欧说“你如果做这个转型的话,我就要投你,行不行?”所以这次投资也是水到渠成。而吴炯对陈欧的投资为其带来了一百倍的回报。

“陈欧从来没有问过我要过钱,而是等我主动开口,这种融资的方法,才是高明的方法。”吴炯笑着说到。


您的支持是分享的动力

上一篇:互联网时代的个人职业该如何选择?
下一篇:职业选择有多重要?

分享到: 收藏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转发文章给朋友和朋友圈

分享知识与资讯

分享到